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百七十章 一颗脑袋(求票票)
    后宫之内,公孙丽诞下阳滋公主,随即被一道王书诏令进位为夫人。

    王后不立的情况下,夫人便是后宫中最尊贵的封号。

    为此,秦王政还在兴乐宫宴饮群臣,以彰显胸中快意,从去岁春末之时骊姬怀有身孕,到如今诞下子嗣,已然过去了十个月。

    立春将近,于周清来说,同样有要事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按照去岁的文书公告,在秦国立春大典之后,大秦护国学宫便会招收第一批新人,军中有两百个多个名额,大秦各大郡县有八百多个名额。

    大秦治下所有的郡县中,按照大田令提供的户籍人数,给予分配名额。

    河东、关中、南阳、陇西等郡县人口占据相对比较多,便是多分了一些名额,巴郡、蜀郡、北地、上党等郡县略少,便是少了一些名额。

    按照一个名额挑选三人进入护国学宫参与考核的要求,立春之前,已经有大量由郡县出力,专门送来的大量年轻人来到雍都故都旁。

    专门等待着,以进行调养身体,以进行适应关中的环境,如果有水土不服的,那就只能怪自己了,期间,一应准备事物都已齐备。

    “大祭酒,生员已经全部找学宫外的演武场等着了,三千多人,甚是热闹。”

    立春大典的事情了解,护国学宫内便是有文书下达,停留在雍都的三千多人全部开赴学宫之内,进行最终的选拔,然则从其中挑选最优秀的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历经一个秋冬的准备,学宫之内又变了许多,去岁许多没有准备好的院堂与设施,尽皆齐备,诸般人员也都就位,就差最后的生员了。

    桓齮近前一步,看向武真侯,学宫令蒙武倒是没有前来,不过,国尉府邸也已经下发文书,将蒙武从关外大营召来,学宫之事牵扯甚大,真正的生员出现之时,务必全部到场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军医院堂与从咸阳宫调来的太医令,怕是劳累了。”

    着一身浅红色锦袍,其上云纹环绕,图腾隐现,玉带环腰,高山冠梳拢长发,眉目俊逸,双眸幽深,踏着长靴,对着桓齮点点头。

    按照先前定下来的规矩,对于从大秦各大郡县选拔出来的这些人要进行再一次的身体检查的,还别说,根据雍都那边送过来的文书,又有近五十名身体内有暗疾的人被淘汰。

    对于剩下来的人说,自是一个好消息,人少了,名额还是那般多,被选上的几率就大了不少,也幸好有太医令那般的人相助。

    不过,明岁之后,仅仅是军医院堂的人都可以胜任了。

    “为大秦选拔将帅之才,虽累,与有荣焉。”

    桓齮轻轻一笑,历经一个秋冬的磨合,对于身侧的这位武真侯,桓齮是彻底服气了。

    按年岁,自己比他虚长了几十岁,但在学宫与诸般军伍谋略之上,武真侯之言常常能够定下最后的准调,所思所言都非普通人所想。

    无怪乎大王这般器重于他,将这等涉及国本之事交由武真侯,怕也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照身贴应该都没有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照身贴这个东西,按照学宫下发的要求,是要追朔到每一个人起码在秦国三代的记录,如果是近年来新入秦国之民,虽然也不排斥。

    但是按照学宫内在的要求,优先选拔那些在秦国扎根许久的老秦人,不为什么,因为那些人信得过,新移民入秦国的人,如果够优秀,倒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此刻学宫外的三千一百九十人中,三代以上均在秦国的有一千九百五十人,两代以上在秦国的有七百五十三人,剩余的便是新入秦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老秦人还是占据多数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照身贴上的这点要求,桓齮也是相当佩服的,只此一点,便可以优选那些真正浸润秦法的老秦人,而且也可以将那些新入秦国的人给予进一步审核。

    数月来,山东六国的探子在学宫周围经常出现,好在学宫周围的巡逻又严密许多,不然还真有些麻烦了,其实,按照桓齮等人先前的所谋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是要将那些新入秦国的人排除在外的,毕竟也算是将风险排除了,不过却是被武真侯否决了,其语言说皆是大秦人,皆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先前定下的选拔次序,再次对那些人给予体能上的筛选,要淘汰至少一千人!”

    “剩下两千人左右,按照我们已经拟定好的题目,给予分别问询,虽然有些耗时,但这一点也是极为重要的,既要看看那些人中是否为将帅之才的苗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要看那些人是否适合九大院堂,这一点务必要吩咐下去,现在已经是辰时了,申时过去之前,必须选拔出最后的名额!”

    既要入军伍之中,那么,定要在体能上给予合格,能够从大秦这般多的郡县选拔出来,已然是相当不凡,但那些还不够,必要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其次,便是要统一面试问询,只可惜,他们都不识字,否则,倒是可以亲自做题了,如此,倒也可以一观他们的神情状态。

    题目只有三道,其一一观是否有将帅领导之能,其二一观是否内心中对山东六国的想法,其三是一观对未来之谋略。

    虽然简单,但也是足够了,毕竟接下来还有三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武真侯真可谓天人也。”

    “去岁学宫初建的时候,曾传言桓齮会为大祭酒,但如今看来,若是桓齮为大祭酒,一切诸般都将不会这般,也会辜负大王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“有条不紊,层层推进,既可以选拔出真正的将帅之才,也可以为军中招收兵士立下模范,此例一出,怕是要为后世之典范了。”

    身为秦国前上将军,这点眼力还是有的,

    体能的选拔倒是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关键是问询三题,各有不同,以防漏题、泄题之危险,整个学宫之中,也只有九大院堂的博士和学宫丞、学宫令、大祭酒知晓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题,但足以看出此人是否有将帅之才的根基,但凡有一点,便可给予教养,给予扩大,将来入军中,可堪大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将军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为学宫第一次生员教养,今日选拔出最终名额,三日后的正式教养之日,大王也会前来的,如果办的令大王不满意,也是你我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这些手段于周清来说,倒是不算什么,岁月长河中,自己这些不过照搬过来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很粗糙,但于眼下来说,已然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桓齮拱手一礼,便是走出讲武堂,前往学宫之外,进行今日的考核,三千多人,真要选拔最后之人,今天整个学宫都要忙碌起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林,这里就是大秦护国学宫,看起来比郡城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来至汉中郡上庸县下河村的壮面上满是激动的看着身边的同伴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下河村中竟然有两个人闯入了学宫门前,为此,连郡守都亲自看他们了,而且还给了他们许多赏赐,好吃的更多。

    初春的骄阳升起,并不燥热,反而还有一股温暖的感觉,看着面前不远处如城墙之前的学宫入口,上面的字自己近来也认得了,是大秦护国学宫六个字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石刻,据说是大王亲自书写的,前两天听那些医者说,如果他们真的可以入学宫之内,还可以亲眼见到大王。

    啧啧,念及此,壮心中更是期待无比了,整个下河村中,还没有谁见过大王呢?连上庸县的县令也只是见过一两次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惜幸和乐他们没有看到,等到我们回去的时候,一定要和他们好好的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壮,我刚才也听说了,学宫只招收一千人,现在有三千多人,还是要有两千多人离开的,万一我们进不去学宫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有些担忧,说起来,自己长得还没有壮看起来强大,论个头,自己也是不显,虽然体格比普通人好些,但周围那些人也都不一般。

    郡城的时候,郡守也说了,到咸阳的时候,他们会面对来至整个秦国的优秀之人,只有战胜他们,才能够进入学宫。

    “哼,别担心,我们两个一定可以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幸和乐他们,还有乡老都在等着我们入学宫呢,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准备考核什么,难道还是举重?跑步?我绝对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比起幸的担心,壮虽然也是有些忐忑,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悸动,稳住心神,能够来到这里,大家都差不多,自己可是能够举起一两百斤的人,跑的也不慢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他们之前也在打听,但没有任何结果。”

    林摇摇头,自己和壮只是普通人,听着周围的人谈论,竟有不少是富贵之人出身,他们也想要打听考核项目,可惜,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颗脑袋,两条腿,谁怕谁!”

    壮也不多想了,既然都不知道,那就更不用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咦,壮,学宫内有人出来了!”

    听着壮之言,林心中稍安,本想着接下来的考核简单一些,但对自己简单,对其他人也是简单,如果难的话,大家也都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壮说得对,都是一颗脑袋,两条腿,谁都不差什么,怕什么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