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26【涮火锅聊经济】
    山城,实验剧场。

    80年代的时候,在山城可以看戏的地方还很多,到90年代中期基本都拆了。没有拆的地方,也改建为歌舞厅或电影院,到现在那些电影院也要被拆了。

    实验剧场算是硕果仅存的看戏场所,当天下午,金牛会全体移师到这里。

    可惜不能边喝茶边看戏,附近不远的山城剧场二楼有巴渝茶馆,几年前也被连剧院带茶馆全部拆除。

    今天大家本来是看川剧的,结果遇到李伯清专场。此人近些年在蓉城大火,名列巴蜀十大笑星,可惜不怎受蓉城的官方待见,等到明年,山城用“国家一级演员”的头衔就把他招揽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男的喜欢吹壳子(吹牛),你以为女的就不喜欢假打(说谎)嗦?那天碰到个女娃子,喊到我说:‘李老师,我这段时间忙得很,哎呀,昨天跟晓庆通了个电话。”晓庆?刘晓庆她喊晓庆。车(转)过来又说:‘给刘德华和周润发打电话,好不容易才打通。打通以后,他们两个都忙,只说了一句话。’我问:‘说些啥子嘛’。说啥子呢?‘对不起,你打错了’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不断传来哈哈笑容,刘氏兄弟和宋其志也开怀大笑,但其他听不明白方言的金牛会老板却有点无聊。

    李伯清的散打评书大概说了半个小时,突然换成方言版的传统评书《打黄盖》。此人本身就是说长篇评书出身,以前还给日苯访华团讲过《三国演义》专场,创造散打评书不过是为了糊口。

    长篇评书的功底摆在那里,场景描述稍弱,但人物描述却格外精彩。加之又是方言版本,听起来别有韵味,李苏福、吴国第和曹德望这些东南沿海的人都听得津津有味,时不时的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偏头对陈桃说:“李伯清水平不错,今年的喜丰年会,把他也请来说评书。”

    “省内的员工肯定高兴。”陈桃笑道。

    东北的二人转,京津的相声,巴蜀的散打评书,这些吃大蒜的艺术,现在都已经开始焕发生机了,还缺一个喝咖啡的海派清口。

    听至傍晚,众人起身离场,在夜色中坐车返回渝州宾馆。

    1999年的山城基建很糟糕,国家的政策扶持吸引来无数商家,但90%的投资商都被交通问题给吓跑。在山城修建100公里的高速公路,其中60公里属于隧道和桥梁,民间投资想都别想,只能靠国家不断拨款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2000年前后西南地区的基建拨款,大部分都被山城给弄走了,其他省份只能捡其剩下的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直辖市,都1999年了,市区居然还能看到顶着大气包的公交车。

    火锅,空调,团团围坐。

    自称不多喝的曹德望,直接化身为酒仙,来者不拒,仰头就喝。

    涮着毛肚,刘永浩突然问:“小宋对国家的西部大开发政策怎么看?”

    众人都把目光投在宋维扬身上,实在是他前两年聚会时的发言,现在全部应验了,大家都想听听宋维扬还有什么高见。

    “西部大开发”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,但几个月前就下发了相关文件,官方媒体隔三差五就要提一下,关注时政的商人们哪能不仔细揣测圣意?

    “中央文件的内容,我在《新闻联播》也看到了。退耕还林、保护生态,是因为去年那场大水,其他那些内容也是老生常谈,大部分属于国家工程,我们私营老板想挨都挨不上,”宋维扬把碗筷挪开,蘸酒画着建议地图说,“真正的关键在三个地方,一是长江水道,盘活长江中上游地区的经济;二是亚欧大陆桥,盘活整个北方经济,从陆路与中亚、欧洲加强合作;三是西南出境通道,盘活西南地区经济,加强与东南亚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提纲挈领,概括得好!”吴国第拍桌子赞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详细解释说:“长江水道的桥头堡在山城,亚欧大陆桥的关键在新僵,西南出海通道看地图就很清楚。接下来十年,在这些地方做生意,是很有发展潜力的。不过现在还为时过早,因为基础建设还没搞起来,三五年后是最佳的进场时期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没有说话,仔细思索这背后的深层含义。

    西北太远,操作难度太大。但山城和西南边境,却很有些意思,在座的有好几个都想投资试水。

    大家聊着聊着,又说到国内外经济形势。李苏福道:“东南亚市场好像恢复了,这个月摩托车订单猛增,才20天时间,就比上个月直接翻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国内市场也在恢复,正大集团又在找我合资开超市。”蔡志平笑道。他的主营业务虽然是盛海轻纺市场,但也从事许多其他业务,比如中国第一家莲花超市(卜蜂莲花),就是轻纺集团与正大集团合资的。

    段勇平说:“电子产品市场增长特别快,上半年的数据是增长了111.8%,步步高VCD和超级VCD都卖爆了。”

    蔡志平苦笑道:“轻纺行业还不行啊,恢复得很慢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食品饮料行业也差不多,但总归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估计再过两年就能扭转局面了。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出口情况正在迅速转好,国内的房地产、汽车、通讯、医疗和电子行业日进斗金,一般的日常消费品还在泥潭中挣脱不开。”

    这话基本把中国工商业情况给概括了,郭广昌是做药品的,段勇平是做电子的,李苏福是做汽车的,宋维扬兼做通讯,宋其志兼做房地产,他们的生意越来越火爆。至于仙酒、喜丰和轻纺集团,卖的都是日常消费品,简直举步维艰,库存积压能把人愁死。

    至于吴国第的特殊钢管、曹德望的汽车玻璃,他们在国内属于垄断性质,在国外也有价格优势,根本不用考虑经济大环境。

    还有刘氏希望集团的饲料,同样不用考虑经济大环境,农民依旧热衷于买饲料搞养殖。

    蔡志平抽着烟说:“小宋,你估计食品、纺织这些行业,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好起来?”

    “中国的物价什么时候开始大幅上升,一般消费品就什么时候好卖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蔡志平好笑道。

    跟90年代初中期的物价飞涨刚好相反,90年代末的物价疯狂下跌。其直接原因是供大于求,老百姓收入增长缓慢,你不降价根本没有竞争力,到今年已经连续25个月物价下跌。

    物价下跌真不是什么好事,这意味着市场凋敝,经济不景气,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!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