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97【填志愿】
    《八小时以外》的月刊还没出来,各大高校的录取线就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学生们再次来到学校,早就估过分的他们,又一次对着录取线估分,等于把血淋淋的伤口重新揭开。

    有人兴奋大叫,有人哭个不停,背后隐藏着一个个家庭的命运悲欢。

    猜分数填志愿,跟瞎子算命差不多。

    西康省还算好的,拿到了录取线才开始填。有的省份干脆在不知道录取线的情况下填,甚至是在高考前就瞎填,简直就跟买彩票没两样。

    对了,今年全国取消了高考预考,直接统一考试。理科考生需要考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和化学。

    宋维扬感到非常庆幸,1993年的高考题目难,1995年的高考题目难,1996年的高考题目难。唯独1994年的高考题目简单到爆,被他给撞上了,以至于数理化都做完了大部分题目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今年高考改革的关系吧,教育部怕学生不适应,所以出题都比较轻松。

    郭兵兴冲冲的跑来:“老宋,我准备报哈工大,以后研究火箭卫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少分?”宋维扬真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郭兵笑道:“应该有600分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牛逼!”宋维扬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今年高考改革后总分750,而西康省的理科重本线为562分,超级超级幸福。再看看地狱模式的考区,苏省重本线为580分,鄂省的重本线高达590分——鄂省最奇葩的地方在于,女生比男生的录取线要低2分。全国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,不知该说是对女生的优待还是歧视。

    郭兵凑过来问:“你考了多少?”

    宋维扬转着笔说:“我再算算。”

    语文,宋维扬有把握拿140分以上。

    英语,宋维扬有把握拿145分以上。

    数学,不好说,应该有100以上吧。

    物理,不好说,估计90分以上。

    化学,不好说,考90分都有点难。

    (每科总分皆为150)

    宋维扬算来算去,说道:“可能在570左右,运气好能有580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过重点线了。”郭兵由衷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在大学扩招之前,想要考上本科都难,真正叫做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。宋维扬复习一年能过本科线,而且还是需要处理公司事务的情况下,已经非常难得了。

    郭兵暗恋的对象谭悦也跑来,问道:“你们考上重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考上了。”郭兵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谭悦遗憾地说:“我差得有点远,只能上本地的轻化工学院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安慰道:“轻化工学院也不错,在普通本科院校里面属于中等水平。”

    市二中的应届生只有100多人,加上复读生也才200出头,但每年本科录取率却超高。在宋维扬的记忆中,今年考上本科的有十几个,其中一大半都读了轻化工学院,毕竟本地招生有政策倾斜(本地录取人数不足时,差点分上本科线的也能调剂过去)。

    就因为本科率超高,大概再过两年,市二中也会疯狂扩招,到2000年的时候,每年的应届生多达1000人,后来甚至涨到了2000人左右。

    班主任陶庆芳走过来,问道:“你们准备填什么学校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郭兵说:“我准备报哈工大的机电工程专业,实在不行,就只能去读北理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的分数应该没问题。”陶庆芳笑道。

    谭悦说:“我差不多刚好上普通本科线,我爸让我报轻化工学院。”

    陶庆芳想了想说:“报轻化工学院最稳妥,但也可以考虑省内更好一点的大学,你再回去跟家长商量一下。宋维扬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刚过重点线,想去盛海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京城天气太干燥,宋维扬不太适应。粤省是不考虑了,碰上熟人多尴尬,还是盛海那边最靠谱。

    陶庆芳问:“喜欢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陶庆芳有些无语,建议道:“你是管理企业的,应该报相关专业更有利于今后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盛海财大?”

    陶庆芳摇头说:“盛海财大又不是重点,太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盛海财大不是重点吗?”宋维扬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陶庆芳说:“就报盛海对外贸易学院吧,这所学校刚从外经贸部剥离出来,划给盛海市地方管辖,今年的收分肯定降低。而且,这所学校在商业方面教学质量很高,非常符合你的实际情况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琢磨了好半天,大概猜到这就是以后的“上外经贸”。但“上财”也太悲剧了吧,居然还不是重点,简直浪费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慢慢想,一定要谨慎。”陶庆芳说完又去找其他学生聊天。

    晚上全班去吃了散伙饭,一帮子人哭哭啼啼的,似乎突然之间感情就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卡拉OK现在还属于高消费,一般情况下,学生们不会去唱歌。宋维扬非常大方的自掏腰包,带着全班同学要了一个大包间,鬼哭狼嚎唱得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郭兵似乎是喝多了,居然在唱完一首情歌之后,当场向谭悦表白。

    谭悦满脸通红,其他同学跟着起哄,这些都是上辈子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宋维扬思来想去,霸气十足的乱填了一个复旦大学,第二志愿才填的那个盛海对外贸易学院(上外经贸)。就算这两个志愿落空了,还能去读盛海财大,反正“上财”过两年也会变成211院校。

    真是悲剧啊,人家的重生者,个个清华北大,老子填一个复旦都是乱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把九个志愿填满?”郭晓兰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浪费墨水啊。”

    郭晓兰看了看“复旦大学”那个志愿,无语道:“随便你吧,反正现在都是你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读不读大学都一样,”宋维扬说,“我要真想上好学校,早就申请保送了,没那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没过几天,郭兵突然神秘兮兮的跑来,得意道:“我跟谭悦确定关系了,恋爱关系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坏笑道:“一个在东北,一个在西康,你当心被人给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绿了?”郭兵迷糊道。

    “绿帽子啊。”宋维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郭兵抄拳就打。

    郭兵的帽子没变绿,宋维扬的脸就很快绿了,因为他发现,《八小时以外》居然把他说的那些浑话全文刊登,包括批评三株口服液和地方政府乱卖国企。

    好吧,也无所谓,人不嚣张枉少年。

    反正他还是个学生,可以原谅。三株的吴总如果站出来打嘴炮,不管输赢,吴总都会被笑话——谁让他跟少年人一般见识呢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