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38【天才】
    在修通高速公路之后,从容平市到省城,只需两个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却需要开十个小时的车。路况不好、车速慢倒还其次,主要是山路多,各种绕圈,遇到车匪路霸那就更耽搁时间了。

    托今年严打的福,居然一路无事。

    甚至宋维扬还在沿途看到各种标语——

    “打死车匪路霸不犯法!”

    “抢劫警车是要枪毙的!”

    “一人设卡,全村坐牢!”

    “抢劫三千,牢底坐穿。抢劫一万,马上完蛋。”

    简单,直白,狂野,霸气!

    没办法,越是偏僻的山路,治安就越不好。有些地方直接就是村长带头,领着村里的青壮年拦路设卡,索要过路费,美名其曰“致富奔小康”。

    最近省里响应中央号召,给基层下了死命令,一旦哪个村出问题,村官撤职没商量。

    到省城已经快天黑,宾馆已经开好房间,宋其志等着他们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哥,省城的渠道铺开了吧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宋其志笑道:“水杯罐头的样品一拿出来,那些经销商都抢着要。别的不说,就说瓶口的绳索拉手,现在专门卖水杯的都没有。省城这边需求量大,一口气就下了60万瓶的订单,罐头厂还得加班加点才行。”

    水杯罐头分为大小两种,小的卖4元,大的卖6元,远比两三块钱一瓶的普通罐头更贵。

    没办法,包装成本太高,玻璃瓶属于定制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昂贵,消费者还是愿意购买,而且感觉物超所值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人扩建漂洗池和预煮锅了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宋其志高兴地拍着弟弟的肩膀,“小弟啊,还是你行,罐头厂的产品就没这么畅销过。”

    灌装线虽然老旧,但生产速度还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现阶段最大的发展障碍,还是各种人工环节。比如漂洗和预煮这两道工序,一次只能容纳那么点果料,灌装线经常需要停下来慢慢等候。

    “七巧杯礼品罐头联系得如何?”宋维扬又问。

    宋其志道:“经销商和各大商场在看了样品之后,有点兴趣,但又担心不好卖,都要求先货后款。毕竟太贵了,一套卖20元,里面也就7瓶小罐头。”

    “先货后款可以,只要他们能帮着卖就行。”宋维扬点头道。

    宋其志还是有些担心,问道:“小弟,这礼品罐头真能卖出去吗?要不我们把价格再降一点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价钱低了反而不好,卖的就是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七巧杯礼品罐头卖的就是中高端市场,根本不考虑农村和小城镇。七瓶小罐头外加包装,生产成本还不到3元,每瓶罐头里就一小块黄桃,出厂价却直接定为16元,甚至还定了个20元的市场指导价。

    罐头厂赚得多,经销商和商场也赚得多,只有消费者属于冤大头。

    这完全颠覆了宋其志的商业认知,感觉自己卖的不是罐头,而是保健品——这年头,也只有保健品敢这么卖,偏偏消费者还抢着买。

    三款新品,三种定位。

    已经火爆的水杯罐头,卖的是方便和实用。即将推出的七巧杯罐头,卖的是包装和面子。未来推出的千纸鹤罐头,卖的是浪漫和情怀。

    “你说行就行,你脑瓜子好使。”宋其志笑呵呵说。他以前只把弟弟当好学生,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变化,已让宋其志对弟弟无条件信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是宋其志联系的,连拍摄场地和演员都已经找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经理,这是我弟弟宋维扬,厂里的大事他说了算,”宋其志介绍道,“小弟,这位是飞来公司的经理王贺来。宝莲大曲的看过吧?就是王经理亲手策划的!”

    近年来,本省最成功的两个案例,都是白酒。

    一个是文君酒的“一曲凤求凰,千载文君酒”,那品位,那传播度,简直没得说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“宝莲大曲”的,内容如下:一个光混一边喝酒一边YY嫦娥,嫦娥还真就来了。并配词……酒香飘进月宫里,嫦娥闻到好欢喜。嫦娥姑娘下凡来,硬要和我喝一台。你一杯来我一杯,喝得脸上红霞飞……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跟王贺来握手,赞道:“王经理好本事,宝莲大曲的词我都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只是小聪明,”王贺来直接问,“宋厂长说让我找个大拍摄棚,还要请一些老演员,到底拍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宋维扬从书包里拿出一摞稿子:“王经理请看,这是我设计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健康讲座?”王贺来看完策划案的第一页,又随手翻了剩下20几页,迷糊道,“老弟,你们做的是罐头,还是保健品啊?而且,这也太长了吧,至少也要20分钟才能播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呵呵说:“放心,内容没有任何虚假和夸张,比那些卖保健品的更良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长怎么解决?”王贺来以为宋维扬是啥都不懂的愣头青,提醒道,“老弟,今年费大涨价。央视新闻联播后面的,30秒钟要收2万多,8点钟的也要2万左右。咱省台的也不便宜啊,8点钟黄金时间的30秒都快破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需要担心,”宋维扬解释道,“我把放在上午,下午和凌晨播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垃圾时间,效果不好。”王贺来提醒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嘻嘻道:“如果垃圾时间全是我的,那就不垃圾了。”

    王贺来又说:“过了晚上12点就闭台了,什么都不播,只能看雪花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钱,电视台不就播了吗?到手的钱谁不赚啊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王贺来沉默思考片刻,作为人的他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垃圾时间的非常便宜,甚至经常没人愿意投,只能搭着黄金时间段的一起卖。

    如果,省台以及省内所有市级电视台,垃圾时间段全是罐头厂的,而且一个就打一二十分钟。那种地毯式轰炸就太恐怖了,这等于某市的观众,只要不收看央视,怎么换台都能看到罐头——没有闭路电视的人家,只能收到三个台。

    “天才,老弟啊,你简直就是个天才!”王贺来由衷赞叹。

    天才个屁,这都是后来玩烂了的招数。

    丰胸、减肥、药酒……各种垃圾时间疯狂轰炸,一个就是十多分钟,让无数观众对此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但效果却非常突出,直到多年以后,人们在看《武林外传》的时候,都还能回忆起祝无双的惊艳亮相。婷美,好身材,大凶之罩。

    现在的厂家,都还看不起垃圾时间,费便宜得近乎白送。省台的垃圾时间,一分钟几百块都能买下来,各种搭配黄金时间出售。至于市台,可以直接包月,爱放多久放多久。

    这就是宋维扬不选择“脑白金式”洗脑宣传的原因之一,便宜。

    别看央视黄金时间费才30秒1.5万到2.5万元,但想要洗脑就得反复播出,一晚上至少要来个七八遍才行,中午还得来个三四遍。这样算下来,一天的费就得10万打底,一个月就要300万,罐头厂身板太弱伤不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因为时间太紧迫。

    中秋季就快到了,而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时间位都已经卖出去,再想投黄金时间段就必须排队,说不定排到中秋节之后才能播出。

    选择垃圾时间轰炸,完美解决了资金和时间的困难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