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95【老子也是有脾气的】
    今天来的名人挺多,官员咱就不提了,作家有王蒙、秋雨老师等等,他们负责为获奖人撰写感动中国颁奖词。

    宋维扬和马小云直接找位子坐下,刘波却挽着许大美女,各种跟人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这货就算是骗子,那也是满腹才华的骗子。他聊魏晋风度,聊先秦诸子,聊程朱和王阳明,对民国典故也是如数家珍。只用了几分钟时间,刘波就对了这些知名作家的胃口,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,许大美女站在旁边也是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甚至,刘波还挽起袖子给王蒙号脉,中医理论说得头头是道,只是不知他的真实医学水平如何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刘波在中医方面属于科班出身。人家14岁读大学,两年时间就中文系本科毕业,接着又转行学中医药专业,两年时间便拿到硕士文凭——1982年毕业的硕士,正经的中医药研究院,前途无量,如果老老实实钻研中医药学,三十年后肯定也是中医药界的大拿。

    宋维扬总算是知道,樊馨曼今天为什么会请刘波来做嘉宾观众了。

    少年天才,15岁就出了两本诗集,18岁读博且师从季羡林研究东方哲学。长期穿着布褂布鞋装逼,还会一手中医,而且身家亿万,这种人肯定能把女文青骗得五迷三道。

    一个江湖郎中都能忽悠樊馨曼,更何况像刘波这种肚子里有货的!

    在那儿瞎扯片刻,刘波又开始那套《传世藏书》。结果是抛媚眼给瞎子看,这些知名作家会错了意,居然答应帮忙请图书馆购买收藏。

    购买收藏个屁啊!

    刘波根本不在乎能卖出多少套,他只想请这些作家帮忙宣传。可惜大庭广众之下,他又不好明言,更不敢当面承诺给多少好处费。

    “乌烟瘴气!”宋维扬嘀咕道。

    马小云说:“京城的妖魔鬼怪很多,这种人其实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舞台背景上“感动中国”四个大字:“主要是今天这个场合,我看到这种文化骗子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把他揭穿?”马小云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反问:“怎么揭穿?《传世藏书》是正正经经的国家八五重点工程,确实出自季羡林和其他国学大师之手。这种藏书不好卖,没有出版社愿意发行代销。刘波站出来帮忙发行,在很多人心中都是文化英雄。我们如果说他是骗子,会把文化部门和国学大师全都得罪干净,我们反而变成了文化罪人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贱笑道:“可以再等几个月,等他发布年中财报,准备开始圈钱的时候,举报他串联银行做假账,举报他在证券市场发布假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,就怕到时举报信不起作用,”宋维扬突然咧嘴一笑,“既然要写举报信,还不如写给南方报系。这得等时机,现在写举报信没用,因为没有多少新闻价值。只有等这家伙的公司股价飙升的时候,把举报信往《南方周末》一递,报社总编肯定嘴巴都要笑歪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摇头道:“恐怕《南方周末》也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里头牵扯到文化部门。印了一万多套藏书,总价值超过7个亿,每套都要上交给相关部门一定版费,怎么说也有上千万吧。这上千万需要上交的版费,都得靠刘波从股市圈钱支付,砸了他的场子,就等于砸相关部门的场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玄乎,”宋维扬说,“顶多几百万版税,这点钱对文化部门来说不算什么。南方报系的胆子很大,这种事儿他们经常干,甚至找不到素材还会编造假新闻来一波。在他们眼里,报纸销量才是第一位,其他都得靠边站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量着出阴招,刘波茫然不觉,还在那儿一个劲吹牛。他还不知道,只要再过半年,虚假财报一发布,炒作越凶便死得越惨,不炒作反而报纸还没兴趣揭露。

    终于,颁奖典礼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樊馨曼是总导演,站在幕后掌控一切,现场主持人分别是白岩松和敬一丹。

    开场便是一首大合唱《感动中国》,樊馨曼面子很大,居然请来郭峰填词作曲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合时宜,但当敬一丹说出那句“你感动吗?”的时候,宋维扬很想笑着回答:“不敢动,不敢动!”

    第一位获奖者,便是抗洪烈士。结合现场LED屏播放的采访视频,以及作家们撰写的颁奖词,再让烈士家属进行现场采访,简直就像是投放了催泪弹,现场嘉宾和观众好多都开始掉眼泪。

    就连二世为人的宋维扬,都心情沉重,两只眼睛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央视的颁奖嘛,排排坐,吃果果,各行各业都得照顾周全。在烈士之后,获奖的还有基层官员、普通群众、爱国商人、民办教师、运动员等等,让大家在感动之余,又忍不住想吐槽。

    爱国商人是什么鬼?

    某著名企业家而已,把濒临破产的小厂,扭亏为盈变成国有大企业。说他改革的时候多么艰难,遇到了多少挫折,每天工作多少个小时,出国考察都住不起酒店,抗洪抢险还捐了多少钱……除了捐钱之外,大家感动个屁啊!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觉得自己都能上感动中国。

    估计央视认为,感动中国就必须全方位展示中国的先进人物,任何职业都不能漏掉。

    好在瑕不掩瑜,除了商人和运动员之外,其他获奖者都让观众掉了眼泪。

    经过宋维扬的仔细考虑,认为不应该给感动中国冠名,必须保持这个节目的纯洁性。所以,节目录制的最后一个环节,就是喜丰公司派来的代表,上台向获奖者捐助财物,具体捐助内容视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个治沙造林团体,喜丰公司给每人捐赠一万元现金,又给林场捐赠了1000颗树苗,同时出钱帮忙引进一套自动灌溉设备。

    节目在歌声中录制完毕,总导演樊馨曼走到观众席前排,不停地跟嘉宾握手,又对宋维扬和马小云说:“今天时间有限,就不多说什么了,感谢你们来参加节目录制,改天咱们再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维扬拎着羽绒服起身离场。

    由于现场观众太多,只能慢悠悠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波搂着许大美女,恰好在通道口跟宋维扬撞见。这家伙问:“宋老板跟小樊也认识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我跟小樊也是朋友,她今天做的这个颁奖节目很好,弘扬了社会正气,传承了儒家思想的内核,”刘波逼叨叨说,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仁与义,千百年来都是儒家核心思想。”

    著名作家秋雨老师笑道:“刘总说得很对。当今社会,物欲横流,拜金主义盛行,急需今天这样的节目。我们不能一切向钱看,更应该注重道德,注重责任与付出!”

    其他作家也纷纷附和,还拿现在跟以前比较,说什么世风日下。

    刘波突然掏名片说:“宋老板,之前忘了,这是我的名片。周末我要办一个中式聚会,跟西方沙龙不一样,曲水流觞、丝竹悦耳那种,希望到时候宋老板和马老板都能够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婉拒道:“我明天就飞新加坡,恐怕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下次,到时候马老板一定要来啊。”刘波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波笑道:“请宋老板务必赏脸,我有一个朋友,非常喜欢读宋老板的《未来属于中国》,一直想要当面拜见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玩味的打量着名片,突然将其塞回刘波的短褂衣兜里,咧嘴道:“刘老板,都是千年的狐狸,就别跟我唱什么聊斋了。你玩的那套我懂,但我没兴趣,我们不是一路人。我也玩金融证券,但我是跟索罗斯玩,分分钟几千万上亿的美金。你不就是想以卖书为名在股市圈钱吗?能圈得了几个?奉劝你一句,尽早收手,否则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太突兀了,刘波直接傻在那里,很快尴尬笑道:“宋老板真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开玩笑,你自己心里明白,”宋维扬指着对方鼻子,语气冰冷道,“我拒绝你送书的时候,你就该适可而止了。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请我赴宴,是把我当成傻子糊弄吗?老子很明确的告诉你,要是敢打着我的招牌炒作,直接把你送进监狱。你他妈在建行的账都是假的,一查一个准!”

    刘波的脸色阴晴不定,又是羞怒,又是惊慌,还带着几分讨好:“宋老板,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。既然你不愿意,那就算了,我保证不会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国家工程,还是季羡林大师,又或者是银行和保险公司,都只是刘波炒作股票的砝码。

    而宋维扬呢?

    全国皆知的股神,跟索罗斯硬刚的故事早就传遍了,而且还是中国第一家境外上市名企的老总。一旦能跟宋维扬合影拍照,最好能让宋维扬收藏一套图书,那么登报炒作之后,肯定能让无数股民失去理智:股神宋维扬都在读那套藏书,肯定很牛逼,就算是借股神的气运,这支股票也是能赚钱的,大家赶快掏钱买啊!

    这就是刘波的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所以宋维扬才非常罕见的当场翻脸,因为他已经明确拒绝了,对方居然还想来碰瓷,这是不守规矩的行为。

    说白了,给脸不要脸,那就干脆直接打脸。

    宋维扬早就跟马小云打听过了,这个刘波没什么大背景。只是在文化圈子里有些人脉,认识一些国学大师和文化官员而已,他能在银行违规做假账,也只是认识一些银行的中层干部。

    这种人,打死了都不用埋。

    许大美女和那些知名作家,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俱都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秋雨老师突然说:“刘总,周末我还有点事,你的宴会我恐怕去不成了。再见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去了,”王蒙颇为痛心地说,“小刘,你是季羡林大师的高徒,希望你好自为之,不要败坏了季大师的名誉!”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子,就刘波刚才那反应,百分之百有问题,大家都不愿蹚浑水。

    甚至挽着刘波胳臂的许大美女,都下意识松开了一些。她一直都把男友视为偶像,是那种才华横溢的儒商,现在似乎已经有了骗子的嫌疑。

    反正都撕破脸了,宋维扬笑着说:“许大美女,你身边这位刘老板年纪不小,恐怕早就结婚了吧,你可不要被骗了感情哦。”

    许大美女立即把手松开,能接受有妇之夫是一回事儿,被人当众点破又是一回事儿,基本的脸面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刘波灰溜溜离开大剧院,他都不敢当场辩解,怕事情越闹越大。他倒是认识一些所谓的二代,而且那些二代来头还很大,平时称兄道弟的。但问题是,人家凭什么帮他啊?他没能力报复宋维扬,想要*****首富”,需要动用的资源太庞大了,那些二代朋友也是很为难的。

    刘波唯一能做的,就是以后跟人聚会聊天的时候,使劲说宋维扬的坏话,疯狂造宋维扬的谣,算是变相出一口心中恶气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马小云笑道:“怎么直接翻脸了?没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也是有脾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摇头感慨:“这个人确实太招摇了,有些搞不清分寸。真正有眼力劲的,赠书被拒就该心里明白,再继续纠缠就是自取其辱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做事很有原则,他一般不得罪人,得罪之后就要往死里得罪,不给对方任何找回场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反派死于话多,宋维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麻烦《南方周末》,等刘波的公司发布财报,并炒作起来股价大涨的时候,宋维扬就会让凤凰卫视进行揭露。

    老子可是凤凰卫视的第三大股东!

    凤凰卫视一报道,大陆南方地区的报纸也会跟进,到时候这家伙就等死吧。

    得罪了方丈还想跑?

    当然,这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,现在时机不对,必须等对方股价大涨的时候打七寸。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觉得,凤凰卫视还是很有用的,等上市之后就不套现了,最好还能再增持一些股份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