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87【开派祖师】
    自马博士金盆洗手后,颁奖骗术就迅速在江湖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首先,浙省有8家啤酒厂宣称自己获得国际博览会金奖,当地媒体热情报道,视之为无上荣誉。怎奈获奖的企业越来越多,竟渐渐达到了两位数,浙省报界一提起这玩意儿就当笑话。

    同时,苏省也有6家味精厂获得了国际博览会金奖,当地媒体正准备报道,就被粤省和浙省同行的前车之鉴给提醒了。

    骗子在华东和华南地区,已经无法成功行骗,于是又把目光投向了北方和西部。

    东北那边被骗了好几次后,明显被榨干“市场潜力”,竟有骗子直接给一家只有100多人的小厂发去喜报:境外费用2万,获奖费用1万,代理费用8000。另外可加钱,亚洲金奖5000,全球金奖1万,终身大奖2万,再缴5万可安排领奖仪式并拍照。

    明码实价,爱买不买,各种奖项大派送。

    马博士可谓“颁奖诈骗”的开山祖师,已经形成了一个流派,直到21世纪还有人在变着法使用。比如给私人颁奖,摄影奖、文学奖、发明奖……掏笔钱就能发证书,还能把作品印刷成册,拿来送人倍儿有面子。

    等再过几个月,全国企业都知道是咋回事儿了。他们也学得更聪明,用不着骗子帮忙,自己就弄出一堆金奖,然后在电视报纸上疯狂打。

    如今中国的市场也是群魔乱舞,政府没有什么硬性规定,也不存在什么欺诈,前些年甚至香烟都可以上电视。在如此法律环境之下,商各种脑洞大开,比如给木乃伊吃速效救心丸,一下子就活过来了,还特么能缠着破布条跳舞……放在十年后,这种根本不允许播放。

    反倒是未来一些看起来很常见的宣传手段,此时是被明令禁止的。

    比如情人节促销。

    去年二月,几家外企在京城投放,宣布情人节前后一周内有优惠活动,送玫瑰花,送情人优惠卡什么的。这玩意儿太新鲜了,立即引起强烈的市场反应,搞得国营饭店也推出了情人节晚会,足抵工人一个月工资的座位票,竟然还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一些老干部表示非常不满,认为“情人”这个词汇太过暧昧,有伤风化。于是有关部门下发通知,严禁在中使用“情人节”一词,今后每年2月份工商部门都会下发类似通知,直到1998年才解禁情人节宣传活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维扬把诈骗快件扔到一边,笑问:“怎么,你想去把奖领回来?”

    陈桃笑嘻嘻说:“这种金奖,我亲手发了不少,还真没有在别人手里领过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你要是有兴趣,可以回信联系,说不定还能骗点零花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陈桃眼睛发亮,感觉好有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嗯,你可以带人带钱过去领奖,获得对方足够的信任。在领奖的时候,就说咱们厂要举办一次罐头行业的发展讨论会,请求对方进行组织协调,并决定一次性支付对方100万活动费。谈的时候不能急,处于一种每次都要给钱的状态,吊他们胃口。然后,你又表示联系到了一家食品协会,打算跟食品协会合作,而且已经邀约到几家大型罐头厂,每家厂子都愿意出10万元的参会经费。他们肯定被钱搞得眼红,这时你又说,还要请国家食品机构的领导出席,需要一大笔邀请费,引导那些骗子主动掏钱跟食品协会抢主办权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还没说完,陈桃就打断道:“太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“并不复杂,只要掌握控制了对方的心态,非常轻松就能把钱骗来。就算骗不来钱,被对方识破了,他们也不敢报警,反正没有任何损失,”宋维扬说,“记住,领奖的钱不能给他们,防止他们随时跑路闪人。你抛出的诱饵越大,他们就越不急着要钱。现在的骗子还不专业,没有职业素养,一个比一个贪心。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要是你愿意亲自出马,我肯定给你当助手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摇头说:“撑死了骗他们几十万,我现在哪有闲工夫搞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算了吧,我一个人做不来,就算把郑大哥也叫上,估计多半也会露馅,”陈桃遗憾道,又补充了一句,“搞诈骗还是你在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就不乐意了:“嘿,搞得我像职业骗子一样!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你比职业骗子更会骗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对,从80年代到2000年以后,99%的诈骗手段都非常粗糙,基本靠广撒网骗傻子捞钱。这些人真要遇上宋维扬,绝对被骗得裤子都不剩一条,分分钟到大街上当乞丐去。

    传销说起来很可怕,但里面全是一群二货。

    有个新闻是这样的,一个人被朋友骗进传销组织,他积极上课,积极参加活动,很快取得众人信任。然后他反向洗脑,天天吹嘘自己在银行有关系,可以办大额透支的信用卡,这种信用卡流水越大,就能获得更多的业务返利。于是,一整个传销窝点都被骗了,连传销干部都傻乎乎的请他办信用卡,一口气刷卡套现传销人员几十万,并且以业务沟通为借口成功脱身。

    被骗的传销人员异常愤怒,于是选择了报警!

    还有一个新闻,一个少女被中年妇女拐骗,意外发现对方的真面目。少女不动声色,在前往山村的一个小镇上,借口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,临时出去找了个老光棍当客户,把那个想拐卖她的中年妇女给卖了。

    以上,都是真实案列。

    要是哪天宋维扬落入传销窝点,至少有几十种方法可劲儿忽悠,不把那些搞传销的家底儿骗光他就不是马博士!

    两人讨论了一番诈骗业务,都没什么兴致,宋维扬问:“葛忧联系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联系到了,他的费报价是20万,我们谈到15万就再减不下来。”陈桃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15万吧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陈桃提醒说:“我让人打听了一下,内地明星的最高价也才十万,只有港台明星能出到30万,甚至50万的价。葛忧咬死了15万不松口,估计是嫌我们企业小,品牌也不够响亮。再继续谈下去,可能10万就能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15万,没那个时间谈了,冰茶饮料最迟5月中旬就要投放市场。”宋维扬拍板说。

    葛大爷绝对值这个价,花15万请他打,绝对比请30万的港台明星更有效果。

    十年之后,葛大爷站出来一声吼,可是帮亿霖木业轻轻松松骗到10多亿啊,民间号召力杠杠的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