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18【神展开的神展开】
    过道尽头的通风口处,有几个男青年正在聊天抽烟,而他们的眼睛却不时往某写字间门口偷瞄。

    自从陈桃担任“接待员”之后,这一层的很多烟民都变得文明起来。

    以往,他们总是一边办公一边抽烟,全然不顾旁人的感受。而今,他们选择离开办公间,穿过长长的走廊,通风口似乎成了公认的吸烟室。

    “这靓女哪家公司的?”

    “你刚来的吧,人家是私发会的陈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私人债券发募会?”

    “是私营企业发展促进协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成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丝袜质量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好,我都想给老婆买一双。”

    “她那条裙子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短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短了凉快,天气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波浪卷,女人直发更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卷发洋气,港片里的女星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烟抽完了,我要回公司了,回聊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走得很慢,目不斜视,经过陈桃身边时,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心道:“真香!”

    90年代的风气虽然狂野,但同样保持着某些传统和矜持。

    都已经半个多月了,居然没人主动上前搭讪,最多也就路过的时候点头问好——大陆的员工脸皮薄,想先混熟了慢慢接触。而少量港台员工又有贼心没贼胆,怕被内地公安当流氓抓起来。

    陈桃整天面对着无数异样目光,刚开始还有些局促,慢慢的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历练,她变得更有自信,言谈举止也更加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生活,陈桃非常满意,轻松、自由、刺激,还有钱赚,比以前千篇一律的日子好上百倍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,就是每天穿高跟鞋站太久,脚疼,腿酸。

    “陈秘书,那个……早啊。”终于有男人鼓足勇气来搭讪了。

    陈桃微笑道:“早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口舌发干,笑容僵硬道:“我看你每天站着挺累的,要不,我给你搬一张椅子过来?”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陈桃继续微笑。

    “嗯,那个……”男人突然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,猛地蹦出来一句,“你周末有没有空?我请你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陈桃依旧微笑说:“抱歉,我周末要回港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港城”二字,男人瞬间陷入自卑,他发现自己就像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就不打扰了,再见。”男人败退逃走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陈桃还是在微笑。

    又在过道上站了十多分钟,陈桃突然看到熟人,没办法,她对第一位领奖者袁卫东厂长印象非常深刻。

    袁卫东阔步走来,老远就开始打招呼:“陈秘书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袁厂长好,”陈桃看着跟在对方身后的几人,忐忑打听,“这些朋友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介绍一下,”袁卫东侧身说,“这位是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的张洪波教授,这是《羊城晚报》的记者高瑜小姐,这是我们市宣传部林大庆干事,这是我们县宣传部祝为民科长。张教授,高记者,林干事,祝科长,这位是私发会的陈梦希陈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陈秘书好!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,快请进!”

    陈桃顿时就慌了,完全不知道啥情况,左手放在背后疯狂朝办公间里示警。

    前两天,中国私营企业发展促进协会的深城办事处,规模已经从半张桌子扩大到一张。

    嗯,没有再跟人拼桌了。

    郑学红看着进来的一大群人,脸色微变,小声说:“老弟,姓袁的不会是发现上当,带人跑来找我们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淡定,随机应变。”宋维扬安抚道。

    袁卫东疾步走到郑学红跟前,热情握手道:“刘主任,你好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郑学红见对方不是来找麻烦的,瞬间就恢复正常,气场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袁卫东又跟宋维扬握手说:“马博士,你好你好,多谢指点!”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他后边说:“袁厂长,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袁卫东高兴道:“刘主任,马博士,我们厂获得国际大奖的消息,一经报道就引起强烈反响,市领导H县领导都高度重视,于是就派了宣传部的两位同志来感谢贵协会。这是我们市宣传部的林大庆干事,这是我们县宣传部的祝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林干事好,祝科长好,两位同志大老远过来一趟,真是辛苦了。”宋维扬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百年屈辱,将一种不自信根植于国人的血液里。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意识到自己设计的骗局有漏洞,他眼中的野鸡奖项,却是别人心中的极高荣誉。特别是那些经济不发达的县市,一个国际奖杯足以惊动当地领导,市长亲自带队过来拜谢取经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若同时有两位市长撞在一起,还各自带来了取经团队,天啦……

    袁卫东又说:“这是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的张洪波教授,张教授对马博士的管理系统非常感兴趣,所以今天也一起过来当面交流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和郑学红对视一眼,有些哭笑不得,纷纷上前跟张洪波握手。

    “马博士真年轻啊。”张洪波感慨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脸嫩,我已经25岁。”

    张洪波说:“25岁的博士也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袁卫东又说:“刘主任,马博士,我们市领导对此事非常重视,专门托关系请到了《羊城晚报》的记者。这位就是高瑜高记者。”

    尼玛,《羊城晚报》……

    这是如今粤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,一旦获奖新闻报道出来,必然被其他媒体转载,说不定半个中国都能知道消息。

    到时候还怎么继续行骗?

    搞得有点大啊,宋维扬只感觉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高记者,你好。”郑学红都已经腿软了,打主意今晚就开溜潜逃。

    “刘主任,马博士,”高瑜拿出速记本,“我对中国私营企业发展促进协会非常感兴趣,还特地打电话问了招商局的朋友,但他说招商局并没有设立这样的协会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剧本已经完全跑偏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高小姐,私发会是属于实验性质的协会,刚刚创建,经费和人手都有限,一切都还在摸索当中。你那个朋友,估计在招商局职位不高吧,他可能还没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高瑜居然就此放下疑心,因为这年头的资讯确实不发达,而招商局十多年来也以出格和先锋闻名。

    袁卫东笑道:“刘主任和马博士不容易啊,从无到有,艰苦创业,这是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谦虚道:“不敢当,也是为人民服务。”

    高瑜带着一种社会责任感说:“我看过了贵协会的章程宗旨,非常钦佩你们全心全意帮扶中国私营经济发展的崇高理想。所以,我希望能够对贵协会进行一次专访,通过《羊城晚报》的影响力扩大贵协会的知名度,以求能够帮助更多的中国私营企业科学健康发展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硬着头皮说:“那就太感谢高小姐了,你可是帮了我们私发会的大忙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也说:“快请坐,快请坐。陈秘书,还愣着干什么?快去搬几张椅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桃飞快跑开,脚下一崴,慌得差点当场摔倒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