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92【哭泣的外星人】
    四百多年前,一个叫诺查丹玛斯的法国佬,曾经做过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,他说:“1999年7月,天空中太阳、月亮和九大行星将组成十字架。这时候,恐怖魔王从天而降……”

    降个鬼啊,大骗子!

    但这不妨碍许多吃饱了撑的家伙,到处造谣生事,全世界都陷入末日即将到来的“恐慌”当中。就连哆啦A梦和樱桃小丸子,都在漫画里煞有介事的讨论末日,有的厂商甚至趁机售卖末日求生工具。

    世界末日肯定不会来,即将迎来的是新中国50周年华诞。

    宋维扬本人还在京城这边,喜丰总部就收到一个消息,省里已经确定宋维扬作为西康的民营企业家代表之一,在国庆那天前往天X门观礼台观看阅兵仪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美国《财富》杂志也想蹭热度,宣布将一年一度的“财富年会”放在盛海举办,时间就定在中国国庆日的前几天,甚至还邀请了中国的大领导参加。财富年会的主题是“让世界认识中国,让中国认识世界”,宋维扬作为中国著名富商,也在财富年会的邀请列表当中。

    当宋维扬在研发中心讨论U盘项目的时候,《中华工商时报》公布了中国十大商业网站,排名第一的是新浪,搜狐被甩到第二位。

    实在是新浪的发展势头太猛,利方在线跟美国华渊网合并,这让新浪兼有中美两地市场,而且还搞了镜像服务器,中美两边的网站数据是相通的。同时新浪还财大气粗,在中国有四通公司站台,在美国有摩根士丹利扶持,甚至在弯弯和新加坡都有金主。

    最搞笑的莫过于摩根士丹利融资期间,这家老牌跨国投资集团对互联网毫无了解,集团高层甚至都没人浏览过新浪网页。直至召开融资洽谈会议的前10分钟,摩根士丹利的高层才找到项目负责人,临时恶补了对互联网和新浪的知识,终于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点击率,终于知道什么叫ICP。

    谈判当中,新浪团队宣称未来战略方向是打造门户网站。摩根士丹利的一个高层顿时不说话,接着又悄悄问项目负责人:“我一直认为新浪是网络公司,他们以后还要造门吗?”

    门户网站,Portalwebsite,这个单词的前半部分就是“门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并非段子,摩根士丹利的高层确实这么问了,可见不是只有中国土老板对互联网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更搞笑的是,随着摩根士丹利高层的互联网知识越来越“深厚”,他们对新浪的热情也与日俱增,专门聘请华尔街“女魔法师”玛丽·米克造访新浪。这位女魔法师是传奇科技股分析师,她对新浪这个小家伙极为轻视,在听王志东做演讲时直接睡着了,因为类似的演讲报稿她已经在美国听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而就在半个月前,马小云带着自己的团队爬长城,其中一人对着长城哭嚎大喊:“为什么!为什么!”

    马小云在外经贸部的下属企业干得很不开心,他是名义上的股东,却不能套现变成资金,也已经没有什么话语权。所以,他准备离开了,结束这一段并不风光的北漂生涯。

    马小云对自己的六人团队说:“我带你们来了京城,但我要回去。我想告诉你们的是,第一,你们可以留在京城,加入新浪、加入搜狐、加入雅虎,我打电话推荐,应该问题不大,工资会非常高;第二,你们可以留在京城大机关,生活会很稳定,工资也不错;第三,你们可以跟我回去创业,没人月工资500元,10个月内没有休息日,只能在我的家里上班,我们租不起办公室……10个月后如果失败,我们再各奔东西。如果没失败,我们就继续往前走。你们认真考虑三天,如果决定了就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这六人都是顶尖人才,留在京城至少月薪上万。

    但他们互相讨论三分钟,便给了马小云答复:“我们一起回家!”

    马小云让大家把所有钱都拿出来,只留各自的生活费,总算凑够了50万元,他说:“我们先定规矩:第一,不许向亲戚朋友借钱,如果输了就是我们输了,别搞得你们爸妈来找我,那事情就复杂了;第二,这50万元,我们估计能用到99年10月份,钱用完了还没收入就是失败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在京城又逗留了一些日子,到处参观景点,因为他们以前在京城没什么时间游玩。

    离京前夕,正逢大雪。

    马小云带着手下找了家小酒馆,七个人边喝边聊,随即抱头痛哭,还齐声唱起了《真心英雄》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响了,马小云迷糊着接通电话,听到宋维扬的声音:“喂,老马,我在京城,什么时候一起喝酒……你那边在唱卡拉KO啊?我都听到歌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京城喝酒恐怕没机会了,我明天就回临州。”马小云苦笑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在哪儿,我现在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马小云报了地址,继续跟手下喝酒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迷迷糊糊之间,他听到外边传来强劲的引擎声,接着有两道人影走进了酒馆。

    “呵,这雪下得可真大。”宋维扬拍着肩头的雪花说。

    “来啦?坐吧,”马小云已经喝醉了,满脸通红,看人都几个影子,他喊道,“老板,再添两幅碗筷!”

    “宋老板!”其他六人纷纷起身问候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坐,都坐下。你们一个个眼睛都是红的,这是刚哭过一场?”

    众人默然,其中一两个露出尴尬微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应该算马小云人生中最失落的时候,比当初舍弃中国黄页更加失落。他弱弱地问:“老宋,你说在中国搞电子商务,真的有前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前途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前途,”马小云惨笑,“可惜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,我走了好几年还在原地踏步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准备回临州开公司?”

    马小云点头说:“最后再拼一把,失败了就去当老师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钱还够吗?要不要我投资?”

    其他六人听了这话,都变得激动起来,仿佛在地狱中听闻仙音。

    马小云却摆手说:“别给我投资。我自己都没把握,也不知道该怎么赚钱,我怕把你的投资都打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宋维扬大笑,“谁还不失败几回?这样吧,你什么时候缺资金了,随时来找我。老马你是干大事的,我投资的不是企业,投资的是你这个人。不说了,干杯!”

    这话太让马小云感动了,或许是情绪到了位,他哇的一声哭出来,握着宋维扬的手说:“老宋啊,你是不知道,我这一年在京城有多憋屈。你说我是干大事的,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大事。你这份情我记住了,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。这杯酒,我先干了!”

    连续喝了好几杯,马小云把宋维扬当垃圾桶,什么糟烂心事都往外倒,倚着宋维扬足足说了20多分钟。

    突然,马小云喉咙一哽:“呕!”

    “我操,说吐就吐啊!”宋维扬被浇了一身呕吐物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