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87【股市圈钱真快】
    1999年1月1日。

    港城。

    交易所是要新年放假的,但一般选在12月31日休市半天,元旦那天照常营业无误。

    宋维扬没有邀请什么特别嘉宾,他的朋友都是大忙人,没必要专门请来站台。但长期居住港城的张旋龙,近在深城的任总、小马哥,以及身处香山市的裘伯君,还有莞城那边的段勇平,都自发跨过边境线过来庆祝。

    全港所有的财经媒体,还有几家大陆财经媒体,从早晨8点多就汇聚在港城联交所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

    长长的车队迎面而来,摄影记者首先冲上去拍照。文字记者反而没那么着急,反正待会儿有新闻发布会,他们可以慢慢进行提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、杨信、郑学红和陈桃从第一辆车出来,相机闪光灯顿时晃得人睁不开眼,每秒钟都在谋杀着记者胶卷。

    杨信和郑学红都穿得很正式,西装革履,领带笔直,头发梳得油光可鉴。

    陈桃的打扮则偏向时髦贵气,一身狐裘大衣尽显雍容,手里拎着的也是LV包包。

    只有宋维扬比较随意,里面穿着羊毛衫,外面罩一件呢子风衣,举手投足间带着股自信与洒脱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上市发布会现场,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有一面铜锣。贵客嘉宾都在舞台两边,记者们排排站在台下,宋维扬与联交所的领导握手之后,拿起麦克风说:“感谢各种朋友,今天能来参加喜丰公司的敲锣仪式。同时也感谢消费者对喜丰的支持,多年来,我们认真做好产品……我希望喜丰公司能够越做越好,也衷心祝愿港城能早日走出经济低迷的阴霾。谢谢大家!”

    一通话只说了5分钟左右,宋维扬就把麦克风交给杨信。

    杨信说:“感谢董事长对我的信任,在我入职喜丰之后,他就把公司全权交给我管理。几年下来,如履薄冰,总算是没有辜负董事长的信任与厚爱……我在加入喜丰之前,当过副县长,做过国企厂长,也在琼岛炒过楼,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,从没让我杨某人心服口服过。只有宋维扬先生,喜丰的董事长,他让我无话可说。什么困难和问题出现,我们一堆人商量得焦头烂额,他随便出个点子就能完美解决……我相信喜丰能越来越壮大,因为有董事长在,我只是公司大管家,他才是公司的头脑与灵魂……”

    郑学红越来越老谋深算了,不喜欢在公众场合讲话,一直跟个弥勒佛似的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陈桃接过麦克风说:“各位朋友好,我是喜丰公司的首席信息官陈桃。下面,就由我来说说喜丰去年的营收和财务状况,以及上市之后的一些举措……”

    距离敲钟还有20分钟时间,一个记者提问道:“宋生,你估计今天喜丰的收盘价,能够达到多少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这个不好说,我是大陆丁蟹嘛,技术方面也不懂,反正肯定会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现场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来自大陆的记者说:“宋先生,喜丰公司是全中国第一家境外上市的民营企业,你想对国内其他民营企业家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首先,港城已经回归了,算不上境外吧?”宋维扬笑道,“如果真要我对其他民营企业家说什么,就只有一句话:踏踏实实搞企业,认认真真做产品!”

    另一个港城记者不分场合,喊道:“宋生,今天是1999年的第一天,你预感今年港股的走势怎样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大涨。从年头涨到年尾,大盘走势肯定不会跌,跌了我就不是大陆丁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笑声响起,记者陆陆续续问出各种问题,终于时间快到了。

    喜丰公司的高层、联交所的领导,以及几个到场嘉宾,纷纷上台站成一排,留足时间给记者合影拍照。

    电子钟一分一秒走着,宋维扬手里拿着鼓槌,瞅准时间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清脆的钟声响起,意味着喜丰公司正式挂牌上市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30分钟,是开市前的准备阶段。

    敲钟之后大概18分钟,询价区间上行到1.63—1.65港元,比前两天初步询价时还高出不少,并最终确定开盘价为1.65港元。

    宋维扬和杨信都有些吃惊,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。

    整个上午,喜丰的股票刷刷往上涨,两个半小时便飙升到1.81港元。下午再继续涨,最高价位达到了2.09港元,收盘时回落至2.07港元。

    而喜丰股票的发行价,只有1.50港元,股票承销商们都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郑学红叼着烟说:“所以,我们这是赚了多少?”

    杨信说:“你和我手里的股份,都价值已经超过4亿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郑学红目瞪口呆,嘴里的烟差点掉下来,不敢相信自己身价过4亿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喜丰公司的市值,现在已经有70多亿元。”

    郑学红道:“这赚钱速度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杨信说:“确实出乎意料,涨势让我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陈桃说:“我觉得有两个原因,一是董事长在港城很有名,二是喜丰公司的特殊地位。此前,虽然有很多大陆企业在港城上市,甚至在美国上市,但那些都是国企、集体企业或者合资企业。我们喜丰公司,是第一家在大陆之外地区上市的纯民营企业!这几天我都在搜集资料,港城媒体报道最多的字眼,都是把喜丰定性为‘中国第一民企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得过去了。”宋维扬点头道。

    股票这玩意儿,很多时候的涨跌靠噱头。

    “中国大陆第一家境外上市民企”,这个噱头太足了,那些股票承销商也是如此宣传的。或者说,这个噱头就是承销商炒起来的,目的无非是疯狂抬高喜丰的股价。

    恰巧,又遇到港股整体回暖的大环境,有点闲钱的股民都在进场,这段时间炒股几乎可以说稳赚不赔。

    到此为止,喜丰公开发行的股票,已经圈了将近20亿港币,大大缓解公司的资金紧张问题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挥舞着钞票,到处跑马占地!

    收购一些在各地有名气,但又经营不善的饮料食品企业(包括国企)。真正的老字号品牌利用起来,其他品牌全部雪藏,大概用一年的时间来消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喜丰准备掀起价格大战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经济不景气,大家都库存积压,那就低价倾销吧。也不直接降价,就是隔三差五搞活动,买两瓶送一瓶什么的,绝对能逼死一大堆竞争者——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,能活下来的才能争取胜利。

    还有,继续进行渠道下沉,争取在全国每一个县市,都有喜丰的销售网点。

    反正喜丰现在有的是钱,可以财大气粗!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