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67【科研合作】
    西康省有着特殊的茶馆文化,每个市、县、乡、镇、村都有茶馆。即便是穷得鸟不拉屎的村庄,也至少有一个茶馆存在,稍微富裕的村庄,甚至同时有好几家茶馆营业。

    光是这些茶馆的用茶量,就足以养活好几个茶叶厂。

    但民间的炒茶作坊也多,小作坊出产的茶叶,价格比正规茶厂还便宜。

    这就让容平市茶叶厂陷入尴尬境地,产品无法卖去外地,又被本地的炒茶作坊抢生意,完全搞不清自己的定位。

    宋维扬露出为难表情:“范叔叔,这个恐怕不好搞啊。咱们罐头厂还在初步发展阶段,贸然接手茶叶厂,恐怕会把自己给拖垮。”

    范正阳说:“扬扬,你跟你爸都是有真本事的人,只要兼并了茶叶厂,肯定能够扭亏为盈。你放心,茶厂工人的安置我来负责,绝对不给企业家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是该考虑考虑,”范正阳笑道,“走,带我去看看罐头厂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范书记请!”

    范正阳双手背在后腰,手里还拿着个铁茶盅,身上中山服也皱巴巴,不像一市的书记,倒更像是个村镇基层干部。

    秘书鞍前马后的跑着,还缀着个市报记者。

    这种记者专门负责写政府新闻,明天肯定又是头条:市委xxx范书记亲赴喜丰食品饮料公司调研,认真听取……详细了解……范书记指出……范书记强调……我市轻工业再次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宋维扬和范正阳走最前面,办公室主任杨德喜和书记秘书跟随。记者也有人专程陪同,还悄悄塞了50元的红包,并不寒酸,50元车马费已经很大方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新厂房说:“两条最新引进的高科技流水线已经完成调试,并投入生产了一个月。我们新招募了50名正式工,同时还有400多个临时工在加班加点搞生产,计划在春节之后让100个临时工转正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做得非常好,增加了百姓的就业岗位,”范正阳说,“我提个建议,在招工方面,应该以国企的下岗职工为主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范正阳说:“下岗职工的再就业问题,一直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。罐头厂如果能帮忙减轻政府负担,我会考虑按下岗职工就业比例来减少税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感谢范书记了。”宋维扬依旧微笑。

    下岗职工自然值得同情,但私企老板却不怎么喜欢用,宁愿招聘当地的农民来做工。农民虽然文化低,但朴实、勤劳、充满活力;而很多下岗职工却拖拉懒散,抱怨这又抱怨那,甚至打心里看不起私营企业。

    新招募的那50名正式工,本来全部都是下岗职工,但一个月干下来问题多多,杨信打算至少要辞退其中15人。

    陪范正阳在厂里转悠了大半个钟头,宋维扬又把人送出大门,回去悄悄找母亲说:“妈,你来负责跟政府谈判,茶厂肯定要拿下来,但不能有任何遗留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收购茶厂?”郭晓兰提醒道,“那厂子早就资不抵债了,一年都没发工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负债如果在1000万以内,我们扛着,再多就让市政府解决。还有,茶叶厂不是关键,最重要的是拿下‘青山茶场’,能把大青山全部包圆就更好。”

    大青山是容平市境内海拔最高的山峰,风光秀丽,气候宜人,就是交通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郭晓兰道:“你想多了,大青山里有矿,央企下属的矿场,市政府都没资格给你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我不要矿,只要茶场和一些山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可以想办法,用茶场来抵茶叶厂的债务,市政府肯定愿意,”郭晓兰问,“但你要那么多茶叶做什么?又卖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做茶叶饮料。”

    “茶叶还能做饮料?市面上也没见过啊。”郭晓兰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出来,市面上不就有了?”宋维扬笑呵呵说。

    郭晓兰提醒道:“最好别瞎折腾,新厂房、新设备用了不少钱,宣传费用也超过了500万,别看咱们的罐头销路好,但一直都是负债经营,现在还欠着银行将近1000万!你搞那个什么茶叶饮料,能卖出去还好,一旦卖不出去,咱们的资金链就直接断了!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没事,就算做茶叶饮料,也是夏天开始大量铺货,到时候罐头厂的资金早回笼了。”

    郭晓兰无法劝阻,只能说:“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郭晓兰不知该高兴还是忧心,这孩子太像他爸了,做事喜欢狂飙突进,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稳扎稳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关将至,罐头厂却更加忙碌。

    由于水果的季节周期性限制,黄桃罐头和苹果罐头的生产早已停工,现在做的全是甜橘罐头。

    宋维扬提着一套“至尊鸿运装”礼品罐头,来到了轻化工学院的校长家中。

    报出身份,彭校长非常热情:“哎呀,小宋厂长,稀客稀客,快请进!”

    “是我打扰了,提前祝彭校长春节快乐!”宋维扬不敢怠慢,从行政级别来讲,这位彭校长跟范正阳属于平级领导。

    彭校长身上没有什么官架子,亲自沏茶道:“小宋厂长,你们家的罐头可厉害得很,我前几天到京城开会,京城的火车站都有卖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侥幸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通闲聊,宋维扬终于道明来意:“彭校长,我们喜丰食品饮料公司,希望跟轻化工学院展开长期科研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情啊,”彭校长问,“你打算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喜丰出钱,轻化工学院出科学家,一起合作成立‘食品工程实验中心’。1994年,喜丰公司愿意投入100万元搞研究,1995年直接翻倍,1996年至少要投入500万。只要喜丰食品饮料工作能够继续做大,每年投入的钱也会变多!”

    彭校长终于产生了强烈兴趣,坐直身体道:“小宋厂长有眼光,比当下大部分私营企业家都看得更长远!”

    容平市确实落后,地方偏僻,思想闭塞,政策保守,但同样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。

    比如这座轻化工学院,就在化工发酵领域有着极高的科研水平,宋维扬放着不用就太傻了。

    彭校长当然也高兴,轻化工学院成立之初,就是为搬迁到内地的三线企业服务。但近年来,这些三线企业一批批亏损,裁撤倒闭了六七成,学校没有用武之地,在教育系统的地位也日趋下降,每年到手的经费竟然不增反降。

    就快揭不开锅了啊!

    宋维扬继续说:“喜丰食品饮料公司,每年会给‘实验中心’发布任务,并另行提供一定经费。只要‘实验中心’能完成任务,那么还有资金奖励。但有一个要求!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彭校长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这个‘食品工程实验中心’的一切研究成果,喜丰食品饮料公司共同享有专利权,并具有优先购买、使用和出售的权力!即便是国有机关单位,也不能侵犯我们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彭校长说:“那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彭校长看到的不仅是钱,还有老师和学生的实践机会,以及其产生的学术、社会和政治影响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,年投入100万元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只能算鸡肋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两人正聊得开心,突然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林卓韵跟着校长夫人一起进屋,手里还提着礼物,看到宋维扬顿时说:“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放寒假这么久了,你还没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害的!”林卓韵没好气道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