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91【高考是什么鬼?】
    喜丰公司专门腾出两间大屋子,一间给经销商,一间给媒体记者。

    经销商这一块,本来应该宋其志全权负责,但他还在外地,要明天才能赶回来。

    今天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个经销商,而前两天来的经销商也不老实待宾馆里,生怕错过了什么好事,天天都要来喜丰公司喝茶凑热闹。

    张国栋走进招待室,拍手笑道:“各位朋友好,我是喜丰公司市场部经理张国栋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经理,能不能让我们代理,你快点给个准信儿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都住两天宾馆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我已经带来了,渠道我也有,把豫省的代理权给我准没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张国栋把话说完,经销商们就嚷嚷起来。他们着急啊,时间拖得越久,前来竞争的同行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“各位稍安勿躁,”张国栋笑着安抚,“我再次声明,下个星期一上午九点半,喜丰公司准时举办招标会。想要获得代理权的朋友,请到时候再来,现在说再多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一个经销商抱怨道:“张经理,你不地道啊!我可是给喜丰公司代理了5个月的罐头,老交情了,你们这样搞是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都不用张国栋做解释,新来的经销商就开始反驳了:“罐头是罐头,冰茶是冰茶,不能搞混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我觉得办招标会很好,人人平等,投标拿生意。”其他经销商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老经销商没法舌战群雄,只能打感情牌:“张经理,生意做熟不做生,咱们是老相识,怎么也该照顾一二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笑道:“秦老板,我记得一个月前,我拿着冰茶样品和央视合同的复印件去找你,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那经销商老脸一红:“市面上没见过茶饮料,风险太大,我也有难处不是?”

    “所以,生意归生意,交情归交情,”张国胜面带微笑,突然又严肃道,“我提醒一下老经销商,当初为了铺货,很多合作者都是先货后款。但有人不按规矩办事,说好了一个季度就结款,但现在都快两个季度了,有的人一分钱没给!这次的冰茶代理权招标会,但凡有超过一个季度没结款的经销商,无权参加投标!同时,我们会将这些人告上法庭,而且把这些人永远列入喜丰公司的黑名单!”

    现场明显就有一个,他尴尬的站起来说:“我尿急,先去上厕所。”——这家伙疯狂跑出厂区,到路边打公用电话,让人赶快把拖欠的货款送过来。

    聚在一起的经销商也各自散去,一路互相打听情况,愈发看好喜丰冰茶饮料的前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另一间招待室里,办公室主任杨德喜亲自沏茶,笑嘻嘻说:“各位记者朋友,如果你们想采访杨总经理,我可以统一安排时间。而且,我们下周一要举行招标会,诸位可以来拍拍照,招标会结束还打算弄一个记者招待会。”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洋鬼子突然举手,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,他身边的同伴立即翻译:“这位是美联社驻华记者安德森先生,他想要对贵公司的宋维扬先生进行专访。”

    面对外国人,而且是大名鼎鼎的美联社记者,杨德喜明显有些心虚,但他还是挤出笑容道:“真是对不起,我们董事长很忙。”

    洋鬼子又说了两句,同伴翻译道:“安德森先生说他可以等,希望能预约一个采访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德喜道:“那就等得有点久了,起码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洋鬼子说了一句,翻译问道:“宋维扬先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长久处理吗?”

    杨德喜说:“这马上就要高考了,我们董事长正忙着复习,七月中旬以前都抽不出空来。”

    高考……

    整个接待室,除了耿忠之外,其他记者全部目瞪口呆,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,有个正在喝茶的记者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
    翻译刚刚转述,洋鬼子就爆粗口道:“WTF?”

    杨德喜见翻译没讲话,连忙问:“这位美国记者朋友说什么?”

    翻译道:“安德森先生有些不理解。”

    杨德喜非常耐心地解释说:“美国朋友不了解很正常,高考在中国非常重要,决定着一个人这辈子的命运。所以,我们董事长非常重视,每天都在认真复习。他说至少得考一个本科,不然就太丢脸了,最近半个月都没来过公司。”

    一群记者风中凌乱,画风完全跟想象中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在他们预想中,这个发出工商业抗战檄文的宋维扬,应该至少是一个30岁以上的汉子,满脸胡须,身强体壮,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。

    高考是什么鬼东西?

    说好的工商业抗战首义,说好的抵抗外资排头兵呢?尼玛竟然是个娃娃兵!

    耿忠忍着笑,开口道:“确实这样,高考太重要了,我非常理解宋老板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翻译还在给洋鬼子解释什么是高考,有个记者忍不住问:“杨主任,你们董事长还是学生?”

    杨德喜说:“正在读高三,二月份刚满的18岁。”

    盖春和问:“宋老板真是准备高考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。”杨德喜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喜丰这么大一家公司,怎么让一个高中生当董事长?”另一个记者万分不解。

    杨德喜反问:“高中生就不能当董事长吗?”

    耿忠乐呵道:“我觉得很合理,英雄莫问出处,有志不在年高。恐怕也只有在校学生,能够面对外资入侵,大声疾呼出热血抗战宣言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专门来给同行捣乱的。

    包括洋鬼子记者在内,惊讶过后就是满肚子兴奋,因为宋维扬的学生身份会让新闻更有爆点。

    一个记者说:“杨主任,你能详细阐述一下宋维扬同学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杨德喜的演技也在迅速提升。他45度仰望着天花板,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,悠悠道来:“故事得从14年前说起,那是一个春天,改革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……”

    杨德喜说得很慢,修饰词太多,在场记者恨不得把他打一顿。

    好吧,宋维扬以迎战高考为借口,躲起来不见记者,不是他在装逼,而是他不敢露面。不止是他,郑学红也在鲁省管理分厂不敢回来,陈桃直接被放了半个月长假。

    前来采访的记者实在太多,万一碰上熟人就麻烦了,诈骗三人组还是很心虚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也有好处,乐得清静嘛,否则每天接待记者都得花不少时间,根本别想干什么正事儿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