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73【世纪初的中国行情】
    聚会之后,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王波这家伙走得最快,当天晚上就坐飞机跑了,因为他只请了一天假,第二天早上还要去单位上班。

    李耀林则完全不着急,这家伙是油田企业法规部下辖科室副主任。企业法规部主要做两个工作,一是法律相关事务,二是规章制度研究。李耀林这次来京城,根本没有请假,而是正儿八经的出差。他坐飞机来京城都属于公费报销:先跟喜丰董事长接触,达成考察交流意向,回去再带团前往喜丰考察企业管理制度。

    李耀林直接住进彭胜利租的房子里,跟聂军厮混了三天,相约着到处游山玩水,故宫、天坛、八达岭都跑了一圈。

    周正宇则比较苦逼,被老妈抓回去相亲。即便他完全看不上对方,也只能硬着头皮约会,就这样郁闷了好几天,才发现那妹子跟他想法相同。两人一拍即合,伙同蒙骗双方父母,借口去港城旅游恋爱,其实各自飞到不同的南方城市。等这小子旅游回来,就该去海关上班了,海龟硕士的身份够他直接当干部。

    随后,李耀林返回鲁省,聂军也准备奔赴武当山。

    聂军还买了一整套考研复习资料,又找宋维扬借了3000块钱,打算在武当山一边学艺一边备考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聂军特意去北大逛了半天,印象最深刻的,除了北大图书馆的海量藏书,还有北大南门外的网吧一条街。那里有一整排房子,全都叫“飞宇网吧”,是个晋商开办的。现在飞宇网吧已经有1000多台电脑,每天近万人在此上网。等到明年,飞宇网吧的电脑数量将达到1800台,每天上网人次超过1.6万人,不知祸害了多少北大学子。

    开飞宇网吧的那位晋商,也因此成为中关村的风云人物。这家伙不是煤老板,而是开加油站的,属于那种万中无一的商界幸运儿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此人的财力,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开网吧连锁。但今年中石油和中石化双双上市,在股市里融到天量资金,多家海外财团和石油公司趁机够得“两桶油”股份,并凭此关系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两桶油”跟跨国公司合作,一口气在粤省、浙省、苏省和闽省建了3400座加油站,随即又在北方各省跑马圈地,并对民营加油站进行高价兼并收购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竞争日益激烈,收购加油站的价格也越来越高,一年之内翻了四倍,那位晋商趁机卖掉多家加油站,然后在北大南门疯狂开网吧。

    这晋商的运气太特么好了,既赶上加油站的卖价高峰,又赶上开网吧的黄金时期,轻而易举的完成华丽转型。

    “两桶油”的改革上市,属于2000年左右,诸多国企的一个缩影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在为加入WTO做准备,连续20年的国企普遍性亏损,在今年突然实现了惊天逆转。国企数量虽然大大减少,但全年实现利润2000多亿元,同比增长140%,创下90年代以来的最高纪录。

    诸多国企越来越商业化、市场化,其中药品行业就是个典型。

    神州电脑一年1亿的预算,根本不能跟药企相提并论。哈药集团在今年的前五个月,就直接砸出5.7亿元费,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客户。而在1999年以前,哈药集团的总资产不过1亿元,每年的研发费用不超过250万元。

    这种搞法,跟几年前卖保健品非常类似。哈药集团在1999年,想尽所有办法弄钱,全部拿去打,甚至是到处贷款打,今年把赚来的钱又拿去打。不到一年半的时间,费就砸出去13亿元,它欠央视的费都超过自身总资产了。

    其他国有企业纷纷效仿,卖药的、卖电器的……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全国媒体的价格节节看涨。

    科研创新不搞了,产品质量不顾了,就是疯狂打。有些企业的效果良好,订单远远超过自身产量,也来不及扩大产能了,干脆就把生产外包出去,趁着大好时机贴牌圈钱。

    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,就是中央在大力推动国企重组,而且进行倾斜性的税收优惠。国企的自由性增强了,需要上交的利税降低了,于是就能利用关系贷款搞钱,打之后,还能跟民营企业打价格战。

    这谁顶得住啊?

    人家比你更好贷款,应缴税额还比你更低,无数民营企业被弄得欲仙欲死。幸好,国企还有许多隐形负担,还得上交红利,否则民营企业根本干不过。

    这种市场乱象也让中央警觉起来,就在两个月前,工商总局突然出台政策,宣布国企的费用,不得超过税前销售收入的2%。这才把国企乱打的歪风邪气压下来,而哈药集团则成为最大赢家,因为它已经打出品牌知名度,而其他药企却不能再这样跟它竞争。

    各地国企一片反对声音,工商总局也顶不住压力,只能在半年之后出台补充条款,把制药、食品、日化和家电行业的投放比例,提升到税前销售收入的8%以内。

    这两年,如此禁令非常之多。

    比如航空行业,90年代的中国,是全世界拥有航空公司数量最多的国家。航空公司为了争抢客源,不要命的打折让利,导致实际机票价格连年暴跌,进而造成全行业亏损。就拿从盛海飞京城来说,机票2.5折起,比坐火车软卧还便宜。

    民航总局直接下达“禁折令”,全国哗然,却让各大航空公司扭亏为盈。

    春秋航空是咋起来的?就是别人不能打折,它却跟旅行社合作,把导游费、住宿费和机票钱算在一起,票价一度比火车硬卧还低,迅速抢占了低端消费市场。

    八月底,聂军已经离开京城,张朝扬从美国赶回来,请宋维扬去搜狐召开股东大会(国际电话会议)。

    美国互联网泡沫已经被戳破四个月,搜狐股价只逆市增长了5个星期,便一路走跌,直线下降,此时已经快要跌破发行价了。

    全炸了,全球互联网行业都进入寒冬,美国那边每天都有网络公司倒闭。

    中国这边也被坑得很惨,由于之前互联网大热,今年春天中关村新增150家企业,其中三分之一都属于网络公司,比之前全国的网络公司数量加起来还多。这本来预示着中国互联网行业进入飞跃式发展时期,结果发展势头戛然而止,一死一大片!

    但是,2000年的中国网民数量,比1998年增长了十倍,寒冷的冰层下面蕴藏着生机。

    (明天再更,这几天的事情太多了。)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