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72【复旦校草】
    宋维扬有宋维扬的报复方式,林卓韵也有林卓韵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别看林老师性格柔弱天真,一旦她决定的事情,谁也拦不住,就像她上辈子跟人私奔去美国一样。

    林卓韵用毛笔手写了十多份大字报,直接贴到学校的各个显眼处。她先是澄清了那些恶意中伤内容,又承认自己确实在跟学生谈恋爱,并深刻认识到错误,并已经决定辞去讲师职务,即将报考复旦中文系的研究生。

    学院再三挽留,并表示不会对她进行任何处分,但林卓韵去意已决,此事就这么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在哪个时候,名校讲师都比较有身份。若能熬几年评上副教授,那直接走关系去政府机关,至少也能够当一个中层领导。

    林卓韵居然说放弃就放弃,好好的讲师不当,偏要辞职考研究生。这种刚烈决绝的做法,瞬间消除所有负面影响,甚至还有人为她感到不值。毕竟政府法律和学校规章,都没有明文禁止师生恋,没必要因此毁了自己的前程。

    这成了今天复旦最为轰动的校园新闻,并迅速传播至附近其他几所高校——复旦研究生舞厅是盛海的高校跳舞中心。

    一个是年轻漂亮的女老师,一个是青年创业偶像,师生恋元素让八卦飞快发酵。特别是林卓韵辞职考研究生的行为,为其披上了一层追求爱情的凄美外衣,都有学生为他们的爱情故事写诗传唱了。

    好多学生刻意经过宋维扬的教室,对着里面指指点点:

    “哪个是宋维扬?”

    “靠窗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很帅啊,难怪能让林老师倾心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还有才华呢,不止是企业家,《生化危机》和《三体》也是他创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厉害!”

    如果恰好林卓韵在班上授课,学生们还会加几句:“真的很般配”、“男才女貌”、“太浪漫了,现代版的杨过和小龙女”。

    今天,宋维扬刚走出教室,又是引起一阵围观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宋维扬吗?果然很帅,不枉我们从交大坐车过来。”走廊上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宋维扬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同济、上财的过来看热闹还很正常,毕竟就几站路,交大的是什么鬼?你们也不嫌浪费时间啊!

    好吧,有可能人家只是跑来复旦跳舞,顺便看看他这个传奇校草的。

    是的,宋维扬现在是复旦校草。

    校花、校草这玩儿,民国时代就有,还煞有介事的进行民主投票。但到了新,也就随便喊喊,同一个年级可能会出现十几个校花校草,多年以后开同学会都对不上号。

    但宋维扬这个“复旦校草”是公认的,谁让他泡到了女老师,而且女老师还为他辞职考研究生呢。这种震撼,比宋维扬是亿万富豪都更让师生们感到不可思议,于是“校草”的名头随之传开,而且还没有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“宋学弟你好,你没把我忘了吧?”一个女生走过来,身后还跟着两个成年人。

    宋维扬感觉有点印象:“你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女生说:“我叫刘子染,校报记者,新生开学还是我带你去报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刘学姐你好。”宋维扬立即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女生介绍身后的两人说:“宋学弟,这是我们新闻系的黄亚辉教授,这是我们新闻系走出去的王常田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黄教授好,王学长好!”宋维扬立即上前握手,把目光更多的停留在王常田身上,这位老兄未来可是身家数十亿的大富豪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。

    黄亚辉笑道:“去我的办公室吧,宋同学太受欢迎,咱们都成了动物园的猴子。”

    “黄教授这是在笑话我。”宋维扬面带微笑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黄亚辉大笑,“想不知道你都难,你现在可是复旦的第一名人。”

    走在路上,王常田说明缘由:“我这次只是来盛海做采访的,顺便回母校看望恩师,没想到喜丰的宋老板也在复旦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王学长现在是记者?”

    “嗯,《经济日报》的记者。”王常田说。

    其实,王常田一毕业就进了全国人大办公厅新闻局,很快又调去《工商时报》当记者,三年时间便荣升该报新闻部副主任。这升迁速度足够快了,谁知他下海跑去做生意,不亏不赚,毫无发展,他于是又跑去《经济日报》当记者。

    再过两个月,王常田即将进入京城台,创办某档财经类节目。也正是在京城台攒下人脉,他后来创办的光线传媒才能够迅速壮大,最终发展成一个娱乐圈大鳄。

    来到黄教授的办公室,刘子染学姐非常熟络的去泡茶,黄亚辉则笑呵呵的招呼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“要做专访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王常田笑道:“你现在可是最难采访的企业家之一,这次意外遇到,我不会让你跑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。”宋维扬顺水推舟。反正非常可乐上市需要炒作,而《经济日报》又是全国性大报,这次专访就相当于是一次免费了。

    王常田已经听说了师生恋的事情,但经济类大报自有其专业性,丝毫不提八卦内容“先问一个私人问题。你已经是富豪了,也是成功的企业家,为什么还要选择读大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呢?”宋维扬反问。

    王常田说:“现在国家以经济发展为中心,鼓励下海创业。许多机关干部、国企领导、大学教授都选择经商致富,包括我,《工商时报》的副主任不做,跟朋友一起去做生意。我是没有商业头脑,才扑腾一年又回去当记者。但你做生意那么厉害,为什么不专心经营企业,反而来读大学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两个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王常田掏出速记本,那位刘学姐也在旁边记录。

    “第一,是企业,”宋维扬说,“喜丰公司的总经理杨信非常有能力,他办事,我放心,他能够把公司经营得井井有条,我何必留在公司跟他抢风头?”

    王常田问:“所以,你在公司是多余的,什么都不管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管,”宋维扬说,“我管的是大方向。决定公司发展策略,制定公司管理制度,方向有了,制度有了,就像一列前进的火车,只需司机控制速度、防止脱轨,该快的地方快,该慢的地方慢。总经理杨信是司机,我是管理司机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常田道:“你跟我采访的其他企业家都不一样,他们有着强烈的掌控欲,大事小事都喜欢管,甚至不该管的都去管。你正好相反,直接就当甩手掌柜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这是大家的思维不同,我不喜欢冲锋陷阵,我更喜欢运筹帷幄。这就要说到我读大学的第二个原因,那就是我个人。我一直认为,一个企业能走多远,就看它的领导人能走多远。如果我不继续读书,那我这辈子就是个高中生,我的眼界和圈子局限在那里。我提高了自己的深度和广度,就等于提升了喜丰公司的深度和广度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趣的说法,”王常田突然问,“但比尔盖茨也辍学了啊,这并不妨碍微软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比尔盖茨走的是高科技路线,他走在时代前沿,就算他留在学校,也不会学校更多的新东西。相反,他辍学了,在发展公司的同时,还能参与到科技发展浪潮当中,整个美国社会就是他的学校。”

    以上,都是扯淡!

    从宋维扬的创业理念,谈到喜丰公司的企业文化,又聊了一会儿冰茶大战。王常田突然说:“喜丰好像要推出可乐产品,直接叫板两可乐,还在我们《经济日报》预定了整版位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宋维扬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吗?”王常田问。

    “把握肯定没有,但总要去尝试,”宋维扬说,“如今可乐市场全部沦陷,喜丰必须站出来,否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就只能喝洋可乐。喜丰,愿意做饮料界的唐吉坷德,义无反顾的向犹如魔鬼的两架风车发起冲锋!”

    “很悲壮。”王常田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喜丰不惧挑战,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王常田笑道:“去年你发了一篇工商界抗战檄文,今天又预定整版位,是准备再发一篇檄文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一首歌,非常可乐的主题曲,由魔岩三杰演唱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,”王常田道,“喜丰推出的可乐名叫非常可乐,魔岩三杰是明星代言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王常田问:“能透露一下歌曲信息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下个月就知道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这次选择跟中药研究所合作,拿到可乐配方还不是关键。更重要的,是中药研究所有现成的原浆生产工艺,有现成了原浆生产车间和熟练工人,能够快速生产可乐,喜丰只需要赶时间提供配套工厂即可。

    六月中旬,非常可乐即将问世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