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36【计划作废】
    厂长办公室,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郭晓兰阴沉着脸离开,从理性角度而言,她知道儿子的选择是正确的。但在情感这方面,她非常厌恶跟仇人合作,也不想把同村走出的范正阳给卖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同样开心不起来,坐在椅子上,一根接一根抽烟。

    母亲不知道的事,宋维扬却清楚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年,范正阳的力量不断被侵蚀,一门心思应付黄运生,根本就不会再照顾宋家。后来越做越绝,大嫂做批发生意找范正阳帮忙,竟然连他的面都见不着,完全可以说是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宋维扬憎恨钟大华,厌恶黄运生,同样也讨厌范正阳。

    小孩子才分对错,大人只看利弊。

    现在最有利的法子,就是在范正阳和黄运生之间左右逢源,然后因势利导弄死钟大华那个混蛋!至于范、黄二人,关键时候,宋维扬不介意给他们上点眼药,但必须悄悄的干,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干。

    宋维扬为什么愁得抽烟思考呢?

    因为黄运生识破了郑学红,识破了宋维扬假合资的意图,这导致宋维扬的后续计划完全被打乱。

    冒充港商合资是不可能再做了,这等于将自己的把柄送到黄运生手里,今后都得老老实实当孙子。不翻脸,自然可以获得巨大利益,但这颗定时炸弹让宋维扬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小舅郭晓春连门都不敲,就背着旅行袋风尘仆仆进来,把东西扔桌上,潇洒抽烟道:“公司执照我弄来了,港城人办事就是快,几天就能注册一家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小舅了。”宋维扬把烟头摁灭。

    郭晓春也不知啥叫客气,端起桌上的茶水就喝,甩甩额前头发道:“我听人说,姓黄的刚来过?”

    “你喝的这杯茶,就是给黄市长泡的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郭晓春立即吐唾沫,啐道:“难怪喝着恶心,臭的!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提醒:“罐头厂有规章制度,禁止随地吐痰。”

    郭晓春把自己的唾沫踩干,问道:“姓黄的来找茬?”

    “刚好相反,他找我们合作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他真做得出来,把当爹的弄进牢房,再来找儿子合作,”郭晓春叼着烟,手指不停比划,“我跟你说啊,这姓黄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嗯,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清楚就好!”郭晓春拎起旅行袋,“我走了,一天一夜没睡觉,困死老子了。对了,保龄球馆的票你还能弄到不?半个多月不打球有点手痒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来取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那行,古德拜!”郭晓春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宋维扬有时候挺羡慕小舅的,一天到晚傻都不想,只知道吃喝玩乐,活得多自在啊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拨通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听筒里传来声音:“喂,你好,孟平县委大院干部楼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郑学红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……郑学红郑副局长电话!郑学红……”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,郑学红就气喘吁吁跑来:“喂,谁……呼,谁找我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老郑,我是马博士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终于等到你电话了,”郑学红高兴道,“可以带钱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可以过来了,但不要再装港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郑学红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被黄市长给识破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郑学红惊道:“不可能啊!那天晚上,我跟黄市长聊得很开心,他被我骗得晕头转向,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唉,人家演技好。”宋维扬叹气说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还笑他傻呢,原来自己才是傻瓜,”郑学红有点慌,“我再去容平市会不会出事啊?别被公安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过来就行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原本的计划,可并非假合资骗退税、骗贷款那么简单,他想的是未来假戏真做,披一身港资的皮确保安全,甚至将罐头厂在港城融资上市。这都需要人配合演戏,郑学红和陈桃就是执行者,否则怎么可能轻轻松松给他们那么多股份。

    现在嘛,计划全部作废,只因宋维扬不愿给黄运生当孙子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宋维扬离开办公室,跑去找到厂办主任和技术科科长,吩咐道:“杨主任,你马上联系建筑队,新建几间厂房,多弄些果料初加工车间,漂洗池和预煮锅至少要扩大三倍规模。李科长,你负责全程监督,别弄得不合格半道返工。”

    李科长说:“小宋厂长,你放心吧,保证不会出问题!”

    杨主任喜道:“厂长,我们这是要扩大生产了?”

    宋维扬点头道:“嗯,等七巧杯罐头推出,以我们厂的生产规模肯定跟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扩大生产是好事,但我们没地建厂房啊。”杨主任提醒说。

    “厂子东边那不是一大片荒地吗?把围墙拆了,新厂房建外边去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杨主任说:“那些地不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它谁的,建了再说,”宋维扬突然笑道,“谁要是来找麻烦,就让他们去找黄市长。”

    杨主任问:“黄市长批了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是黄市长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我马上去办!”杨主任兴冲冲离开。

    宋维扬喊道:“顺便把宣传科的陈科长叫来!”

    杨主任阔步而行,边走边喊:“陈伟峰,厂长找你!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陈科长飞奔而来,欠着身子问,“小宋厂长,请问有什么任务交给我们宣传科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带两个有悟性的,星期一跟我去一趟省城。”

    “搞宣传?”陈科长问。

    “嗯,拍,投,”宋维扬道,“一路上好好学,等厂子壮大了,我就把宣传科改组为宣传部。老李啊,这个宣传部非常重要,部长暂时还让你来当。但丑话说在前头,你要是做得不好,我可要撤你的职。”

    陈科长连忙拍胸膛:“厂长你放心,我保证认真学习,不会拖罐头厂的后腿!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去忙。”宋维扬挥手道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,罐头厂的问题是产品积压卖不出去。等到中秋播出来,恐怕就该为生产跟不上而头疼了,这破厂子严重影响了宋维扬的正常发挥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