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25【散伙,合伙】
    花都,某宾馆。

    陈桃已经恢复了女工打扮,两条大辫子搭肩上,清纯可爱,跟在深城时的那个女骗子完全不沾边。

    郑学红也穿回了松垮的土西服,他举着啤酒瓶说:“来来来,先干一瓶!”

    “随意就行,我酒量不太好。”宋维扬是个极度理性的人,即便是谈生意,他都很少有喝醉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马大哥随意,我干了!”陈桃举起酒瓶,仰脖子咕噜噜把一瓶啤酒直接喝完。

    “桃子豪爽!”郑学红竖起大拇指,也跟着干完一瓶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了笑,只喝一口,然后伸筷子夹凉菜吃。

    这仨骗子做贼心虚,不敢在外边喝酒,既是怕遇到抢劫的,也是怕遇到熟人——毕竟《羊城晚报》的高记者也在花都。

    他们抬了一整箱啤酒回宾馆,又买了不少炒菜和凉菜。分别在即,都有些怅然,喝酒的速度亦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郑学红一看就是个酒缸子,几瓶啤酒下肚,就跟喝开水似的,感慨道:“老弟啊,去深城之前,我是什么都不知道,跟个傻子一样。要不是遇到你,可能我现在正睡特区大街上,然后被联防队抓去当苦力修路。真的,我老郑这辈子佩服的人没几个,你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举着酒瓶说:“老哥客气,没有你跟桃子帮忙,我也是不好赚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还有桃子,小姑娘有灵性,是个做大事的。”郑学红说。

    陈桃的酒量并不好,已经摇头晃脑晕乎乎了,白皙的脸蛋上泛起酡红,醉眼迷蒙道:“我……我不行,我就跟着两位大哥演戏。遇到马大哥的时候,我没身份证,没暂住证,身上的钱只够买几个馒头。当时我就想给人做保姆,一个月赚1000块钱就知足了。呵呵,呵呵呵呵呵……没想到,我现在成了小富婆。马大哥,来,我敬你一瓶!”

    这姑娘貌似要发酒疯。

    “不能喝就少喝点,”宋维扬句瓶轻碰,问道,“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郑学红摇头说:“不知道,可能是回去继续当副局长吧,我职务还挂着呢。出门之前,老子雄心万丈,到了特区完全不是那回事儿。社会上的水太深,还是机关单位更容易混。反正已经有几十万了,存银行吃利息都足够。”

    郑局长还是眼界太浅,小富即安。

    陈桃歪坐在椅子上,偏偏欲倒,一脸傻笑:“刚考上中专那会儿,我就想当一辈子工人。等到下岗了,我只想打工赚钱养家。现在真有钱了,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。呵呵,有钱真好,想买什么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也感觉很奇妙,如果不是他重生回来,眼前这两位的人生轨迹,肯定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郑学红可能因为没有通行证,在花都火车站时就打道回府,继续当他的副局长。也可能冒险钻铁丝网过去,在一脸懵逼当中,或是头破血流,黯淡收场,或是进化变强,成为草莽英雄。

    至于陈桃,大概她真的会去给人做保姆。碰到好人就算了,若是碰到坏人,欺负她一个没身份证的弱女子,简直随便拿捏。不知这姑娘在另一个时空吃了多少苦,最终洗去纯真,给台商做小三,蜕变成不择手段的蛇蝎女强人。

    宋维扬依稀还记得,他上辈子跟陈桃仅有的一次交流。

    那是在某个商业论坛的大型酒会上,西康省女首富陈梦希女士光彩夺目,穿着身黑色晚礼裙艳压全场。而咱们的容平市知名企业家宋维扬先生,只能远远看着,因为她的身边站满了政商界大佬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他们只有两句对话:

    “陈女士你好,我是顶峰置业的宋维扬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宋老板,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合作。抱歉,我先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合作是不可能合作的,因为陈梦希女士很快就进监狱了,宋维扬再牛逼也不能进女监谈生意啊。

    往日种种,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真的已经隔世。

    又是半瓶啤酒下去,陈桃脸红得能滴出水来,笑呵呵问:“马大哥,要不我继续跟你混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还没答应,郑学红突然猛拍自己大腿道:“我早就想说这句话了,跟着马老弟干个把月,就感觉自己白活了几十年。刺激!我没读过几天书,啥都不懂,要是马老弟不嫌弃,哥哥我以后就跟你混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可不打算继续搞诈骗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太屈才了?”郑学红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宋维扬笑骂。

    郑学红突然半眯着眼睛,贼兮兮看向宋维扬,吃着凉菜说:“老弟,马强东不是你的真名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宋维扬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陈桃醉眼傻笑道:“谁还看不出来啊?你……你那么聪明,怎么可能用真名行骗。呵呵呵,你真坏,在火车上就没说过真话,当时我还傻乎乎相信呢。”

    得,都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所名牌的大学生?”郑学红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儿,我还在读高中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继续骗吧,”郑学红乐道,“高中生能把大学教授给糊弄住?学问做不了假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道:“你们真愿意跟我混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,跟……跟你混有钱赚。赚大钱!”陈桃说着突然起身,由于太过激动,差点没站稳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嗝!”郑学红喝着啤酒,摸肚子打酒嗝说,“老弟,虽然我这人没本事,但我知道,跟着有本事的人就对了。《三国演义》我看过,张飞要不是跟刘备混,他一辈子也就杀猪的。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嗯,老哥大智若愚。”宋维扬点头道。

    郑学红挠头道:“这话听着,怎么像在说我傻?”

    “不傻,不傻,你细着呢。”宋维扬贼笑。

    郑学红顿时生气了:“胡说八道,老子粗得很!”

    听到这种粗鄙不堪的黄腔,陈桃居然说:“郑大哥不粗啊,你办事可细呢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郑学红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通瞎扯淡,宋维扬终于亮明身份:“我姓宋,叫宋维扬,今年十七岁,马上要读高中三年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高中生?”郑学红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陈桃则惊叫道:“你……你,你比我还小?我一直叫你大哥!”

    郑学红盯着宋维扬看了半天,忍不住问道:“你这一身本事从哪儿学来的?骗人就不说了,有人天生就会,但你跟教授也聊得头头是道啊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父亲是宋述民。”

    陈桃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郑学红刚好相反,他惊得站起来说:“容平市的大老板宋述民?被判刑那个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宋维扬又是满嘴瞎话,“我从小耳濡目染,跟着父亲学习企业管理手段,还看了很多父亲从国外买回来的专业书籍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,虎父无犬子啊。”郑学红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“他爸很厉害?”陈桃问。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,”郑学红说,“他家产的酒,两年前就卖到我们县了,去年还在省里评了个十大乡镇企业家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之所以出来骗钱,是因为我家的酒厂被充公了,家里的罐头厂还欠着几百万外债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同情道:“也是怪难为你的,小小年纪就出来搏命。我儿子长大了,要是能有你百分之一的能耐,我睡着了都能笑醒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着怪别扭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那么个道理。”郑学红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收起笑容,突然道:“所以,你们如果愿意跟我混,那咱们就继续骗。”

    陈桃迷糊道:“不……不是说以后不骗了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说:“我的钱不能见光,得找个合适的说法。所以我有个计划:我家的罐头获得了国际金奖,吸引到郑老哥你这位大老板投资,而桃子姐还是你的秘书。这样一来,钱的来路正大光明,而且还能用国际大奖来打,并且稳住那些债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做什么?”郑学红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以后,咱们正正经经做生意。你和桃子姐可以入股罐头厂,股份肯定不会太多,但对外宣称你才是大股东。而你,确确实实要做老板,负责跟政府和经销商打交道。桃子姐暂时做老板秘书,慢慢学着做生意。你们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郑学红和陈桃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(前两章有些虎头蛇尾,跟计划中相差甚远。主要是老王越写越害怕,这玩意儿不能写太细,毕竟属于违法行为。再次申明,之前的那些骗局,早就过时了,同学们千万不要模仿,会被人拆穿打出屎的。)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