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49【妥善处置】
    会议室。

    宋维扬寒暄两句,直奔主题:“说说联营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郭晓兰道:“我们一共联营了四家工厂,分别是:孟平县罐头厂,可日产罐头6吨;靖川市罐头厂,可日产罐头12吨;鹤宝县罐头厂,可日产罐头9吨;叙州市罐头厂,可日产罐头8吨。目前这四家罐头厂,以生产黄桃和苹果罐头为主,到了秋冬季节也可以转产甜橘罐头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小厂啊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郭晓兰道:“大厂不好谈,虽然愿意联营,但却不愿代工。”

    “不做代工还联营什么?”宋维扬笑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生产罐头,然后贴我们的牌子,只给一笔品牌使用费。”郭晓兰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没答应,”郭晓兰提醒说,“我还发现一个情况,资州市罐头厂已经开始生产水杯罐头了,罐头瓶跟我们一模一样。那家罐头厂的厂长是转业军人,很有能力,估计以后的竞争会更加激烈。”

    “有大厂跟风做水杯罐头,那是迟早的事,也不用太担心。”宋维扬安慰道。

    水杯罐头是可以申请外观设计专利的,但申请了也没用,地方保护主义让官司都没法打。而且,外观设计专利的期限是十年,十年之后想打官司都打不赢。

    郭晓兰又说:“那四家联营的罐头厂,都不愿意我们插手生产。喜丰派过去的技术员,全成了摆设,而且包装损毁率很高——我猜他们用喜丰的包装和商标,在悄悄产罐头自己卖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量不大,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量大了就直接取消联营关系,”宋维扬说着朝郑学红笑了笑,打趣道,“老郑,你又胖了啊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摆手道:“别提了,天天大鱼大肉,喝酒喝得我直吐。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郑大哥有一次喝了5斤白酒,60度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玩儿命啊!”宋维扬惊道。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有什么办法?当地领导非要劝酒,我只能奉陪,那孙子自己就喝了6斤,直接进医院挂吊瓶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由衷说道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这趟出门搞联营,郭晓兰负责商谈合作细节,郑学红负责跟企业领导打交道,陈桃则处理一系列琐碎事务。三人各司其职,每天都累得不行,郑学红那是尤其劳累,现在闻到酒味就犯恶心。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我不辛苦,跟着阿姨和郑大哥学了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确实更干练了。”宋维扬赞道。

    郭晓兰说:“谈投资的事吧,总得给小郑和小陈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是这样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你先听我的,”郑学红打断道,“罐头厂的情况,现在我非常了解,上个月600万的销售额,根本不缺我们那点资金。我跟桃子已经商量过了,我投资50万,占股5%,她投资15万,占股1.5%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太委屈你们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陈桃道:“不委屈,是我们占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郭晓兰拍板道:“这样我看行,有情义,有利益,都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按这个比例来,”宋维扬补充道,“投资合同里还应该补上一条,你们的这部分股权,具有优先受让权、优先出售权和跟随售股权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郑学红迷糊道,陈桃也望向宋维扬。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道:“也就是说,以后罐头厂融资上市,或者有股东出售股份,那么你们可以优先投资增加持股,或者优先购买其他股东出售的股份,也可以优先跟售自己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问:“这种权利有用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用处大了。简单来说,就是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你们的股权都可以自主控制。如果罐头厂效益不好,你们也能够优先抽身。算是我给你们的补偿,以后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桃的关注点却不一样:“咱们的罐头厂还能上市?”

    “一切皆有可能,等到上市了,你们二位都是身家千万上亿的大富豪,”宋维扬画了个大饼,说道,“我让人弄两份合同,咱们明天就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郑学红道,“以后我做什么?还是到处去喝酒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等签完合同我再安排,接待室还有个毛遂自荐的,以前当过副县长,也做过国营大企业的厂长,我要先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陈桃已经进入角色,以罐头厂股东自居,她连忙说:“这种人才一定要留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要留。”郑学红却摇头。

    郭晓兰也说:“对,留下来很可能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陈桃疑惑道。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这样打比方吧。我们罐头厂是个穷小子,长得帅,还很有发展潜力,于是有富家千金想嫁过来。但是呢,千金小姐往往脾气硬,还觉得自己见识大,家里家外都想做主,穷小子反而说不上话了。你想啊,这个人做过副县长,还当过国营大厂的厂长,他来了,还不是什么都他说了算。过不了几年,厂里的中层干部全是他的人,直接造反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陈桃总结道:“就是客大欺主?”

    郭晓兰补充道:“鸠占鹊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!”郑学红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乐道:“不错啊,老郑,你很有见解嘛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这种事我见多了。不说政府机关,就说以前在省体委,领导请了个国家体委的大教练过来,说是要发展咱们省的体育事业。体育事业确实发展好了,毕竟大教练水平高,但省体委的领导全成了小媳妇儿,事事都得听那个大教练的。人家自己有本事,立了大功,还在国家体委有关系,省体委的领导们那是有苦说不出!最后省体委副主任被赶走了,大教练自己来当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收不收这个人,等详谈之后再说,我先杀杀他的锐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。”郑学红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那桃子姐也来吧,就当看戏。”

    陈桃笑道:“马博士又要骗人了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马博士从来不骗人。”宋维扬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陈桃呵呵直笑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