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68【招聘】
    苏菲·玛索的代言合同,在4月初就谈下来了,对方要价120万美元,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。价格不算离谱,还在可接受范围之中——前几年迈克尔·杰克逊给百事可乐代言的费用是300万美元。

    现在喜丰新生产的罐头,都开始改贴苏菲·玛索的照片。等到《勇敢的心》五月底上映,苏菲玛索的身价水涨船高,没有180万美元根本拿不下来。

    绝对赚了。

    届时,甚至可以跟美国和加拿大的经销商联系,借着这一机会打入北美市场。

    时至五月,夏季来临,喜丰和旭日升的冰茶之战再度打响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12个月当中,喜丰冰茶总销售额为1.9亿元,而旭日升冰茶的销售额则高达2.5亿元。

    旭日升能发展如此迅速,多亏了宋维扬的抗战檄文,打响了冰茶概念和开拓了冰茶市场。要知道,历史上的旭日升冰茶,前两年都在战战兢兢发展,直至1996年才拿着贷款大肆扩张,销售额直接比1995年增长十倍,从5000万暴涨至5个亿。

    旭日升这次喊出的口号是“冰茶第一品牌”,只论销售额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旭日升为了增加产能,大搞联营和开设分厂,又不注重产品质量,甚至根本没有这种概念。有些代工厂为了提高利润,各种偷工减料,导致旭日升冰茶的口味差异很大。

    旭日升的资金链更是个大问题,拖欠原料供应商的货款,预支各地代理商和经销商的货款,还不时找银行贷款,只为追求疯狂扩张。同时,旭日升为了抢占市场,给销售伙伴超高的返利。代理商、经销商和零售商为了多卖产品拿返利,合作起来一起降价,在打压喜丰冰茶的同时,自己也卖多少亏多少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等到市场饱和,竞争者增多,旭日升就该破产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资金方面,喜丰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喜丰对于产品质量的控制越来越严格,那些不守规矩的代工厂,直接打入黑名单,永久取消合作资格。并且严格定价,除了因运输而导致的价格差异外,不准合作方随意更改价格。

    眼看着夏季到来,代理商和经销商又来闹了,说零售商们纷纷选择旭日升,喜丰冰茶再不降价就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事实,但不准确,无非想借机要挟而已,冰茶市场还远远没有饱和。

    郑学红认为应该降价,并提高销售返利,跟旭日升打一场价格战。今年各行业都在打价格战,特别是家电领域搞得最凶,郑学红的想法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杨信这次却站在宋维扬这边,他认为既然已经制定好发展策略,就不能轻易更改。

    郑学红无法做主,心里着急,便打电话向宋维扬求助。

    “老郑啊,你认真搞好人事工作,销售方面就别管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是股东啊,”郑学红道,“而且,负责销售的张国栋,这次也是跟我想法一样。旭日升冰茶已经打破成本价在卖了,咱们的销售部门工作很艰难,都是冰茶,好多消费者就指着便宜的买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旭日升又不是印钞票的,他哪来那么多钱跟我们低价竞争?你看好吧,他们最多还能蹦跶一两年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强力竞争者的情况下,旭日升自然能疯狂发展,直至走向毁灭。问题是现在二雄并立,容不得旭日升无限制扩张!

    “一年后市场就没了,”郑学红说,“张国栋无法说服杨总,只好来找我诉苦,他说现在经销商情绪不高,积极性严重不足,已经有不少转投旭日升的怀抱。咱们四月份的销售额,已经比前两个月有了明显下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找职业打假人王海,挑产地不同的旭日升去检测,一旦不合格立即联系媒体曝光,”宋维扬说,“再花钱请人去调查旭日升的代工厂,越破越好,找一家卫生条件最差的代工厂让《南方周末》暗访。我给你100万元的活动经费!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!”郑学红笑道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宋维扬回到还没完全装修好的店面,对应聘人员说:“咱们继续,先做自我介绍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好,我叫蒋春华,毕业于……”一个20多岁的年轻姑娘微笑着说,“这次我来应聘时光咖啡厅的店长,我有能力把店管好,希望老板给我这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咖啡馆的名字,最终由“时光之沙”改成了“时光”,宋维扬直接在盛海的各大报纸刊登了招聘启示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蒋春华中专毕业,目前是某国营工厂的基层干部。

    林卓韵也是面试官,问道:“你在国企干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应聘?”

    蒋春华说:“工厂效益不好,你们这里的店长工资是1200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直率,”宋维扬笑道,“你觉得店长的工作内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把咖啡店管好。”蒋春华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得也没错,可惜太笼统了,”宋维扬说,“作为店长,不仅要对内,还要对外。比如咖啡馆定期进货,你得和供货方搞好关系,你还要跟本地基层部门搞好关系,别三天两头被人找上门来检查卫生消防。这些都是最基本的,你还要在店内解决纠纷,培养并指导普通店员。这些你都能够胜任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试试看吧。”蒋春华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宋维扬看了看对方的资料,笑道:“你在工厂的宣传科工作,并没有担任过管理职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学的!”蒋春华连忙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试着做领班吧,试用期600元,转正之后800元。”宋维扬无奈道。

    实在是五角场这地方太偏了,而且时光咖啡厅又没有任何名气。别说大学生不肯来,中专生都少见,真正有管理能力的更不稀罕,只能自己慢慢培养了。

    招聘了好几天,来的人挺多,但就属这个蒋春华还算过得去。

    盛海这地方的薪资太高,今年的最低月工资标准都达到了270元,平均月工资为773元。这是政府数据,虽有水分,但跟实际情况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宋维扬把店长工资定为1200元,能吸引到什么高级人才?

    “可以,我什么时候能来上班?”蒋春华所在的工厂估计是真发不出工资了,试用期600元她都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明天就来,先做岗前培训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谢谢老板。”蒋春华鞠躬离去。

    林卓韵笑道:“要不我来做店长吧,你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那么多时间?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呗。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“也行,”宋维扬拉着她的小手,“走吧,进城喝咖啡,顺便考察一下同行。”

    盛海总共也没几家专门的咖啡店,正好衡山路那边就有一家。

    很快,宋维扬就感到非常失望,因为味道不好,店面环境普通,而且服务质量也一般般,竞争对手太垃圾了!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他们从咖啡厅出来。

    林卓韵笑道:“这家咖啡厅没我们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”宋维扬搂着她的纤腰说,“我可是指导了装修设计的,后现代风格,放眼全国也找不出来第二家。”

    “臭美!”林卓韵笑骂。

    反正出租车还没来,闲着无事,这对狗男女便在街边亲热起来,抱在一起啃了又放、放了又啃,不时还额头紧贴着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出租车来了!”林卓韵提醒道。

    一辆出租车在隔壁酒吧门口停下,宋维扬招手走过去。车门自己打开,里面下来一个男人,正是李亚伦,这家伙身边还带了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李亚伦朝宋维扬和林卓韵冷笑,估计二人刚才亲热的场面也被他看在眼里,转身带着女伴进入酒吧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