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78【马俊豪是我哥哥】
    陈桃以前工作的棉纺厂很大,红砖围墙隔离形成半独立世界。

    围墙里面不仅有工厂,还有小区、学校、医院、茶馆、派出所、菜市场……反正该有的生活设施都有。满打满算,里面可能生活工作着两三万人,每次乡下人进城,都只能透过围墙羡慕的望着里面。

    跟棉纺厂比起来,宋维扬的罐头厂简直就像个三岁小孩儿。

    不过嘛,这家厂子已经进入了半衰期,去年有足足两个月没开工,一下子就下岗了上百名工人。

    宋维扬他们开着车从派出所出发,一路上看到不少女工。她们戴着圆筒白帽,穿着白围裙,还有厚实的袖套,有些似乎是来不及换工作服,边走路边往身上穿。

    郑学红问:“这些女工是去换班的吧?可以啊,厂子很红火,才春节期间就几班倒了。”

    陈桃解释道:“听我姑姑说,厂里两个月前换了一个厂长,是部队转业的军人。那位新厂长很厉害,一上任就给厂子接了新活。以前都是生产帆布之类的东西,现在还给一家私企生产鞋垫和鞋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个能耐人。”郑学红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如今这年头,中国遍地都是黄金。像这样的大厂,其实有很多机会,只要有个得力的领头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三人闲聊着没几句,车子就已经到了工厂门口。

    陈桃突然摇下车窗喊道:“刘姐!”

    一个女工正在让他们的车子先过去,听到喊声立即惊喜道:“是桃子啊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陈桃提着年前从省城买来的礼物,下车递给那个女工说:“刘姐,我过年前就打算来看望你,姑姑说你回娘家了。这是新年礼物,感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礼物用塑料购物袋装着,一眼就能看到是衣服。那女工伸手摸了摸,又还给陈桃:“这是呢子的,太贵了,你快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贵,你就拿着吧,”陈桃转身给宋维扬介绍道,“这是刘姐,以前对我特好,教了我很多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下车微笑道:“刘姐你好,感谢你对桃子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,”刘姐见宋维扬西装革履,又开着高档车,而且还年轻帅气,忍不住问,“桃子,这位小兄弟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桃说:“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倒是挺般配的,”刘姐笑了笑,突然小声道,“这两天厂里传你坏话,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陈桃刚要回答,又有几个女工路过,见了她立即围过来,阴阳怪气道:“哟,这不是桃子嘛,听说你在特区赚大钱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工笑道:“人家桃子长得漂亮,要是换成我们,想赚大钱都赚不了。哎呀,我没别的意思啊,你心里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陈桃也不生气,笑呵呵挽着宋维扬的手说: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弯弯来的,家里开了几家公司。他是深城分公司的总经理,多亏有他帮忙,不然我就被孙林害得差点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!”宋维扬非常有礼貌的问候。

    几个女工看看宋维扬,又看看高级轿车,之前的嘲笑都划为嫉妒。

    一个女工故意说:“桃子,老孙说你在深城做不干净的事情,他骗人的吧?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工看向宋维扬,笑着捧哽道:“肯定是假的,桃子怎么可能去做小姐。”

    撩拨离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都是瞎说的,快去上班了!”刘姐催促道,生怕宋维扬跟陈桃闹矛盾。

    一个女工笑呵呵道:“不急,迟到几分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孙林我就气,”陈桃怒道,“这混蛋说介绍我去特区打工,结果一到特区就把我骗到个小房子里。我偷听他跟同伙说话,原来他介绍去特区的女工,全都被关起来当小姐。吓得我赶紧逃跑,在街头饿了好几天,幸好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才得救。”

    刘姐惊讶道:“你说孙林介绍去特区的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已经报警!”陈桃道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女工也很震惊,飞快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原来张英她们几个都在做那种事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特区的钱怎么可能那么好赚。她们回来过年还装穷,但谁不知道啊,魏红给家里买了一台大彩电。”

    “陈彩云她弟弟在铸钢厂,听说也是要下岗的,结果现在还在上班,估计也送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工们瞬间化身为福尔摩斯,从各种蛛丝马迹推测真相。

    单凭陈桃一个人,是肯定没有这种效果的。但再加上宋维扬和那辆车,立马就有了说服力,几个女工下意识相信陈桃说的话。

    刘姐是个非常正直的人,她也不去上班了,义愤填膺道:“刚才我路过茶馆的时候,还看到孙林在里面打牌。不能让他再坑害妇女,走,我们把他扭送去派出所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去!”几个女工立即附和,她们纯属看热闹,而且还有了旷工的借口。

    刘姐上车指路,郑学红慢悠悠开车,宋维扬陪着陈桃和几个女工步行。

    一个女工问道:“桃子,你男朋友叫什么啊?”

    陈桃道:“他叫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俊豪!”一个女工突然夸张大喊,“我说怎么面熟呢,原来在电视里看过,我还读过那本小说!”

    “我们马俊豪啊?”其他女工问。

    之前那女工说:“你们都不看点歌台的吗?还有省台每天下午5点多的音乐漫步,播了整整一个月的《千纸鹤》!”

    “歌我听过,我妹妹还买了磁带。但马俊豪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马俊豪是小说里的男主角,也是那首歌的男主角,跟桃子的男朋友长得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真的?桃子的男朋友还是明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工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全都望向宋维扬,宋维扬只能解释道:“电视里那个,是我的双胞胎哥哥。他不叫马俊豪,叫马博明,家里好好的公司不打理,就想跑去拍戏当明星。”

    陈桃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这满嘴谎话总有一天要被戳穿。

    但也无所谓,戳穿就戳穿呗,谁还能上门找麻烦?

    那女工惊道:“那是你双胞胎哥哥啊,难怪长得一模一样,不过他比你更帅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演员明星嘛,拍戏要化妆的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化妆也化不了那么帅,帅得浑身发光。”女工花痴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其实很想说:那是滤镜效果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又碰见几个相熟的女工。大家打了招呼,又闲聊几句,都不用陈桃说话,其他女工就把事情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,一定要把那个坏蛋抓起来!”后来的女工也入伙了,不知是真愤怒,还是想去凑热闹,或许都有一点吧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,又有几波中途加入,等他们来到茶馆的时候,队伍已经壮大到60多人。若换成男工,只凭那阵仗就吓人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去打群架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