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47【时光之沙】
    胡博生目送二人下楼,对搭档陈贵说:“跟着他们,看他们进了哪所学校!”

    “万一他们不去学校,我要不要一直跟着?”陈贵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”胡博生摇头说,“我就确认一下,都不一定会写出来。宋维扬这个人很狂,而且很有前途,适合长期保持友好关系,没必要因为泄露就读学校这种小事儿得罪他。”

    陈贵笑道:“今年走访了大陆那么多企业家,有几个不狂的?我走了,你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胡博生哑然失笑,大陆的企业家们确实狂啊,相比起来,港城富豪反而显得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这种比较,并非以资产而论,乃是一种叱咤风云的气魄。

    刘氏兄弟看似谦虚,四年前还被吓得尿裤子,想把亿万家产全部捐给政府。但前阵子接受《资本家》采访的时候,刘老板谦虚又谦虚,还亲自给记者倒茶,谁知突然蹦出来一句:“希望集团的初期目标是称霸全国市场,帮助九亿农民发家致富。等完成了这个目标,我们就走出中国,走出亚洲,进军全世界!非洲兄弟不是穷吗?希望集团帮他们填饱肚子!”

    至于牟其中,胡博生简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位老板两年前就成立了卫星公司,已经发射上去好几颗卫星。今年胡博生去采访时,牟其中直接带他去东北,指着一个破地方说:“我准备投资35亿元,起码征地10平方公里,把满洲里打造成远东最大的商业口岸,做成一个中美俄经济繁荣圈!我要建一个北方港城,一个北方深城!”

    港城富豪们再多钱又如何?谁敢开公司发射卫星,谁能一口气就拿下10平方公里的地,那面积都相当于百分之一个香港了!

    胡博生非常喜欢给大陆企业家打交道,政策敏感带来的谦虚谨慎,与唯我独尊的狂傲霸气完美融合在一起,那才叫真正的商界枭雄,让他写的文章都带有风云气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过五角场的大转盘,林卓韵微笑着侧身说道:“你真要跟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三分天下?”

    “喊喊口号而已,千万别当真。”宋维扬嬉皮笑脸,气势全无。

    林卓韵说:“我更喜欢你刚才那个样子,特别有男子汉气概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乐道:“男子汉气概,可不是说大话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说大话啊,中国能有几个能做出像你这样成就的?”林卓韵越笑越灿烂,眼睛变成了两弯月牙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赚钱速度还是太慢,史育柱才是真厉害。人家兜里只有3000块钱的时候,就敢在花都和京城之间来回坐飞机,只为去京城赊账打。那嘴皮子真利索,杂志社竟然被说服了,答应赊账帮忙宣传。他创业第一个月就赚了4万多,很快赚了100万,然后把这100万全拿去打,一个月的销售额变成500万,一个季度的销售额变成3000万,一年的销售额接近2亿!他那是高科技行业,2亿销售额可比喜丰卖饮料的利润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是很传奇,”林卓韵微笑道,“不过你也不比他差,我相信你能够超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。”宋维扬嘴角翘起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林卓韵显然被这笑容给帅到了,突然低头看着地面,双手插在衣兜里,小皮鞋踢着从缝隙中冒出来的杂草,红着脸突然说:“这边都没有电影院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前方的凌乱平房:“要不我把它们拆了,盖一栋大楼,喝咖啡的、跳舞的、看电影的,什么都弄齐全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要亏本。”林卓韵仔细考虑说。

    “也对,”宋维扬想了想说,“那就盖一栋三层小楼,一楼是咖啡厅和餐厅,二楼是电影院,三楼是歌舞厅。”

    “这注意不错,附近的学生肯定愿意来。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,没那么多精力,”宋维扬一路挑了好些时候,指着紧挨在一起的两栋两层自建房说,“没必要自己修,我打算把那两栋小房子拿下,重新精装修,再在二楼搭楼梯相连。做一个集喝咖啡、看书、看录像和唱卡拉OK为一体的小资消费场所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笑道:“那可有意思,保证五角场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整个盛海都独一份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盛海的咖啡馆,大概是在1990年左右兴起的,但为数不多,也不够档次,卖的都是速溶咖啡。今年,衡山路那边突然开了几十家酒吧,基本上每家酒吧都兼卖咖啡,咖啡文化才真正有了复苏的迹象——但味道非常难喝,比速溶咖啡还差劲。

    不过要等到1997年,由盛海市政府牵头搭台,这座城市的咖啡馆才开始遍地开花。

    在宋维扬的设想当中,两栋房子的一楼为大堂,用来喝咖啡和看书。二楼隔成包间,可以看录像,可以唱卡拉OK,甚至学生们还可以搞文化沙龙。

    五角场周围有很多所学校,出现这种新玩意儿,大学生们肯定愿意消费。

    在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,大学生是最先锋的群体。早在1984年的时候,复旦学生宿舍里就有个人咖啡馆,还兼办沙龙,甚至吸引来外校的学生参加——其实就速溶咖啡冲开水,一帮子学生坐寝室里瞎侃。

    宋维扬觉得吧,这甚至能做成品牌,早几年抢滩占市场,连锁店开遍全中国,将来说不定能够吊打星巴克。

    “你帮忙想个店名,要文艺一点的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林卓韵道:“文艺小屋?”

    “俗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艺苑?”林卓韵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说:“还怡红院呢。”

    “时光之沙怎么样?”林卓韵偏着脑袋问。

    “咦,这名字可以。”宋维扬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两人开始讨论“时光之沙”的细节,一路闲聊回到学校。林卓韵感觉时光在飞逝,沙子漏得太快了,忍不住又说:“再走走吧,去看同学们打球。”

    “打球没什么意思,还是听他们唱歌吧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宋维扬的作业天天出错,那修改频率已经超过了毕业论文,傻子都能看出来林老师不正常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宋维扬的传条也多起来,总是莫名其妙写几句名人名言,或者写一段诗歌,林卓韵美名其曰是在讨论文学。

    《资本家》关于宋维扬的专访出炉了,在港城引起不小的反响。

    不过跟史育柱比起来,宋维扬还是不够看,人家今年底直接被评为“中国改革十大风云人物”,受到中央领导的特别接见!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