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34【C位合影】
    任何有好几百人参加的大会,都不可能真正讨论实质性问题。

    那些发言者们,说的肯定全是废话,而废话内容分为两种。一种是在通篇的废话当中,向外界透露某种信息,并吸引那些潜在合作者来主动接触;另一种就是正确的废话,向外界展现自己的优点,获得关注度和良好信誉。

    就拿财富年会来说,参加者都是大佬,千万别想着给他们讲课。普通课程人家不乐意听,尖端课程属于商业机密,没有人愿意无私奉献出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的就是那种“正确的废话”,从内容而言,已经算非常优秀的演讲。他在夸耀自己公司的同时,姿态还放得很低,不会得罪任何现场的企业家,并且能够获得国内外企业家的关注,更能获得中方领导的赞许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,完全达到了既定的演讲目标。

    这一个小组研讨会结束,休息半个钟头便是午餐会。国内外记者趁机跑来采访,同时还让企业家们分组合影,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。

    宋维扬虽然足够引人注意,但相比世界500强,他还是一个小弟弟。

    一个搞事的美联社记者,居然把通用汽车、奔驰公司、福特汽车、沃尔玛、三井物业的CEO拉来合影。这是去年世界500强的前五名,所以你们别嘲笑通用汽车了,人家是1998年全球最牛逼的企业。

    同时也显而易见,如今做汽车有多么赚钱,世界前五就有3家汽车公司。

    还有更搞事的记者……

    只见一个港城记者对可口可乐CEO伊维斯特说:“总裁先生,我能为你拍一张合影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伊维斯特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边请。”港城记者说着往旁边的人群里钻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的笑容很快凝固,因为那里站这个讨厌的家伙——百事可乐CEO罗杰·恩里克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属于可口可乐前总裁的铁杆心腹,而那位前总裁又跟恩里克属于死对头,是那种出了名的死对头,从来不肯在任何场合一起露面。

    港城记者笑着招手:“宋生,过来拍一张合影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瞅了瞅伊维斯特,又瞅了瞅恩里克,笑嘻嘻说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其他欧美企业家们见此情形,俱都露出促狭的微笑,各路记者更是纷纷跑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和恩里克不太好扭头就走,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他们虽然站到一起,却足足留出将近两米的距离,宋维扬直接钻到二人中间,自来熟的搭着他们的肩膀,乐道:“两位,站近一点吧,方便记者朋友拍照。”

    恩里克之前一直在当执行副总裁,三年前终于升任全球副总裁,这家伙的能力可比伊维斯特牛逼得多。

    以前肯德基和必胜客都属于百事公司,恩里克掌权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旗下快餐业务给砍了,同时又进行一系列改革。百事可乐这两年在中国发展迅猛,就是源自于恩里克的改革措施,只不过最近忙于开拓印度业务,中国这边有点顾不上,让可口可乐成功反击了一波。

    印度市场比中国市场还难搞,把美国可乐赶走整整18年,直至80年代末才重返印度。但是,印度保守派打着“保卫民族工业”的旗帜,喊着“把可乐赶出去”的口号,一天到晚挑事。而印度改革派又借机提出要求,想要得到更多的合资公司股份,甚至想窃取可乐配方自己搞独门生意。

    为了安抚印度市场,百事公司甚至任命一个印度裔女人为资深副总裁,并且只听命于全球总裁恩里克。再过几年,这个印度女人甚至直接荣升百事总裁,成为所谓“印度的骄傲”。

    但印度老爷们可不管这些,日复一日不断挑事儿,后来还搞出“毒可乐风波”——地下水受到污染,可乐农药残留超标。印度某些家伙为了把事情搞大,居然直接用可乐来杀虫,当时轰动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恩里克能够一上任就斩掉肯德基和必胜客,自然是极有魄力的人。此时也不忸怩,微笑着向宋维扬靠拢,从容不迫的面对记者镜头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却还在摆架子,根本不甩旁边两人,自顾自的站着等拍照。

    “别害羞嘛。”宋维扬把伊维斯特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很不高兴,但还是靠过来一步,结果宋维扬直接揽到他肩上。

    恩里克自然也跑不掉,被宋维扬揽住肩头的同时,也顺势扶住宋维扬的后腰,做出一副非常亲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伊维斯特则双手交叉于自己的小腹,脸上面无表情,眼睛直视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记者们拍照的瞬间,宋维扬搭在二人肩头的双手,突然恶作剧的比出“V”字,把全场的围观群众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午餐会结束,又召开第四次全体大会,主要内容为:研究中国与世界金融系统接轨,分析全球金融走势,并着重研讨中国的发展。

    这次发言的企业家,主要是金融领域从业者,中外各大银行的大佬们轮番演讲,宋维扬只有在下面旁听的份儿。

    接下来又是第五个小组研讨会,主题是“网络发展中的世界”,主讲者为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,中方发言者为人民网的领导,搜狐、新浪等企业的创始人只能旁听。

    随后的第五次全体大会,算是压轴场了,去年的世界500强第一名、通用汽车CEO上台演讲,还把美国前财政部长拉来做特邀演讲嘉宾。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次闭幕式晚宴,中方颇有分量的领导再临,宣告着财富年会的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但好多跨国企业CEO都没离开中国,受邀到各地考察项目,或者视察自家的中国分公司。而世界500强第十六名、花旗银行的总裁,特地抽空请宋维扬吃饭,双方就金牛资本的友好合作展开交流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花旗银行近十年来,在亚洲最成功的投资便是入股金牛资本,宋维扬更是被花旗银行视为亚洲第一贵宾。

    连续好几天,宋维扬都在跟各种跨国公司CEO接触,而且是对方主动邀请,这让许多国企老总、私营大老板们羡慕不已。别的不提,就宋维扬跟百事和可口可乐CEO的合影,拿出去便足够在中国政商圈装逼了——宋维扬站的是绝对C位。

    财富年会结束的第三天上午,宋维扬主动邀请毛赫尔喝咖啡。

    赫尔穆特·毛赫尔,雀巢公司CEO,全球公认的企业管理天才。

    “毛赫尔先生,你觉得这家咖啡厅如何?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棒,”毛赫尔喝了一口咖啡,随即说,“就是咖啡的味道有点问题,咖啡豆品质不佳,研磨和烹煮手艺也需要再改进。”

    “毛赫尔先生是行家。”宋维扬赞道。

    毛赫尔问:“这是你的咖啡厅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点头道:“是的,这是全中国规模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,我们一共有三家门店。”

    毛赫尔颇为风趣地说:“作为雀巢咖啡的总裁,这句话让我感到很悲伤。”

    只有三家店的时光咖啡厅,居然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,可见中国咖啡市场有多糟糕。雀巢早在九年前,就已经在中国建厂了,但产品大多用于出口,在中国的年销量还不足3000吨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中国咖啡馆有不少,但形成连锁的却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最大的就是时光咖啡厅,三家店,位于盛海。

    排第二的是雕刻时光咖啡厅,两家店,位于京城。

    星巴克今年也进入中国大陆了,但只在京城有一家店。甚至澳岛和港城都找不到星巴克,倒是弯弯那边还有一家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咖啡在中国的市场潜力很大,我希望跟雀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喔,请讲。”毛赫尔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雀巢投资300万美元,拥有时光咖啡厅的40%股份。雀巢不参与管理运营,但要提供原料和技术,同时帮助时光咖啡厅培养专业人才。”

    毛赫尔笑道:“这个合作方案似乎并不公平,投资300万美元,足够在中国开10家这样的咖啡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不是关键,雀巢不缺那300万美元,我也不缺那300万美元,”宋维扬说,“我有本土优势,雀巢需要合作伙伴,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打造中国版的星巴克呢?”

    毛赫尔说:“星巴克好像已经进入中国了,雀巢完全可以跟星巴克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星巴克不懂中国,至少现在还不懂,”宋维扬说道,“300万美元,对你和我来说,都只是个小数目,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?”

    毛赫尔笑了笑:“好吧,这相当于一次实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把林婉姿叫过来:“大姐,雀巢咖啡同意注资300万美元,获得时光咖啡厅40%的股权。你先把手里的工作放下,带几个人去雀巢总部考察学习,顺便再去国外的星巴克考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跟雀巢合作?”林婉姿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毛赫尔说:“这位是雀巢公司的全球总裁。”

    毛赫尔用英语说:“你好,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林婉姿连忙回应,脑子还是有些乱。

    。顶点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