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32【一不小心获奖了】
    我们前面说,90年代的中国高校,论文科,北大第一,复旦第二。

    这个排名并非以学术和教育水平为标准,而是特指社会影响力。北大和复旦的文科生极为活跃,经常搞出一些具有轰动效应的事情——1993年的“狮城辩论赛”,全国电视播出,把复旦之名推向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一场国际高校辩论赛而已,放在20年后,估计还没有LPL联赛受关注。

    但当无数观众从电视上看到复旦学生舌战群雄,击败一个个国际名校团队,又在决赛当中喷得对手狗血淋头,其所代表的意义直接上升到国家民族层面。全国媒体疯狂报道,甚至《妇女生活》杂志都在赞美辩手们如何努力读书,如何刻苦学习。

    那些穿着西装侃侃而谈的复旦学生,展现出让人耳目一新的睿智、凌厉、清新和朝气,成为中国新时代大学生的缩影,被媒体评价为“代表着中国的未来”。

    辩论赛电视播出以后,不仅复旦的报考率提高了,还在青年知识分子群体中衍生出两句流行语:请不要偷换概念!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!

    也是从那时起,中国的学校里开始出现五花八门的辩论赛,电视台亦热衷于举办辩论赛。超级辩手可以成为全国性的明星,其影响力甚至足以抗衡某些影视明星,这是新世纪的小朋友们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虽然进入90年代,诗歌已经没落,复旦没了旗帜性诗人。但刚刚卸任诗社社长的韩博,依旧属于全校风云人物,并在全国也小有名气,这就是名校带来的辐射效应。只要你在复旦能搞出一点东西,必然受到校内外关注,并且还可以在毕业之后转化出实际用途。

    复旦诗社的前任社长韩博,是个大帅比,一头长发,不仅写诗,还搞实验戏剧,风格冷峻幽默,大概相当于此时的“复旦韩寒”。

    而随着《生化危机》的两期连载,宋维扬和聂军迅速走进大众视线,跟韩博一样,也成了全校风云人物,盛海的科幻杂志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转载。

    就这么出名了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:真他妈神奇!

    如果我们仔细分析,就能知道这种“神奇”的原因。

    杨信通过一次中外企业家交流会,就能让喜丰罐头打入欧洲市场,是因为此时的中外商业交流渠道太稀少了。

    “狮城辩论赛”让复旦声名鹊起,让辩手成为全国明星,让“偷换概念”、“正面回答”成为流行语,是因为此时的中国大学生,能难有在国际上展现风采的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《生化危机》突然在复旦走红,并渐渐向校外扩散影响力,其实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整个90年代初、中期,中国科幻界主要充斥着三类作品:

    第一类:硬核的传统科幻。

    第二类:政治隐喻和政治反思型,一些小说抛去科幻外衣,其实可以直接归为伤痕文学。

    第三类:历史神话类。此时的中国科幻小说作者,喜欢把历史和神话元素融入科幻作品,让人读起来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以上三类,不管是哪一类,作者都热衷于讲道理,引导读者对科学、政治、历史、文化、人性进行思考。而他们共同的缺点,就是剧情干巴巴的,主角除了大爱几乎没有别的情感,就算写情也写得很空洞。

    这导致中国科幻小说一直很小众,太硬核了,严重缺乏娱乐性。

    而《生化危机》正好填补了这种空白,独一无二,兼具科幻和娱乐性质,让不喜欢科幻的读者都看得很爽。

    复旦科幻学社的社长郭涛顺应民意,虽然依旧是月刊,但第三期《生化危机》的连载内容直接增加一倍。同时,他还征求了宋维扬和聂军的意见,把《生化危机》寄往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。

    《科幻世界》本来已经确定了刊发内容,收到稿件之后,立即腾出版面把《生化危机》放进去。

    一经连载,直接在中国科幻界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虽然许多作者认为《生化危机》没内涵,但架不住读者喜欢啊!

    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在半个月内收到了几百封读者来信,全是讨论《生化危机》的,这让主编杨潇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实在是科幻文学在中国属于后娘养的,复旦学生在国际辩论赛拿冠军就能轰动全国,还被赋予了崇高的爱国意义。但《科幻世界》三年前主办“世界科幻协会年会”,被WSF评为自成立以来最隆重最成功的年会,这么光荣的事情,在国内居然没有溅起任何水花。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科幻受众太窄?恰好《生化危机》可以吸引普通读者入坑!

    “宋维扬,聂军,有你们的信,你们入围银河奖了!”

    科幻学社的社长郭涛冲进来,他是大三学长,没有住在这栋宿舍楼,这次是专门跑来报喜的。

    郭涛身后,还跟着十多个科幻社的成员,一个个都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“银河奖是什么奖?”聂军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郭涛说:“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项,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独家主办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科幻社成员笑道:“你们是银河奖设立以来,复旦唯一入围的学生,太给咱们学校长脸了!”

    郭涛说:“领奖时间在下个月初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聂军道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宋维扬继续躺床上阅读《社会构建的现实》。

    一群兴冲冲跑来报喜的科幻爱好者直接傻了,那可是银河奖啊,他们想要都得不到,这两位居然对此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天才果然跟凡人不一样!

    “领奖一定要去,得给主办方面子啊,”郭涛只能耐心劝道,“宋维扬,你的老家不是在西康省吗?颁奖地点在蓉城,你就当回老家一趟。哥,你是我哥,当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这样吧,郭社长,你去代我们领奖,然后把获奖证书放在科幻协会,明年还能拿这玩儿去吸引新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把获奖证书放在协会里?”郭涛喜道,“那我就去领奖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,你随意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郭涛高兴道:“我马上去申请相辉堂的使用权,搞一个‘《生化危机》获奖庆典暨科幻文学交流会’,一定要让全校师生都了解科幻,喜爱科幻!我要让全校都知道,我们科幻协会获得了中国科幻界的最高荣誉!到时候,二位学弟可要来参加哦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滴!”

    宋维扬的大汉显突然响个不停,他看了一眼,立即跳下床:“到时候再说,我要去回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传呼机屏幕上的留言是:央视拍卖标王,是否参与?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