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57【马博士值得信任】
    杨信是一脸的黑人问号,说道:“老张,你认错人了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肯定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中国这么大,有几个长得像的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巧了。”陈桃笑道。

    老张急道:“怎么可能认错?我八月份的时候,还在特区开公司,专门交钱听了马博士的讲座。马博士讲得真好,很多内容都对我大有启发,可惜我被人把钱骗光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杨信迷糊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陈桃实在憋不住了,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也只能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马强东,很高兴再见面。”

    老张兴奋地跟宋维扬握手道:“我就说嘛,怎么可能认错人。马博士被喜丰罐头厂请来做指导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杨信已经完全搞不清状况,“老张,这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宋维扬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老张也变得一头雾水,指着郑学红道,“那刘主任呢?”

    杨信说:“这不是刘主任,这是我们公司的股东郑学红。”

    老张又指着陈桃问:“那你也不是陈秘书?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我是陈秘书,现在给杨信总经理当秘书。”

    老张瞠目结舌:“在特区的时候,你们都是冒牌的?”

    三人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杨信疑惑道:“什么特区?什么冒牌的?马博士和刘主任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张指着三人说:“这位,港大博士、企业管理专家马强东;这位,中国私营企业发展促进协会深城办事处主任刘化腾;这位,人见人爱的陈梦希陈秘书!他们在特区指导了很多私营企业,还帮好几家饮料厂扭亏为盈,连《羊城晚报》都报道了。还有马博士,为了帮助私营企业发展,专门举办了创业讲座。500块钱一张的讲座门票,特区的老板们抢着买,一堂课有好几百人听讲,我自己就连续听了两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杨信看向宋维扬。

    宋维扬忍俊不禁道:“还是让刘主任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郑学红先大笑几声,接着说道,“这位是老张吧?”

    杨信介绍道:“张国栋,大我一届的学长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跟张国栋勾肩搭背道:“老张啊,既然你是老杨的朋友,又要来咱们公司,那大家就是自己人了。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国栋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首先呢,我要说一声抱歉,”郑学红道,“你听了马博士两堂课,总共1000块钱门票,我回头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说正经的。”张国栋急道。

    郑学红笑呵呵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马博士不是马博士,他叫宋维扬,父亲入狱,家里欠了几百万,就利用暑假的时间去特区赚点钱。我也不是刘主任,我叫郑学红,县体委的小官儿,脑子一热就下海去特区闯荡。这位陈秘书不叫陈梦希,她叫陈桃,棉纺厂的下岗女工,被老乡骗去特区,流落街头。我们三个连边防证都没有,钻铁丝网入的关,就合伙想弄点钱花花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们就冒充私发会的人当骗子?”张国栋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也不能叫骗,这叫互惠互利。我们帮助私营企业发展是事实吧?”

    “是事实,《羊城晚报》都报道了。”张国栋说。

    郑学红又问:“马博士给你们讲的东西不假吧?”

    “不假,句句都在理。”张国栋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说骗呢?”郑学红道。

    张国栋哭笑不得,点头说:“对,你们不是骗子,我们信的人才是傻子。要不是今天见面,我现在都还以为你们是真的。我跟你说啊,‘私发会’真的挂牌了,直属部门就是招商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郑学红笑得肥肉乱抖。

    杨信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:“你们还干过这种事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那个,往事不堪回首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罐头厂复工的启动资金,都是你们骗来的?”杨信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张国栋问:“搂了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也不多,就百来万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顿时郁闷道:“我下海好几年才赚百来万,还被一个女人骗光了,你们居然随随便便都弄到那么多钱!人比人,气死人啊!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一般人能把特区那么多小老板骗得团团转?”

    “也对,马博士有真材实料。”张国栋释然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好了,好了,特区的破事不要再提。老杨,你跟这位朋友说明情况,顺便叙叙旧,我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等三人离开办公室,杨信才迫不及待地问:“老张,我刚才听得有点迷糊,你再详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马博士和刘主任的?”张国栋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杨信点头道。

    张国栋立即开始口沫横飞的讲述,把各种细节都讲了一遍,感慨道:“现在特区的小公司圈子里,大家都还很怀念马博士。特别是遇到困难,小老板们都说:‘要是马博士在就好了,咨询他肯定能够解决。’他们消失没多久,招商局就对外宣布正式挂牌‘私发会’,可惜正规的‘私发会’还不如冒牌的‘私发会’。那些人也搞讲座,讲得不好,大家都爱听马博士讲课。”

    杨信越听越吃惊,又忍不住想笑,感慨道:“咱们这位董事长啊,真是个妙人,连当骗子都当得这么专业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问:“他真是喜丰罐头厂的老板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?”杨信说,“人家还在读高中,是利用暑假时间去骗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他妈被一个高中生骗得团团转?”张国栋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废话了,”杨信扔出公司结构框架表,说道,“你自己看看吧,暂时就一个副总给你当,负责管理生产和采购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看得哈哈大笑:“老杨啊,你现在真给人打工了,马博士把你捆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杨信纠正道:“我有股份的,可不是给人白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是股东,是老板,”张国栋说,“我不当副总,生产和采购都不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杨信问。

    张国栋道:“部给我管,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,打造一支强大的团队。”

    杨信为难道:“管理部的副总,是董事长的亲哥哥,部的经理,也是罐头厂的老人。你又是我介绍来的,贸然插手部,恐怕会引起董事长的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公司,哪有那么多破事。”张国栋满不在乎道。

    杨信说:“那你亲自跟董事长谈吧。”

    当张国栋再次见到宋维扬,立即说:“马博……啊不,董事长,我想做部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市场有什么见解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张国栋说:“建设一支团队,以省为单位出击,同时发展经销商,在各大城市和乡镇设立网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规模搞得太大,我们发不起工资啊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张国栋道:“基层队伍不用发工资,给他们提成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慢着,”宋维扬道,“你以前是做保健品的?”

    张国栋说:“我不做保健品,但我一个朋友做,他们的计划还是我帮着制定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苦笑道:“哥们儿,罐头跟保健品不一样,咱们的利润没那么高,养不起全国动辄十万人的团队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道:“那你原本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投放,一个省一个省的铺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张国栋说。

    “稳扎稳打才是长远之计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张国栋说:“那行,就按你的方法做。你把部给我,我负责打造团队,负责打开渠道,我以前有些人脉关系也能使上力。但我有个要求,按照销售额的增长,你得给我干股分红。要是我干得不好,不但没分红,我工资都不要,自己辞职走人。”

    尼玛,一个个这么大脾气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干股分红就算了吧,工资也肯定要给,不然就违反了《劳动法》。这样,只要渠道搞得好,我酌情给你奖金,不但你有奖金,部的干部都有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奖金怎么算?”张国栋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让你吃亏,你还信不过马博士?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张国栋居然直接点头: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就是部经理了,”宋维扬道,“我先来给你说说咱们各个产品的定位,以及即将上市的新品罐头宣传计划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真不怕杨信借着张国栋插手销售渠道,因为大哥宋其志才是直管这方面的副总。张国栋既然想做部经理,那就让他试试呗,好用就留下,不好用就滚蛋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