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75【演唱会】
    “老宋,接着!”

    周正宇拆开宿舍小卖部的纸箱,给每人扔去一瓶非常可乐,他自己则拧开一瓶喜丰冰茶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给钱,从分红里面扣就行。”彭胜利把饮料钱还给周正宇。

    “拿着,我请客!”周正宇又抽出几瓶可乐放包里,这些是要给女朋友们的。

    今天期末考试刚刚结束,魔岩三杰的演唱会正好开到盛海。宋维扬提供免费门票,有女朋友的都会一起去——也就彭胜利和聂军没女朋友,高记者嫌聂军太小,没追求成功。

    兄弟们分头行动,各自接女朋友到校门口汇合。算上林卓韵,整整12个人,清一色的“我?”t恤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说起来很好笑,自从非常可乐的电视投放之后,“?”t恤就莫名走红。国内厂商嗅觉灵敏,开发出各种款式,有白色的、粉色的、蓝色的、黄色的……还有蓝白相间的海魂衫,胸口都印着“我?”或“i?china”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竟然风靡一时。

    叫了两辆面包出租车——真是出租车,有顶灯,众人直奔盛海体育馆。

    半路上,宋维扬的手机响起,却是裴亦根打来的:“宋老弟,你们到体育场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在路上。”宋维扬聊了几句便挂断。

    裴亦根算是把宋维扬赖上了,每周一都会打电话过来,询问宋维扬周末是否有空,他可以帮忙安排娱乐活动。这些活动,都是花旗银行发起的,参与者全是土豪老板,甚至偶尔还有官员参加。

    打打球,跳跳舞,出席一下宴会,富豪们乐此不疲。娱乐还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能够结交朋友,扩大人脉关系网络。

    上周末,宋维扬就去了一次,认识了几个土豪,还认识了一个地方轻工局的官员。这些人正计划着搞一个俱乐部,还询问宋维扬是否参加,宋维扬笑呵呵表示可以。

    裴亦根之所以那么积极,当然是因为宋维扬有钱,他现在已经成了宋维扬的私人理财顾问,最终目标是让喜丰公司成为花旗银行的长期合作客户。

    来到体育馆,裴亦根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。大热天的,他全身都湿透了,微笑着握手道:“宋老弟好,这些都是复旦的学弟学妹吧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宋维扬把众人都介绍一遍,说道,“这是裴亦根,复旦88级的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好!”其他人纷纷上前握手。

    裴亦根领着他们进去,边走边笑道:“宋老弟真是的,我可以找银行报销门票钱,你非要自己买,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花旗银行报销的当时不是门票钱,而是公关经费!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里面说:“魔岩三杰的全国巡演,我赞助了几百万,门票都是免费赠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,宋老弟大手笔,”裴亦根笑着说,“我跟银行的证券部门讨论过,现在的股市不适合投资,炒期货又风险太大。作为你的私人理财顾问,我筛选了几款低风险的金融产品,可以长期持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帮我盯着长虹的股票就行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裴亦根点头道:“长虹也可以,这是的第一绩优股,但只能做中线和长线投资,短线非常难以操作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帮我盯着就行,一有情况马上通知我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虽然不怎么炒股,却对即将发生的“长虹股票事件”非常熟悉。他上辈子读大学的时候,班上的经济学教授就买了长虹,直接被套牢,教授用了一整节课大骂长虹违规操作,顺便把上交所给喷得狗血淋头,并详细分析上交所和长虹是如何违规的。

    大概再过半个月,第一绩优股长虹,突然刊登配股说明书:10配2.5转7.41,并在此基础上再10股送7股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给广大股民送钱,不到半个月,长虹股价就从12元迅速攀升18.73元。然后……暴跌!

    股民们发现不对劲,立即寻找原因,结果发现长虹的国家转配股的红股部分,居然与个人流通股的红股混在一起上市流通。

    王八蛋,这是抢钱啊!

    事实上,这跟长虹本身无关,长虹自己也是受害者,问题关键在上交所和配股承销商那里。这次违规操作,承销商能够获利将近1个亿,上交所百分之百的属于监管不力,甚至有狼狈为奸的嫌疑。因为327国债案,证监会本来就在调查上交所,现在又出这个事儿,上交所的负责人尉某终于下台滚蛋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管不了那么多闲事,他只需在长虹宣布转配股的第一时间进场,然后观察蛛丝马迹,一旦发现违规操作立即闪人。投资2000万进去,大概可以赚到600万的零花钱。

    体育馆内,观众席大概已经坐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宋维扬他们的票位比较靠前,反倒是裴亦根被甩了好几排。

    周正宇问道:“刚才那师兄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花旗银行的客户经理,现在是我的个人理财顾问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王波问道:“外资银行真把顾客当上帝啊,还陪客户一起看演唱会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的钱足够多,而且交给他们打理,他们就会把你当爷爷供着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存了多少钱进去?”王波似乎对这个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前后加起来有2300多万吧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王波瞬间无语,泪目,友尽。

    一起来的女同学们,也个个目瞪口呆,这个数字已经超出她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牛逼!”周正宇竖起大拇指,“我妈也是做生意的,但她能私人调用的资金,只有你的一个零头。”

    丁明说:“扬哥,刚才你好像说要炒股,到时候带着我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聂军翘着二郎腿,咬牙切齿道:“明天的午饭老宋请,吃光他这个资本家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演唱会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窦唯、何勇、张楚虽然并称魔岩三杰,但他们很少一起开演唱会,就去年港城红磡那一次。都是不服管的性格,魔岩公司也使唤不动,这次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,他们不可能答应三人同台巡演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如,魔岩三杰第一次在大陆同台巡演的噱头,吸引来无数歌迷,一万多人的场馆直接暴满,有不少观众是从周边城市坐火车来的。

    宋维扬朝旁边瞟了瞟,不远处有个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女人,那应该就是王天后了。

    窦大仙和王天后是去年承认恋情的,两人幽会被女友抓奸,二选一,窦大仙选择了天后。再过几年,窦大仙又将面临二选一的局面,天后出局。

    此时,窦大仙应该已经再次出轨了,女方是《艳阳天》的专辑封套摄影师。

    “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吧,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。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,只求保佑活着的人,别的就不用再问……保佑工人还有农民、小资产阶级、姑娘和民警,升官的升官,离婚的离婚,无所事事的人。请上苍保佑这些,随时可以出卖自己,随时准备感动,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,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上来就开大,张楚献唱自己的代表作《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》。

    宋维扬听着那歌词,忍不住摇头苦笑,太内涵了……牛逼!

    三个小时的演唱会,没进行到一半就全场疯狂,最后一首是《追梦赤子心》。唱完,三位歌手拿出非常可乐,顿顿顿顿一阵猛喝,一起大喊:“非常可乐,牛逼!”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