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14【傲娇和骨气】
    临近傍晚,周正宇翻身起床,笑着大喊:“走,哥几个吃饭去,小丁请客!”

    丁明立即一脸傻笑说:“对,我请客!宇哥挑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耀林现在跟聂军比较亲近,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走呗,有人请客,多好的事儿啊。”聂军拎着《神州奇侠》,他顺便可以去租书店换一本。

    丁明像个傻富二代一样,喊喊这个,又叫叫那个,心甘情愿的请大家吃饭,搞得生怕漏掉了谁似的。他还记得来学校之前,老爸说的那些话:“小明啊,你是买进复旦读书的,重点线都没过。你的同学个个比你聪明,以后都是有大出息的,你要跟他们搞好关系。就算做不了朋友,也千万别成仇人。在社会上混,做什么都得靠朋友,朋友越多,走得越远。你的优势是家里有钱,要尽量利用起来,同学有困难,你应该主动帮忙。千万别舍不得钱,花完了我派人给你送来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收拾着准备出门,晚上还要开班会,一个个心里都比较激动。

    或许是家学渊源,王波做事面面俱到,他注意到彭胜利没动,立即回去说:“胜利,走啊,一起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,我肚子疼,不想吃饭。”彭胜利躺床上说。

    王波关切道:“那快去校医室啊,有病可不能耽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老毛病了,疼一会儿就好。”彭胜利说。

    “有病别拖,肚子疼不是小事。走,我扶你去看医生。”王波坚持道。

    彭胜利似乎有些不耐烦:“我真没事,你走吧!”

    王波稍显尴尬,笑容僵硬道:“那……那我们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瞅了一眼彭胜利,又看看王波,觉得后者蛮有意思。这种性格非常适合做班长,或者进学生会,踏入社会也应该发展得比较好。

    众人结伴下楼,周正宇突然问:“晚上开班会在哪间教室?”

    整间寝室共有三个自费生,但只有宋维扬和周正宇同属社会系。宋维扬道:“没注意看,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教室估计挺远的,吃了饭直接过去吧。”周正宇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”宋维扬转身往回走,说道,“我回去拿笔,顺便看看日程表。”

    周正宇喊道:“把我的笔也拿来!”

    丁明连忙说:“扬哥,这种跑腿的事还是交给我吧,你们先去点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趁机开溜,不然我们只能吃霸王餐了。”周正宇开玩笑道,其他人跟着大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回到宿舍的时候,发现彭胜利不见了,还以为这人肚子不舒服去了厕所。拿了钢笔和日程表正准备走,突然瞥见桌上倒放着暖水瓶盖,彭胜利的牙膏牙刷搁桌上,漱口搪瓷杯却消失无踪。而彭胜利的枕头边上,铁饭盒打开着,里面还有几个冷硬的馒头。

    宋维扬穿过走廊去厕所看看,没人,他便直接往天台走。

    彭胜利果然在天台上,缩在角落里,手里端着装开水的搪瓷杯,一边啃馒头一边抽泣。

    宋维扬走过去,问道:“怎么不一起去吃饭啊?”

    彭胜利吓了一跳,连忙擦拭眼泪,回头发现是宋维扬,不好意思道:“我……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丁明请客,又不要你掏钱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彭胜利支支吾吾地说:“他请客,我就欠了他人情,我又没钱请回来,以后都不能在他面前抬头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没谁记着这个,你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不记得,我自己记得,人情欠多了睡不着觉。”彭胜利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宋维扬不知说什么才好,“其实吧,咱们宿舍的同学都不坏,你别整天瞎琢磨。”

    彭胜利说:“我知道大家都很好,王波跟丁明特别热情。你也很好,帮我拿席子上来。周正宇虽然喜欢支使人,但也没有特别过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或许,你可以换个角度想。周正宇让你帮他搬东西,是看你生活困难,故意给你钱,不然他怎么不找别人,偏偏指名道姓是你?他要是让丁明搬东西,丁明肯定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这样的?”彭胜利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周正宇这个人吧,喜欢装逼,又特别傲娇。”

    彭胜利道:“装逼我懂,傲娇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说:“傲娇就是明明在做好事,他偏要摆臭脸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彭胜利完全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宋维扬分析道:“首先他心里有自我定位,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所以在交流的时候,他喜欢跟我和丁明说话,因为我们穿得比较好。跟别人显得过于热情,他会觉得跌份儿了,特别是你这种农村来的。拿到丁明他爸送的手表,他其实特别喜欢,但故意说‘还行’,就是怕人觉得他贪小便宜。他这人吧,其实心肠不坏,都是一个寝室的同学,能帮就帮。又感觉主动帮忙很没面子,于是就故意摆出臭脸,让你搬东西,顺便让你赚到20块钱。”

    这完全颠覆了彭胜利对周正宇的印象,他吃惊道:“真的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。”宋维扬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啊,帮我还绕那么一大圈弯子,搞得我以为他是坏人!”彭胜利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坏人谈不上,但也不是什么好人,有点太目中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彭胜利说:“只要心肠不坏就行,我以后把他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拍拍他的肩膀:“当朋友可以,别太死心眼儿,他这种人随时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彭胜利点点头,突然带着崇拜的语气说:“宋维扬,你怎么那么厉害,什么事情一看就明白了。我就不行,周正宇的事情你不说,我打破头都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啊,不一定什么事情都要看清楚,能够坚持自我就够了,”宋维扬道,“你今天不错,贫贱不能移,不贪周正宇的20块钱,也不吃丁明请客的饭,宁愿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啃冷馒头。就是有点脆弱,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?”

    彭胜利脸红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有点委屈,我以后保证不哭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一起去吃饭。”宋维扬搂着他的肩膀说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