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26【豪车】
    如果你家里欠了几百万外债,而你身上只有100万,那么你将会怎么做?

    宋维扬的选择是:先花几十万买车!

    很多时候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但更多时候,只要你是真正的英雄汉,那钱反而是小问题了。

    牌面不能倒。

    亏欠几百亿的大集团,只要牌面在,人心就稳,债主也不会来找麻烦。一旦牌面没了,人心顿失,债主们蜂拥而至,资金链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所以,要让果农、工人、银行、经销商和合作企业相信,宋维扬必须买一辆车给老郑开。而且是豪车,整个容平市都没见过的豪车,这才符合大老板的身份。

    到时候把车开出来一亮相,啥都不用说了,债主们自然就能安心。

    这年头,国内也没啥4S店,买豪车基本靠“进口”。

    深城那边的港口,随便跑去一问,就能打听到不少豪车“进口商”。但宋维扬他们不敢回去了,而且即便在深城买了车,没通行证也过不了边防。

    想买豪车,那就只有在花都找汽车商城或贸易公司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打听,宋维扬选了家名头响亮的贸易公司,至少不会担心被骗钱。

    三人重新打扮得光鲜亮丽,再来一次角色扮演:郑学红是老板,陈桃是秘书,宋维扬是司机。

    郑学红挺着大肚子,鼻孔朝天,打量着人家公司的装潢说:“来个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前台妹子不敢怠慢,立即微笑道:“请问先生要做什么生意?”

    宋维扬狐假虎威道:“我们老板要买进口车,越贵越好。”

    一听来了大客户,前台妹子连忙说:“请稍等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30多岁的男子笑呵呵出来迎接:“先生请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90年代初的公司都很神奇,只有一张办公桌的小公司就不提了,而那些大公司呢?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主营业务是什么。

    且拿王石头的万科来举例,此时已有55家附属公司和联营公司,遍布全国12个城市。地产、贸易、饮料、电子、建材、娱乐……只要能赚钱,他们什么都做,甚至还做供电服务。

    而青年创业偶像史育柱先生,已经跑偏了十万八千里。他本来开的是计算机高科技公司,结果一头扎进保健品市场,如今正在进军地产行业。

    公司远景规划?

    抱歉,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在聪明人眼中,90年代的中国遍地黄金。这边捡完了去那边捡,东一榔头西一棒子,最后自己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用王石头的原话来说:“那时特区内的公司,有95%都是多元化经营。”

    此刻宋维扬找的这家花都贸易公司,主要是做特种钢材进口。结果一听客户要买车,立即带人进去谈生意,都懒得隐藏他们也搞违法项目。

    “老板要什么车?”那个客户接待经理直接拍出一摞豪车照片,牛逼哄哄道,“虎头奔、皇冠、公爵、奥迪……什么都行,只要付了头款,三天之内到货,还可以免费给你上花都牌照。照片上没有的车,你说个牌子和型号,三个月内保证给你从国外运来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翻着豪车照片,立即选中目标:“虎头奔好,名字霸气,长得也霸气。”

    客户接待经理笑道:“老板好眼力。这种虎头奔是S级奔驰,国内少见,开出去保证威风凛凛。”

    “价钱怎么样?”郑学红问。

    “价钱也霸气,”客户接待经理说,“110万,一应手续俱全。如果不要手续和牌照,105万可以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被那价格吓得不轻,故作轻松地问宋维扬:“小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外形太莽了,不好看。”宋维扬摇头说,其实是嫌贵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选一款。”郑学红窝进沙发喝茶。

    宋维扬选了一款白色公爵:“这车好。低调、内敛,又漂亮有气质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点头道:“可以,你办事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客户接待经理立即说:“这种车80万,手续健全。”

    “太贵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客户经理笑道:“这是世界名车,从国外运来,关税和运费都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屁的关税,如今国内99%的豪车,都特么是走私来的。

    彩电也是如此,根据1994年数据,国内市场的洋彩电年售量为500万台,而通过正常贸易渠道进口的洋彩电只有55万台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郑总,80万实在太贵了。我在特区那边有关系,起码能把价钱降下来30万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特区看看。”郑学红立即起身。

    客户接待经理连忙拦住:“老板,50万想买公爵,绝对不可能。您要是真心想买,一口价,70万!”

    郑学红笑道:“我先去特区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客户接待经理说:“60万!你同意就买,不同意我也不拦你。说实在话吧,我们进价就50万,公司要赚钱,我也要拿提成,还得花钱疏通关系,60万已经是全省最低价!”

    宋维扬虽然不信这种鬼话,但也知道已经到极限了,他点头说:“郑总,差不多就是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三天后我来提车,办手续的时候,记住把车弄在小宋名下,”郑学红笑嘻嘻望着对方,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客户接待经理自动脑补,以为郑学红是某个国企的老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再常见不过,用公家的钱买车,手续上写司机名字,出了事就让司机顶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的日产公爵,挂着粤省号牌,往西边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车牌是“86式”,家用型一律为绿底,不用ABCD作为属地区分,而是用阿拉伯数字“01”、“02”、“03”等。

    宋维扬特地又花了5万块钱,把车牌弄成“粤01.66666”。

    开出去绝对拉风!

    事实上,这年头买车不挂车牌都可以,不考驾照也可以,越是豪车,越没人敢查。有人甚至开车十多年,没有驾照,没有车牌,没有购车手续,屁事儿也没有。

    郑学红坐在后座,左蹭蹭,又摸摸,傻乐道:“这车好,真皮的,还有空调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那样,以后换更好的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真不是宋维扬装逼,这辆60万的公爵,放20年后也就入门B级车的配置。不过有一点比较难得,这破车的空调扇叶居然可以自行摆动,吹出来的风也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陈桃摸着驾驶台的内饰,羡慕道:“等我有了钱,自己也买一辆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跟着宋老弟混,车子早晚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路说说笑笑,没过多久,就遇上收过路费的。

    真·过路费!

    几块大石头拦在国道中间,七八个村民蹲一旁,见到有车经过立即围上来。他们要得也不多,视车辆情况而定,宋维扬的豪车也只给了100块。

    从粤省开回西康,宋维扬光过路费就交了2000多,够来回坐好几趟火车了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