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37【被福布斯盯上】
    标王还没开始投放,央视对于“标王”的炒作就已经上演了。

    先是召开新闻发布会,对外公布了招标结果。紧接着,《新闻联播》整整给了15秒钟时间,报道央视标王的招标和仙酒中标。这些都只是预热而已,很快央视的各档新闻栏目,以及跟央视有关联的各大媒体,齐刷刷开始报道标王。

    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,全国老百姓都知道了央视标王。至于标王究竟是什么鬼,大部分人都不清楚,但只听名字就感觉很厉害。

    宋其志早已返回容平,将大部分生产线都用于“仙酒”生产,“嘉丰酒”系列近乎停工。同时,“青花仙”和“歪嘴仙”的酒瓶也在全力设计当中,还特别联系了高端瓷器生产商。

    之前的几个月,宋其志并非啥事儿没干。

    钟大华下台之后,宋其志用了两个半月时间,彻底完成酒厂的股份制改造,甩掉了大部分附属工厂(劣质资产),用来买断国企工龄的钱就近千万。又用了一个月时间,宋其志完成了酒厂的整顿——宋述民有个老哥们儿叫刘志鹏,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,减刑之后刚好出狱,被宋其志任命为副总经理,负责企业的管理运营。

    老厂长陈忠华被任命为终身顾问,并拥有0.5%的股份。他对酒厂改名字不是太理解,但也没说什么怪话,反而整天巡视车间,嘘寒问暖,鼓劲打气,以提升工人们的干劲儿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新闻报道酒厂中标消息,陈忠华一听花了3000多万,顿时不乐意了,认为宋家兄弟纯属糟蹋钱,气得连续两天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结果没过几天,来自全国的经销商蜂拥而至,拍卖省级代理权就赚回2000多万。接下来,酒厂门口的运货卡车就没停过,开走一辆,再来十辆,有些司机直接睡宾馆里等着运货——外地经销商等不及了,自己掏钱雇佣长途货车,唯一的要求是把进货价降低些。

    陈忠华拄着拐棍,整天笑得合不拢嘴,逢人便感叹:“唉,老了,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还是年轻人厉害,搞些东西我看不懂,偏偏还很管用,不服气都不行!”

    得到好处的不仅有酒厂,喜丰都没参加黄金时段的竞标,谭希松就直接做主给了几个好位。换成以前,那是要塞钱跑关系的,都还不一定能拿到合同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学校没几天,宋维扬的传呼机就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跑去校外电话亭,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留言说不清楚,只能让你速回电话,”杨信说道,“公司来了几个老外,他们还去酒厂那边了,说是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的调查员。他们想做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,恭喜董事长,你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这破公司能被福布斯盯上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你,”杨信说,“是你,还有你大哥、你母亲,作为宋氏家族统一计算财富。你大哥觉得无所谓,你母亲觉得财不露白,他们商量之后没有配合,现在福布斯的调查员整天找我打听情况,我都快被烦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个大概数字,让我哥也说个大概数字,”宋维扬道,“没事的,就算我们不说,福布斯也会自己瞎编。”

    《福布斯》第一次发布中国富豪榜,就是在1995年2月,由港城的《资本家》杂志刊出,上榜人数共有19人(全部资产过亿)。

    1995年的大陆首富,是希望集团的刘氏兄弟,总资产6亿元。第二名是东北的张宏伟,第三名是琼岛的冼笃信,第四名才是大名鼎鼎的牟其中。另外,娃哈哈的宗老板排名第十,风云人物史育柱只能勉强上榜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人们一直以为首富肯定是牟其中。

    张宏伟和冼笃信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别说老百姓不知道,大部分媒体从业者都没听说过!

    至于联想的柳总,万科的王总,华为的任总,健力宝的李总,这些人都没能上榜,因为他们的企业产权不明。特别是王石头,他在万科分股的时候,主动拒绝了个人股,导致整个万科都没有个人股,只有管理层的集体股——公司60%股份属于国家。

    跟喜丰竞争激烈的旭日升,股权同样混乱,一直到好几年后,这家公司都还属于集体性质。老总和管理层拿不到应得的利益,能不乱吗?许多高管元老根本没想着好好发展,只顾着自己捞钱,反正公司赚再多也是国家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港城的《资本家》杂志想要给你做专访。”杨信又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让他们找牟其中和史育柱去!”

    杨信笑道:“那两位已经有过专访了,《资本家》的记者赖在公司不走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约个时间,让他们来盛海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杨信又说起最近公司的情况,聊了半个钟头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《资本家》相当于港城的《福布斯》,似乎这两家杂志还有股权关系。《福布斯》富豪榜的中文版,每年都是由《资本家》公布,港城那边的富豪排行榜也是由《资本家》来做。

    宋维扬骑着自行车回学校,刚到校门口,就看到电视台的车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宋!”聂军摇下车窗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马博士!”高瑜也在朝他挥手。

    宋维扬停车问:“你们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高瑜说:“上次揭露假气功的节目,没有引起轰动,不过也提高了教育台的收视率。我现在正策划着做一个辩论赛,把盛海各大高校的学生请去参加,这次是来联系复旦辩论队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仔细看看二人,心想:这两个狗男女该不会搅到一起了吧?

    以聂军万事都不关心的性格,能坐电视台的车子回校,说不定还在帮高瑜联络复旦辩论队,肯定是有一腿啊!

    高瑜不是特么漂亮那种女人,但气质蛮不错,或许聂军就喜欢这种款。

    高瑜笑道:“马博士,听聂军说,你和他一起创作的科幻小说拿银河奖了,要不也到教育台做个关于科幻文学的节目?”

    “别找我,聂军才是作者。”宋维扬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答应了。”聂军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顿了顿:“你们这是……好上了?”

    高瑜纳闷儿道:“什么好上了?”

    聂军连忙打岔:“老宋,这个周末相辉堂,科幻学社举办《生化危机》的庆功交流会,记得一定要准时参加!”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