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79【呜呼哀哉】
    这年头,专门的棋牌室还很少见。

    毕竟赌博犯法,几毛钱底注的牌局,输赢也就几十块钱,运气不好都有可能碰到警察抓赌。

    西康省的茶馆为什么那么多呢?

    就是兼着打牌的功能,规模稍大点的,还可以听听地方戏剧。

    孙林穿着一件皮大衣,牌子货,皮尔卡丹。当然,换成别的牌子大家也不认识,别说什么高档男装,阿迪耐克什么的都不受待见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深城发了小财也没长品位,上身名牌皮衣,下身居然穿西裤,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不过在其他人眼中,孙林却穿得非常高端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同花顺!给钱给钱,每人都有,快卖船票。”孙林猛地扔出三张牌,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扎金花这种赌博方式,也是孙林从特区带回来的,大家都觉得非常好玩。

    “孙老板,你今天的手气有点好啊。”一个人笑道。

    孙林笑着说:“一般,一般,昨天我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苦着脸抱怨:“妈的,坐下来半个钟头,就拿到几个对子,一个顺子还被人打死。已经输了80多,小半个月工资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都是小钱,娱乐嘛。”孙林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对孙老板老说是小钱,对我们来说就是命啊。”另一个输了钱的阴阳怪气道。

    有人问:“对了,老孙,听说你在特区发了大财,究竟做的是什么生意啊?”

    孙林道:“牟其中用罐头换飞机,赚了一个亿。我跟他一样,都是中间商,不过我就赚点小钱,不能跟大老板比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生意,带带我们这些老朋友呗。”那人试探道。

    孙林笑着说:“你现在抱着铁饭碗,真舍得下海?”

    “厂里干着没劲。”那人道。

    孙林敷衍道:“那行,有合适的机会我就介绍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孙哥。”那人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又有人问:“老孙,你现在是万元户了吧?”

    孙林摆手道:“哪有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孙哥是做大生意的,手里肯定不止一万块,至少十万!”先前那人拍马屁道。

    “越说越离谱了,我去年也就赚了几千块钱。”孙林得意道。

    孙林越是掩饰,其他人就越觉得他赚了更多,各种羡慕嫉妒,甚至有人当场生出歹心。

    当然,拍马屁的更多,一口一个孙哥,一口一个孙老板,就像从孙林身上占点小便宜。

    突然,只见几十个女工涌进茶馆,刘姐朝里面一指:“孙林在那边!”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有个脾气火爆的女工大喊。

    一个女工有可能很腼腆内向,但一群女工就非常厉害了。她们朝着里边猛冲,一路上撞翻了不少牌桌,吓得打牌的人连连避让,茶馆老板都不敢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那一桌正在扎金花的男人都扭头看过来,完全搞不清楚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啊!别把我的皮尔卡丹……哎哟!别挠!别挠我脸……”

    孙林刚一开口,就被女工抓住衣服往外拖,接着又被爪子挠脸,随即几个耳光把他扇得直接懵逼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,别动手!”

    之前拍马屁最厉害那个,现在连忙劝阻,似乎是想在孙林面前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另一个输得比较惨的赌客,趁乱朝桌上伸手,从孙林的钱堆里抽着两张百元大钞。旁边的人看见了,也不吱声,把剩下两张面额最大的50元钞票拿走。

    “打死他,打死他!”

    站位靠后的女工们心里着急啊,她们没有输出距离,只能兴奋的呐喊掠阵。

    一个牌客对老板说:“快去派出所报警!”

    老板猛地反应过来,连忙撒腿往外跑,结果一头跟派出所长撞满怀。

    老板连忙说道:“周所,里头在打架,你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谁打架?”所长问。

    老板说:“一群女工在打孙林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抓他的!”

    所长说完就往里面冲,他之前直奔孙林家,打听好一阵才知道目标在茶馆里。

    老板跟在后头问:“他犯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,坐牢的事儿!”所长一边走一边掏手铐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所长就看到宋维扬,好奇道:“马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茶馆太小,挤不开,宋维扬只能站门口处,他笑着说:“纺织厂的女工知道了孙林的所作所为,义愤填膺,主动来抓拐骗妇女的坏蛋。”

    所长连忙拨开挡道的人进去,依旧看不清里面的情况,因为孙林已经被围了好几层,不断传来被痛殴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我是警察,”所长急得大喊,“别把人给打死了,犯法的!”

    不知情的茶馆客人纷纷询问,那些没机会动手的女工立即叽叽喳喳开始八卦,几分钟的时间,整个茶馆都知道了事情真相——而且是添油加醋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打死这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踹他裤裆,让他当太监!”

    “把他衣服游街!”

    好多牌客跟着起哄,一半是因为愤怒,还有一半是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折腾好一阵子,所长终于挤到最里层,举着手铐大喊:“别打了,我是来抓人的!”

    女工们终于全部停手,孙林躺在地上直哼哼。他的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抓痕,嘴角被撕裂了,耳朵也被掐出了血,至于那件皮尔卡丹大衣,已经被扯掉了一个袖子。

    打人当然犯法,但法不责众,而且女工们还站在正义的一边。

    “还能站起来不?”所长问。

    孙林已经暂时失去思考能力,早就被打懵逼了。他胡乱抓着个凳子腿,下意识的想要撑着站起来,结果把凳子带翻有摔了回去,恍惚道:“打……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所长等他缓了一阵,才把铐子拷上,表情严肃道:“孙林,你的事犯了,跟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稍微恢复神智的孙林,听到这话双腿发软,再次瘫坐在地上,狡辩道:“胡说八道,我又没干违法的事,肯定是有人乱告状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快跟我走!你想留在这里被人给打死?”所长呵斥道。现在不仅是台商和特区的问题,更是本地的问题。事情已经闹大了,今天在茶馆上演的一出好戏,明天就能传遍整个厂区,要是不把人抓起来,他这个派出所长必然威信扫地。

    孙林听到后半句浑身一抖,连忙挣扎着爬起来,慌乱说道:“我要报警,她们打我,你看我全身都是伤!我要去医院,我要做检查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所长可不讲什么文明执法,直接一耳光扇过去,喝道:“听不懂人话是吧?”

    这巴掌善得太狠,孙林半边脸都肿了,晕乎乎的站都站不稳,被所长拖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女工们欢呼胜利,顺便庆祝合理旷工。

    经过宋维扬身边的时候,孙林首先认出了陈桃,又觉得宋维扬和郑学红很面熟。

    直到离开了茶馆,孙林猛地回忆起来。宋维扬虽然长得帅,但郑学红给他的印象更深刻,大胖子嘛,总是容易让人记住。

    “他们合伙诬告我!”孙林大喊。他早打听过了,这种异地犯法,公安机关是很难抓捕的,甚至想要调查都困难。

    所长说:“别喊了!我告诉你,你这回死定了,陈桃的未婚夫是台商!”

    “台商?”孙林的脑子有些晕,一时间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所长说:“就刚才站在他旁边那个。”

    孙林吼道:“那不是台商,他叫马强东,我在火车上见过!”

    “满嘴胡说八道!”所长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孙林急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回到派出所,已经有个做小姐的女工被抓起来了。根本用不着什么歪门邪道,警察一诈就给诈出来,那女工把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民警把女工领过来,那女工看见孙林,立即喊道:“是他骗我去深城的,他跟余勇、曹志强把我关在屋里半个多月,*****了我很多次,还打我,不给我吃饭。我实在受不了才答应做小姐,接客的钱还只能拿两成,剩下的全被他们分了!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所长听得心头来气,转身一脚又把孙林给踹翻。

    孙林这次是彻底心凉了,有了供词,他在劫难逃。甚至都不用去深城调查,只要把几个女工的供词串起来,再逼着他招供,就可以直接在本地判刑。

    这年头,物证并非必须有的东西,人证足够了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