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53【蛀虫和白眼狼】
    林卓韵今年20岁,本科刚毕业,在政府机关只上了两个月班。由于深感无聊,就调到轻化工学院任教,而且直接是正牌的讲师。

    20岁的大学毕业生,放在新世纪也不多见,更何况入学年龄普遍偏高的现在。并非天资聪慧,只因她父母都是教授,即便被下放到农村,也从小培养女儿的知识文化。

    1980年父母平反,年仅7岁的林卓韵返回城里,立即就读了小学四年级。

    至于工作方面,只能说任性。

    家里有关系,自己也有能力,还不是全凭喜好?去清华北大当讲师自然不可能,但到轻化工学院当讲师却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跟陈桃相比,林卓韵的胸没那么大,腿也没那么长,但胜在脸型完美、五官标致,而且身上有一种知性的书卷气。她就像从深谷移栽到温室的兰花,天真,娴静,优雅,脆弱。而陈桃则像一株野山桃,耐旱耐冻,坚韧不拔,在贫瘠岩缝中花开灿烂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宋厂长,没想到林小姐也听说过我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林卓韵说:“我前两天离开省城的时候,我爸还夸你呢。还把报道你的那篇文章给我看,让我努力工作,戒骄戒躁,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心想:老爷子能夸我,还真是难得。上辈子不知挨了他多少骂,从结婚之前就骂,一直骂到穿越那会儿,把我当成拐骗他外孙女儿的大混蛋。

    汤勇笑道:“小宋厂长可是省城的名人,好几份报纸都转载了,想不知道都难。”

    主要还是这表兄妹俩不着调,一个好好的机关单位不待,非要跑去教书。另一个就更混蛋了,大学都没念完,就学人倒批文赚钱,结了婚还整天拈花惹草,东游西荡。

    《蓉城晚报》有几十年的办报历史,虽然只在省城及周边区县发行,但销量却排全省报纸第二位——仅次于省党报。省城的那些政府和企事业单位,几乎每个科室都订了《蓉城晚报》,这就导致“小宋厂长”在省城体制内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领导干部,拿“小宋厂长”来教育自己不成器的子女。

    宋维扬谦虚道:“报纸难免夸大其词,我只是带领罐头厂赚了一些钱而已。小企业,再怎么折腾也就那样了,汤公子才是做大事业的人。”

    汤勇问:“你听说过我的名号?”

    “曾听家父说起过,他对汤公子非常佩服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虽然是胡说八道,但这个马屁我爱听,”汤勇大笑着说,“至于你爸,我见过两次,还卖过轻工厅的批文给他。他这个人鬼精,适合做朋友,但不好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既然都是旧识,那以后一定要多多联络。”

    汤勇摆手道:“喝酒打球可以,但要批文别找我。现在管得严,批文不好弄了,稍不注意就得被抓进局子喝茶。”

    从汤勇的言行就可以看出,这人很聪明,谁在拍马屁,谁在挑拨离间,他心里清楚着呢。但他又吊儿郎当,胆大包天,就连倒卖批文这种破事,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拿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交朋友嘛,就该喝酒打球,批文什么的说出来太煞风景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来打一局?”汤勇说。

    “三人赛!”林卓韵插话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林小姐先请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抡球甩出,第一球击倒5个瓶,第二球又补倒了2个,得7分,水平只能说马马虎虎。

    钟大华见宋维扬跟两位贵人聊得起劲,完全出乎他预料,心里急得跟猫抓一样,此时连忙拍手赞叹:“好球!林小姐打得真好!”

    可这马屁却拍在马腿上,林卓韵以为钟大华在讽刺她,顿时就不给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汤公子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汤勇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出球,宋维扬击倒6瓶,汤勇击倒9瓶。

    “好!汤公子的球技是职业水平。”钟大华继续拍马屁。

    这次的马屁拍准了,汤勇喜欢吃喝玩乐,更喜欢别人赞颂他吃喝玩乐的高明之处,顿时笑得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再来,宋维扬击倒3瓶,得9分。汤勇补完剩下1瓶,10分,还要加下一球的得分数。

    郑学红、陈桃和杨信等人没有玩球,站在旁边看他们打,不时低声聊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打第二格的时候,宋维扬得7分,林卓韵得8分,汤勇直接一球搞定。

    “Strike!”

    汤勇跳起来打响指庆贺。

    钟大华拍手道:“牛逼,汤公子太牛逼了!”

    宋维扬也不得不承认,这汤公子打保龄球确实牛逼,进行专业培训之后,说不定真能跑去打比赛。

    每人六局打完,汤勇以大比分获胜,完全吊打宋维扬和林卓韵二人。

    汤勇得意地说:“你们还要多练练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练也比不上汤公子厉害。”宋维扬笑着说,心里想的却是:老子又不像你整天只知道玩儿,保龄球打得再好有个屁用。

    林卓韵对宋维扬说:“别跟我表哥比,只要是玩,他样样精通,就是不知道干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正事嘛,有人干,我负责玩就可以了。”汤勇哈哈大笑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    钟大华也说:“有的人一生下来,就注定了好命。跟我们凡夫俗子不一样,汤公子命中富贵,他有资格玩,什么都能玩出水平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讽刺道:“钟厂长还学过算命?”

    钟大华说:“就算没学过算命,也能看出来汤公子是富贵命,一辈子大富大贵没得说。”

    汤勇大笑道:“哈哈,老钟你也是一辈子拍马屁的命,拍得炉火纯青。”

    钟大华点头哈腰道:“能拍汤公子的马屁,那是我的荣幸,一般人想拍都拍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真贱!”汤勇指着钟大华笑骂。

    这话就太过分了,钟大华表情有些尴尬,但还是挤出笑容说:“命再贱,只要跟着汤公子混,还是能发点小财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汤勇乐得不行,拍着钟大华的肩头直笑。

    宋维扬冷笑不语,林卓韵表情厌恶。

    杨信低声感叹:“国营大厂的厂长我见过不少,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的,还真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道:“宋老弟他爸栽在这种人手上,我真替他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人跟一条狗差不多。”陈桃道。

    杨信说:“这种人其实非常可怕,让你犯恶心,让你不把他放在心上,却会在关键时候反咬一口。他不是狗,是毒蛇。就说这位汤公子吧,钟大华肯定有事相求,才会这么低三下四。一旦出了问题,钟大华肯定会乱咬人,第一个被咬的就是汤公子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揣测道:“当初宋老板肯定也把钟大华看成一条狗,以为当畜生养着就可以,没想到却是一条喂不饱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汤勇已经被钟大华捧得有点飘了,扔下保龄球说:“跟你们打球太没劲,水平问题。这里不是有卡拉OK吗?咱去唱歌,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唱功!”

    钟大华说:“汤公子唱歌肯定也是歌唱家水平,去青歌赛能拿冠军。”

    汤勇摆手道:“那不一定。论唱歌,卓韵才是专业的,人家读初中的时候就拿过全省歌唱比赛冠军。”

    钟大华又开始拍林卓韵的马屁:“林小姐是真人不露相,我太浅薄了,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唱歌好坏谁能看出来啊,那是听出来的!”林卓韵对钟大华愈发厌恶,装都懒得装。

    一群人涌进卡拉OK房,钟大华请汤勇先唱,汤勇却说:“高手一般要最后出场,老钟你先唱一首。”

    钟大华不敢拒绝:“那我就献丑了,抛砖引玉,抛砖引玉!”

    很快,钟大华就唱起了《小白杨》,他没谦虚,真是抛砖引玉,唱得跟杀猪一样难听。

    趁着钟大华唱歌的时候,汤勇坐在宋维扬旁边,突然低声说:“姓钟的想跟我合作,利用我爸的关系,把嘉丰酒业股份化。这孙子有点不靠谱,要不我们把他蹬了,咱俩合作,反正那酒厂也是你们宋家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愣了愣,哭笑不得:“汤公子真是快人快语啊,咱们第一次见面,居然就谈这种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不喜欢废话,想什么说什么,说什么做什么。”汤勇神在在的叼着烟,似傻又似精,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难怪这家伙整天吃喝玩乐不着调,却能混得风生水起,最后甚至移民国外享清福去了。

    前一世,汤勇选择了跟钟大华合作,因为他找不到其他人。虽然失败了,但却静观时局好几年,最后当中间人,谈成了另一家酒厂对嘉丰酒业的收购,也不知汤勇从中拿到多少好处费。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个蛀虫,专吃国有资产!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