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54【聪明人】
    宋维扬遇到这种好事,并没有显得激动,反而愈发理智,问道:“汤公子怎么会想到跟我合作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靠谱啊,”汤勇居然颇有自知之明,“所以我做事的时候,喜欢找一个靠谱的合伙人。问题交给合伙人去解决,我坐着收钱就行,大家各尽其才、各取所需。而且我的为人,放眼整个西康省,轻工体系内的谁不知道?我说话算话,从不乱插手,也从来不多要。该我的是我的,不该我的,我绝不会去拿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钟大华是嘉丰酒业的厂长,你跟他合作多方便,跟我合作太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困难总比不靠谱强,”汤勇指着还在唱歌的钟大华说,“这孙子怎么当上厂长的,我清楚得很,酒厂现在什么情况我也清楚。跟他合作,我不靠谱,他也不靠谱,能不能成功只能看运气。就算成功了,也属于一锤子买卖,我转手就得把股份卖出去。因为这姓钟的根本就不会管理企业,酒厂在他手里早晚要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只是个高中生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汤勇笑呵呵说:“你不一样。高中生怎么了?我读高中的时候已经开始卖批文了,有志不在年高嘛。报纸上,关于你的文章我看过,干得太漂亮了,一看就是个能办事的。我们合作,搞起来可能更复杂,时间也可能拖得久,但成功率必然很高。而且,还能当成长久买卖来做,你管理酒厂,我当股东分红,坐着赚钱多爽啊。等你爸刑满出狱,还可以让他来管酒厂,宋老板做事我就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你真的只想做股东分红?”

    “能每年坐着分红,谁特么还做事啊,你看我是那种干正事的人吗?”汤勇反问。

    说得好有道理,宋维扬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汤勇继续说:“前两年,我去美国玩了一趟。你知道我最羡慕什么人吗?最羡慕美国那些大公司股东,每天钓鱼、下棋、玩车、酒会、赌钱、泡妞……屁事不干,还不缺钱花,简直就是我的人生梦想!我就觉得吧,要是能当上大企业的股东,有花不完的钱,耍不完的乐子,这辈子就再没有缺憾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感慨道:“汤公子的理想还真是伟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别看不起我,这种理想很难达成的,”汤勇说,“首先得找对人,没有一个靠谱的合伙人,到时候我特么还得给人擦屁股。靠谱,还得有能力,这种人多难找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实在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汤勇道:“你是聪明人,所以我跟你说实话,因为骗来骗去太累,还不一定能骗到你。何苦啊?姓钟的就不一样,这人看似聪明,其实很傻,而且胃口还大。你都不知道,我有多羡慕他以前的机会。跟着你爸混,白拿股份,酒厂做得越大,每年分的红利就越多,躺着赚钱啊!他居然觉得自己的股份拿少了,把你爸弄倒了自己干,然后又找我合作搞股份制,想弄到至少40%的酒厂股权。他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,就算酒厂全归他,过几年也非倒闭不可,累得半死还到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由衷道:“汤公子才是真的有大智慧。”

    “大智慧谈不上,小聪明而已,”汤勇笑道,“我就觉得吧,人贵有自知之明。有多大能耐,办多大事儿。我自己没能耐,就应该找有能耐的人合作,这才是庸人的成功之道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能想明白这一点的,怎么可能是庸人?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戴高帽子,我其实不喜欢被人拍马屁,因为像个被人愚弄的傻瓜,”汤勇道,“其实吧,我真正看好的不是你,而是你爸,大名鼎鼎的宋老板。咱们花两年时间把酒厂弄到手,你管理两三年,只要把酒厂稳住不死就行。再过两三年,你爸就应该提前出狱了,到时候把酒厂交给他发展壮大!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这话说的,就不怕我听了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你是聪明人,我跟聪明人不说假话,因为费力还不讨好,”汤勇道,“咱们把丑化说在前头,这事儿如果能办成,我要40%的酒厂股权。说40%就40%,我不多拿,也不少拿,也不插手管理,只要每年的分红。”

    “太多,”宋维扬摇头,“就算汤公子不帮忙,我迟早也能把酒厂弄回来。”

    汤勇说:“就算你能要回酒厂,也肯定拖得很久,到时候厂子都快黄了,你还拿一家破酒厂来干什么?你就忍心看着你爸的心血,在那个姓钟的手里被糟蹋干净?”

    “10%。”宋维扬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35%,不能再少了,我至少还要留10%来运作。”汤勇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15%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汤勇抱怨道:“你真的跟你爸一样,谈生意斤斤计较,烦得要死,一点都不干脆。说个确切数吧!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钟大华答应给你多少?”

    “30%,”汤勇道,“但还没有谈妥,跟他合作风险太高,没40%我根本不会干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给你15%,再留5%给你运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打发叫花子呢。”汤勇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正想再说,钟大华已经把一首《小白杨》唱完,凑过来笑嘻嘻道:“汤公子,我已经把砖头抛出去了,就该您这块玉来展露一下风采了。”

    汤勇再次做出一副二世祖的模样,哈哈笑道:“你他妈那也叫砖?烂泥还差不多,唱得比杀猪还难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天生没有音乐细胞,粗人一个,不像汤公子样样都精通。”钟大华赔笑道。

    汤勇指着陈桃:“陈小姐来一个,人漂亮,唱歌肯定也好听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献丑了。”陈桃拿起话筒。

    汤勇把钟大华支开,说道:“老钟,怎么只有饮料,没有水果?快去让服务员弄一个大西瓜来!”

    钟大华迟疑道:“汤公子,都秋天了,西瓜恐怕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在容平市你什么都摆得平吗?连一个西瓜都找不到,要你有屁用!”汤勇毫不留情的大骂。

    钟大华憋了一肚子火,但还是笑道:“汤公子骂得对,我马上就让人去找西瓜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!”汤勇呵斥道。

    钟大华立即离开唱歌房,出门之后,一脚踹在墙壁上,咬牙道:“姓汤的,老子跟你没完,总有一天要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汤勇笑呵呵说:“小宋厂长,咱们接着谈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你要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个一口价,谈得拢就谈,谈不拢拉倒,”汤勇说,“我这人不喜欢拖泥带水,事情就该简单,没必要弄那么复杂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给你15%的股份,再给你5%的股份用来疏通关系。如果这件事两年内可以办成,我就再追加5%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呢?”汤勇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追加5%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能够在一年内快速办成,那宋维扬就赚大发了。当初宋述民搞股份制改革的时候,管理层加起来也只有49%的股权,而宋家仅有30%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汤勇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说说你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汤勇乐呵呵说:“当然是先跟钟大华合作啊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宋维扬瞬间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汤勇是真厉害,他先跟钟大华合作。做成了,假合作变成真合作,直接将宋维扬无视。做不成,顺势把钟大华搞臭,趁机安插人手去管理酒厂,再跟宋维扬一起联手将酒厂股份化。他是两头都不吃亏,赚钱赚定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明知汤勇的心机,也不反对,因为钟大华肯定会失败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