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22【神棍】(为盟主“起点八百万大雕骑士总教头”加更)
    天气热得要死人,三人蹬着自行车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周正宇寻了家路边店,跳下车就喊道:“三瓶冰茶,要冻过的!”

    “喜丰冰茶还是旭日升?”店老板问。

    “喜丰,喜丰,谁买旭日升啊,”周正宇转身问宋维扬和聂军,“你们要红茶还是绿茶?”

    “绿的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答道。

    喜丰冰红茶比日后的康师傅和统一都甜,已经很接近维C柠檬茶的味道了,喝起来上瘾,但越喝越渴。反倒是喜丰冰绿茶一股淡淡薄荷味,再加上绿茶的清新,成为许多人夏天解暑的神器。

    从口味上来讲,喜丰冰茶完爆旭日升冰茶。

    毕竟,旭日升那种茶味碳酸饮料,属于迟早要被淘汰的过渡品。即便旭日升没倒的时候,都已经在开发其他饮品了,那玩意儿有点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哇,爽!”

    周正宇喝了一大口,开玩笑道:“老宋,你家的冰茶就是好喝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改天我印一套名片,你拿到喜丰的盛海销售公司,可以免费领100箱喜丰冰茶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牛吧!”周正宇根本不信。他把宋维扬也当成了官二代,因为宋维扬散发出的气质,根本就不像一个商人,反而更像是他周正宇的同类。

    聂军微笑不语,默默喝冰茶。

    三人歇息一会儿,继续骑车上路,不多时便来到人民公园。

    对于盛海人民公园,宋维扬的印象停留于“相亲角”。无数老头儿老太太,坐在绿化带边上,面前摆满了剩男剩女的照片资料。

    1994年的人民公园,剩男剩女不见踪迹,只有各种各样的气功团体。

    而今天,一盘散沙的气功爱好者们,似乎要被某组织给统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男女女们围成大圈子,中央有七八个身穿练功服的神棍,神棍们又簇拥着一个大神棍。

    大神棍说:“修炼气功,不仅要有大毅力,还要有大智慧、大品德。中功为什么门徒几千万,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都遍布弟子?就因为我们有规矩,持善念,修功德。我先来解释一下中功的八德八念。八德第一,功高,不专横傲慢。你不能说练了气功,就仗着本事去欺负人。八德第二,位显,不以权谋私。把中功练成了,功名利禄唾手可得,但不能借此给自己捞好处。八德第三,受荣,不得意忘形。练会了中功必然名声大噪,但你不要飘在天上,要脚踏实地。八德第四,遇挫,不颓唐弱志。练功有成有败,人生也有起有伏,我们应该百折不挠。八德第五,临财,不见利忘义……”

    那神棍讲完了“八德”、“八念”,又讲什么“修三士”。

    基本就是把中华民族的美好品德,再糅合道家的无为、佛家的虚空,整成一个劝人向善、激人奋进、诱人修行的大杂烩。

    只听对方说,肯定要被忽悠。

    聂军当场就来劲了,激动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气功大师,品德就足以服众!功高不傲,位显不私,遇挫不颓……讲得多好啊!跟这个中功比起来,我以前练的气功都是假货,见面讲几句就收钱,连这种炼气者的规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默然,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神棍的来历,肯定是所谓“中国第一奇人”张宏堡的门下走狗。

    满口的道德廉耻,一肚子男盗女娼!

    张宏堡是东北人,户口琼岛,80年代曾在北科大的前身读过书,常年行骗于京城各大高校传授气功。

    四年前,此人涉嫌强x上门求医的女病人,被首都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他立即潜逃到陕省,办假身份证继续行骗,出门讲座都是警车开道,一次气功大会的听众就多达数万人。

    去年,此人又跑去粤省开分基地,由于搞得太大,被粤省公安机关通缉。

    今年,这货已经持假护照出国了,潜伏于东南亚地区。

    多年后,张宏堡的气功班又跟传销相结合,坑骗了无数信徒,光是在中国境内犯下的强x罪就有好几桩。无可奈何之下,他又潜逃去美国,寻求所谓的政治庇护,在美国犯下绑架、使用致命武器攻击、非法监禁、阻止证人报案、恐怖威胁五项重罪,开庭32次,把庇护他的美国政府搞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最终,张宏堡被一辆18轮的大货车撞死,血肉模糊,死有余辜!

    虽然今年张宏堡藏身于东南亚,但他在各地都办有气功学习班,眼前的神棍“韩大师”,肯定就是他派来盛海开分基地的。

    只见“韩大师”手捧一本名为《大气功师出山》的书籍,深情朗诵道:“宇宙射出一道长虹,金麒麟光芒万丈,一代宗师呼风唤雨,带着造福三界的使命降于人间,无边旷野顿时升起一派辉煌……气盖京华,风靡华夏,波及四海,普度众生。中国和世界都震惊了,让我们高呼不可思议的名字:张大师!”

    七八个穿练功服的神棍跟着大喊:“张大师!”

    无数围观群众如痴如醉,下意识大喊道:“张大师!”

    “韩大师”抬手示意大家安静:“我叫韩刚,你们不要叫我韩大师,叫我韩师父就可以了。我没资格被称为大师,我只是恩师张大师门下的先期弟子。恩师如今云游四海,神龙见首不见尾,他老人家离开的时候,命我等弟子四方传道,向受苦受难的世人播撒福音。我韩刚虽然功法粗浅,但也不能违背恩师的意愿。所以,我来到了盛海,来这里向你们传授中功。入我门者,必遵守八德八念,一旦违反,严惩不怠!”

    “韩师父,学中功要交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韩师父,中功能不能治病?我老伴儿的病一直好不了,看了好多医生,求了好多大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韩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聂军跃跃欲试,使劲往里边挤,他已经被这套说辞给糊弄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周正宇扯住他袖子。

    聂军说:“学气功啊,好不容找到一位真正的大师。”

    周正宇道:“学个屁,那个张大师就是骗人的,当年在京城强X妇女,又整出一堆麻烦事,我舅舅还亲自过问抓捕过他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聂军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老太太听到他们的对话,立即大喊:“你们污蔑神仙,是要遭天谴下地狱的!”

    “谁敢污蔑张神仙?”

    “张大师的坏话也敢说,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?站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军还在发愣,宋维扬拖着他就开跑,又对周正宇说: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三人犹如丧家之犬,推开阻拦的气功爱好者就开跑。

    刚跑出没几步,只听一个手握话筒的女记者喊:“马博士,往这边跑,我们有车!”

    宋维扬循声望去,吓得连忙往另一个方向逃走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