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9【捞偏门】
    理想是光明的,现实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来到深城以后,宋维扬和郑学红的第一印象是——特区的物价太特么贵了!

    他们都不敢在城里租房子,因为住不起。

    这才1993年,深城的最高房价已经破万,完全不讲道理。而房租也跟着疯长,他们只能跑去郊区找民房住。

    一切都源于去年伟人南巡,来自全国的掘金者疯狂涌入深城。于是这里的物价就乱套了,一年之内上涨10%,房价更是坐火箭般往上飙,得等到两三年后才开始冷却下跌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宋维扬和郑学红都在街头闲逛,用他们的话来说,这是在寻找商机。

    深交所,自然是必须考察的地方。

    郑学红犹如土包子进城,看啥都稀奇,踌躇满志道:“这就是股市啊,听说只要买股票就能赚钱,有人买不到股票都放火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去年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望着电子屏上的一片绿,郑学红无师自通道:“红灯停,绿灯行,这行情很好啊,你说咱该买那只股票?”

    “走吧,没什么可看的,牛市已经过去,咱们遇到大熊市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郑学红欣喜道:“熊好啊,吃肉的,牛只能吃草。”

    槽点太多,宋维扬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吐,简单解释道:“熊市就是买什么都跌,看到那些绿色了吗?全是赔钱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郑学红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举重运动员出身的官僚,郑学红只有小学文凭。他当年的腰伤非常严重,近乎瘫痪,休养好几年才能下地走动。这么一耽搁,郑学红只能回老家做体育老师,靠着曾经的队友帮忙,才进县体育局一步步当上副局长。

    眼界窄,没文化,所有对特区的认知,皆源于新闻报道和自身幻想,就连进深城需要边防通行证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从各种角度来说,咱们的郑局长确实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傻子在深城数不胜数,有些人迅速适应并得到进化,有些人遍体鳞伤而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!

    郑学红属于前者,他迅速面对现实,调整自己的心态,也不提什么五年计划,只想从一些可以赚钱的小生意做起。

    来到深城的第五天,郊区民房内。

    郑学红突然冲进合租的小屋,对宋维扬说:“老弟,我们去搞批发倒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倒卖什么?”宋维扬没有抬头,趴桌上飞快写着英文稿件。

    郑学红解释说:“是这样的,我们先去买自行车,然后到中英街那边批发港货,再开车钻铁丝网过边防。我打听了一下,只要把货运到花都,转手就有两三成的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宋维扬放下手中的圆珠笔,盯着郑学红看了一阵,表情古怪道,“老哥,你局长啊,你党员啊,怎么想着去搞走私?咱火车上多英勇,多伟光正,可不能做犯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嘿嘿笑道:“小打小闹而已,哪算得上走私。再说了,就算我们不做,也有别人做这门生意,谁赚不是赚呢?咱也是为内地经济做贡献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”宋维扬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也太小了。”郑学红嘲讽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搞走私风险太大,而且有可能抢别人生意,到时候人家悄悄一举报,那还不得当场人赃并获啊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皱眉道:“也对,这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咧嘴笑着说:“走私太没技术含量,不如我们搞诈骗吧,安全又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郑学红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启动资金有限,一路花销下来,现在只剩3600多了,想要合法赚快钱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宋维扬都在考察项目,同时也在考察郑学红。他本人年龄太小,嘴上无毛,很难取得受骗者信任,而一身腐败形象的郑局长,则属于诈骗同伙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唯一的疑虑,就是怕郑学红为人太正气,不肯做违法乱纪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郑学红主动提出要搞走私,那玩诈骗什么的自然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骗人不好吧,还是走私稳妥些,至少心里没负担。”郑学红为难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说:“放心,虽然是诈骗,但咱不害人。对方就算明知被骗,那也心甘情愿,高高兴兴把钱送到咱手里。这叫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生气道:“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儿逗乐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计划是这样的……”宋维扬凑到郑学红耳边一阵嘀咕。

    郑学红听着听着就迷糊了,狐疑道:“这样也行?那些人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傻子才不上钩呢,谁稀罕骗啊,要骗就骗聪明人。嗯,也不能说骗,太难听了,我是在帮助他们快乐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不靠谱。”郑学红摇头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放心吧,反正诈骗成本不高,就算没赚到钱,咱也没太大损失啊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考虑半晌,终于松口:“那就……试试?”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拍出几张稿件,笑道:“我把材料都写好了,正在翻译成英文。到时候把中英双语版拿出来,一看就国际化,保证把那些人唬得晕头转向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瞥了一眼桌上还未完工的英文稿,佩服道:“老弟你厉害,居然还懂英语,像个办大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几天,我们分头行动,”宋维扬说,“你去街上买饮料,注意看清地址,专挑那些粤省及其周边地区的厂家。不要大牌子,只挑那些二三线品牌。我去找人做假材料,再租个办公间,到时候就可以放手大干了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郑学红也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你的演技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郑学红说:“我没演过戏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那得练练,今晚开始学。不,从现在开始,我就叫你郑主任,你是中国私营企业发展促进协会华南分会深城办事处的主任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郑主任,”郑学红说着突然摇头,脸上肥肉乱抖,“不对,当骗子可不能用真名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想了想说:“不如,你就叫刘化腾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不错,”郑学红非常满意,建议道,“老弟,你也该起个假名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表情严肃道:“大丈夫行不改姓,坐不改名,我马强东就算是当骗子,也要用真名骗个痛快!”

    郑学红竖起大拇指:“牛逼!”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