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25【金牛慈善会】
    想加入金牛会的企业家很多,但金牛会的章程去年已经修改:每年最多吸纳三位新会员,需由三个以上老会员推荐,并得到90%的老会员投票认可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主动请求加入金牛会的,90%都不怎么靠谱,而且以搞金融和房地产的居多。真正的实业家都在忙正事儿,企业越大,事情越多,哪有闲心跑来拉帮结派?

    李苏福今年就推荐了一个,还打电话给宋维扬、宋其志,希望得到宋家兄弟的联名推荐。

    宋维扬当即同意,又打电话给其他会员。大家一听说此人的名字,根本不用开会投票,直接在电话里就通过了——曹德望!

    曹德望自己并不想加入什么会,是被李苏福硬拉过来的。两人属于正常的生意往来,李苏福的主业是造车,曹德望的主业是造车玻璃。早在十多年前,正是曹德望改写了中国汽车玻璃100%依赖进口的历史,几年时间就把日苯车玻璃赶出中国市场。

    山城,渝州宾馆。

    “大家鼓掌欢迎,又有新朋友了!”宋维扬带着众人起立鼓掌。

    由于是私人场合,不谈任何工作话题,曹德望今天一身居士打扮,手腕上还挂着一串佛珠。他笑得也跟个弥勒佛差不多,抬手道:“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,大家都快请坐,谢谢诸位朋友的抬爱。”

    “曹老板不要谦虚,论及做生意,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前辈。”刘永航笑道。

    曹德望说:“我只是比大家虚长几岁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曹德望已经五十多岁了,60年代他就跟着父亲倒卖烟丝,接着又批发水果,至1975年的时候,他已经积累了5万元巨款。你没有看错,确实是1975年,那个时候还在闹运动呢,被逮到了估计能直接枪毙。

    1985年的时候,曹德望引进设备,搜罗人才,成功研制出汽车专用玻璃。其成本不到200元,售价2000元,还比日苯货便宜的多,当时圈内人都在说他是“印钞票的”。

    就在前不久,曹德望买断了自家合资公司的全部外资股份,并迫使法国圣戈班集团五年内不得进入中国市场。再过几年,曹德望就会成为第一个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人,相继打赢了美国和加拿大两桩反倾销案。随后,美国商务部长访问中国,点名约见曹德望,亲自下场协商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在中国生产的汽车,有70%都使用曹德望生产的玻璃,同时跟国外八大汽车厂商合作,成为全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。

    此人号称从不行贿,甚至“没有送过一盒月饼”。他还是虔诚的佛教徒,热衷于慈善事业,至2018年累计个人捐款80多亿元。

    当然,曹德望也有被国人“诟病”的时候,后来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,媒体惊呼“曹德望要跑了”!

    曹德望对此没有过多辩解,非常实在的给记者算账:“在中国建厂,土地成本是美国的9倍,物流成本是美国的2倍,银行借贷成本是美国的2.4倍,天然气和电力成本是美国的2倍,蒸汽成本是美国的1.1倍,配件成本是美国的3.2倍,折旧成本是美国的1.7倍,税务成本不方便细算,在美国无需支付进出口清关成本。而中国只有两个优势,一是人力成本低,二是厂房修建成本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桃看见曹德望一身居士装扮,而且手腕上还有佛珠,不由问道:“曹总忌不忌荤?要不我让宾馆给你换素食?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”曹德望摆手道,“我虽然信佛,但不烧香不吃素,可以说百无禁忌。”

    段勇平笑道:“您这个佛,信得有点潇洒。就像电视剧里济公说的那样: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”

    曹德望乐道:“我哪里能跟济公相比,他是人间活佛,我只是芸芸众生。但信佛这个事情嘛,一是内心虔诚,二是多做善事。你嘴上说自己信佛,见庙就入,见佛就拜,结果一肚子男盗女娼,那这个信佛就白信了,自欺欺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”宋维扬笑着举杯,“酒也不忌吧?”

    曹德望说:“不忌,但也不多喝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那我就敬曹老板一杯,正式欢迎你加入金牛会这个小团体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曹德望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说起做慈善,现在有个关于艾滋病的基金会……”宋维扬把中国农村艾滋病现状简单说了一下,“曹老板要是愿意,也可以捐一些进去。”

    曹德望惊讶道:“中国居然有艾滋病村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是啊,一整个一整个村的染上艾滋病,都是卖血搞出来的,当地老百姓太穷了。特别是那些艾滋病孤儿,他们本身是健康的,却因父母患病而孤苦无依,还被当地学校所排斥。我去年捐了些钱,跟团里的青年基金一起搞了个学校,今年九月份就要正式开学了。另外,我还名义领养了一些艾滋病孤儿,负责他们今后的学费。曹老板也可以领养一些,出的钱不多,也不需要花费精力,这些钱慈善基金负责帮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得捐点钱才行,阿弥陀佛。”曹德望叹气说。

    金牛会的其他人,早就知道这件事,慈善学校他们也有份,现在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旋龙常年居住在港城,对慈善方面比较了解,说道:“不如我们也搞个慈善基金,每年定期捐一点,名字就叫‘金牛慈善会’。”

    刘永浩附议道:“这个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我表示支持。”曹德望说。

    曹德望热衷于做慈善,不仅是因为他信佛,更是有家族因素在其中。他父亲曾是老盛海滩的“永安百货”股东,因战乱举家迁徙,从此变得一贫如洗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郭美美不是把红十字会搞臭了吗?看看当时曹德望对记者说的话:“我爸以前教我做生意的时候,他认为呢,你做(生意)了这一代,还想继续做第二代、第三代的时候,你要学会做慈善。因为贫富两极矛盾很深的时候,乱起来你就没有生意做了。因此你做好本职生意的同时,要关注身边的社会发展,这个是企业家的战略问题……不仅仅是中国人的红十字会,一百年前的美国,那些企业家做慈善的时候,也受到美国国民和政府的质疑。这说明,我们还处在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,这是必然的,做再好也有人质疑。当然,首先政府应该检讨,立法跟上去,还要非常严谨的执法,把那些害群之马绳之以法。毙他两个,后面就稳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蔡志平问道:“中国私人可以搞慈善基金吗?”

    曹德望说:“应该可以,不过程序很复杂,而且要受到相关部门管控,资金也不能随意支配。”

    张旋龙说:“我们可以把慈善基金会设在港城,大陆这边只设立办事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就算这样,也必须配合红十字会和希望工程。不如这样吧,我跟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关系不错,希望工程就是他们搞的,团Z央直属监管。我们的慈善会直接挂靠在青基会名下,慈善资金可以交给青基会管理,给他们一笔管理费,但慈善资金的支配权在我们。做慈善的时候,也可以跟青基会合作,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能量。”

    曹德望点头说: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干杯!”

    众人举杯痛饮。

    。顶点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