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60【恶人还需恶人磨】
    (5000多字的大章,这次可以算两章了吧?)

    有些人思考问题的角度很奇葩,就好像脑子缺根弦,以至于显得特别离谱且难以理喻。

    宋维扬上辈子第一次创业失败之后,曾跟人合伙开过婚庆公司。其实就是一个婚庆工作室,租间门面到处接单子,有了客户立即联系婚庆摄影和主持人,顺便租赁器材布置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结婚当天临时变卦的,宋维扬遇到过好几次,其中一次就是因为金钱问题。

    男女双方谈妥了一万零一元的彩礼,也就图个万里挑一的好兆头,同时男方负责置办婚房和车子。

    迎亲那天,新娘父母被亲戚灌迷魂汤,说某同事的女儿长得不行,学历也不高,人家收了20万元彩礼,且婚房单独写女方的名字。你女儿本科毕业,长得又漂亮,居然只收一万零一元彩礼,而且婚房还是双方共同署名,太吃亏了!

    新娘父母并非那种贪财的人,却越想越憋屈,感觉这样草草结婚,他们家就在亲戚朋友那里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于是,当新郎高高兴兴去迎亲的时候,新娘父母死活不开门,逼着新郎把彩礼涨价到99999元,寓意“天长地久”。新郎虽然不高兴,但10万元也不是很多,就阴沉着脸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新娘父母又逼着新郎写保证书,等婚礼结束之后,立即把婚房过户到女方名下。新娘父母同时还承诺,他们可以拿出一半首付款,以此来表明不是因为贪钱,就为了赚那个面子。

    新娘估计是鸡汤文看多了,居然也站在父母那边,气得新郎调头就走,婚礼直接取消,第二天还拉着新娘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。

    由于婚房和车子都是男方父母出的钱,且以结婚为目的购置。在打离婚官司时,事实证据确凿,即便双方共同署名,房子和车子还是判给了男方,只需要给女方少量赔偿。

    新娘那边啥都没捞着,户籍档案写着“离异”不说,还成为当地的笑柄,面子里子全丢个精光。

    还有更扯淡的案例——

    新郎上门迎亲,新娘的闺蜜各种闹,吟诗、唱歌、学狗叫、做俯卧撑只是小儿科。还要新郎隔着门给新娘下跪,新郎咬牙同意后,又让新郎当众给岳父岳母下跪磕响头,说是要试试新郎的孝心。随即,又让新郎当场写婚后保证书,宣誓承诺一切工资上交,永远只听老婆的话。

    新娘以及新娘父母,竟然认为这些都是热闹和玩笑,虽然也感觉有些不妥,但并未丝毫顾及新郎的面子,笑呵呵的由着这些白痴瞎起哄。

    由于当时还没扯证,新郎一怒之下,立即打电话给公司的女同事求婚。

    那女同事长得比较挫,又矮又胖,但性格好,一直喜欢新郎,当天还被邀请来吃喜酒。接到电话之后,女同事喜出望外,直接跑去租了件婚纱,婚礼是现成了,风风火火就这样结婚了。听说婚后生活过得还不错,第二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。

    所以,永远不要高估某些人的智商底线,现实往往比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种破事,宋维扬解决起来很轻松,因为双方的地位完全不对等。

    没等宋维扬作答,女方二婶也跟着咋呼:“对啊,你谁啊?我们在谈两家的婚事,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?”

    宋维扬身上穿着T恤和牛仔裤,而且脸嫩,跟其他刚毕业的大学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反倒是身为保镖的洪伟国,喜欢穿衬衣、西裤和皮鞋,也不怕关键时候碍手碍脚。再加上两人的年龄与相貌,坐在一起时,洪伟国更像是老板,宋维扬则如同负责跑腿的助理。

    宋维扬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,指着洪伟国说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们信达房地产公司的洪经理,我是洪经理的助手小马。”

    包括宋卫红和李成功夫妻俩在内,所有人现在都比较迷糊,不知咋冒出来一位洪经理,而宋维扬又变成了什么助手小马。

    李超英本来还在气头上,此时也忍不住悄悄问:“妈,你不是说今天要请表弟来吗?他不是表弟?怎么又姓马了?”

    李超英只知道自己有位表弟,却不知道表弟是个大老板,主要是家里人怕他多想,毕竟两家还没真正认亲。

    宋卫红告诫儿子道:“别吱声,看你表弟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房地产公司的经理,女方小叔立即换上讨好的表情,笑道:“洪经理你好,你是超英的亲戚?”

    洪伟国瞟了宋维扬一样,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解释:“是这样的,李家在杨浦还有套老房子,正好位于我们公司的拆迁范围内。我们双方谈了好几次,李家始终不愿搬走,觉得拆迁款太少。其实吧,杨浦这边都属于郊区了,10万元拆迁款已经顶天,想拿更多那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女方亲戚一听又有10万拆迁款,顿时惊喜莫名,觉得这次结了个阔亲家。

    女方小叔竟然帮着李家说话:“10万元肯定少了,起码要15万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朋友你这就不讲理了,房子都没见过,你怎么知道值15万拆迁款?我们今天是来解决问题的,不是来制造问题的!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说:“那最少值12万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朋友,你先听我讲。我觉得今天是个机会,你们要跟李家结亲,李家又拿不出来彩礼钱。不如这样,李家在杨浦的老房子,我们给11万拆迁款,然后李家用这笔钱做彩礼。我们公司解决了拆迁问题,李家的儿子讨到老婆,你们又拿到彩礼钱,这样就皆大欢喜了。朋友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跟家里人对视几眼,连连点头:“我觉得可以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女方的家人都开始说话了,各种劝李家答应拆迁方案。

    宋维扬给姑姑递过去一个眼神,宋卫红立即说:“那好,就这么说定了,你们的彩礼钱不准再涨!”

    “不涨,就六万八。”女方亲戚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宋维扬哈哈大笑:“看来今天是个大喜日子,加上这位小妹妹考上大学,那就是四喜临门。你们高兴,我也高兴,大家都高兴。来,喝酒!”

    “对,喝酒,喝酒!”洪伟国附和道。

    女方的父亲、大伯、二伯和小叔,被宋维扬逮着各种敬酒,甚至女方的几个女性也被灌了好几杯白的。他们因为能够拿到六万八的彩礼,一个个都喜出望外,完全放下警惕,已经在提前庆祝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跟女方小叔勾肩搭背,很快就称兄道弟:“老哥,看你样子也是文化人,在哪里高就啊?”

    女方母亲得意道:“我儿子读的是师专,在县里的初中当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当老师好,灵魂工程师,”宋维扬说,“来,老师,我再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摆手道:“不行了,我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以前的师专可不好考,放现在都能考大学了。我特别崇拜文化人,你是高材生,可不能不给我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不能喝了。”女方小叔迷糊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又敬女方的父母:“大爷,大妈,你们培养一个高材生不容易吧。英雄父亲,英雄母亲,我必须敬二位一杯!”

    “是不容易,”女方父亲得意道,“那几年,家里的钱都供他去读书了,考了三年才考上师专。不过都值得,我们村第一个中专生,吃国家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山窝窝里飞出金凤凰啊,”宋维扬立即回过头敬酒,“老师,这杯你必须喝,咱们为二老的辛劳培养干一杯!”

    女方母亲怂恿道:“小三子,你就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喝喝喝。”女方小叔只能硬着头皮喝酒。

    宋维扬又开始聊家常:“今天的收成还好吧?”

    女方父亲连连摇头:“收成不好喽,新闻里都说发洪水,我们那边是旱灾,旱了好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感慨道:“农民真是辛苦啊。种地辛苦,还要交提留款,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女方大伯来了劲,打开话匣子道,“今年才过去一半,提留款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有200多,那些当干部的就是土匪!”

    宋维扬借着前几个月的社会调查,不停说出农村的悲苦现状,引得女方的亲戚们起了共鸣,什么心里话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半个钟头过去,宋维扬已经把这家人的情况打探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女方全家都是农民出身,只有一个小叔在县里当老师。

    坏就坏在这个老师身上!

    根据这些人聊天的内容,他们对两三百块钱都看得很重,绝对不可能张口要六万八的彩礼,甚至3000块都觉得是非常可观的大数字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当老师的小叔见过世面,估计是看了些报纸,认为个个盛海人都有钱,随便拿出几万块来不在话下。正好学校放暑假,这位老师就撺掇着全家到盛海打秋风,又听说宋兴华能拿到十多万拆迁款,便狮子大开口说要六万八。

    见情况差不多了,宋维扬突然掏出手机,笑道:“你们继续喝,我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看到宋维扬的手机,顿时眼前一亮,心想着分了彩礼钱,自己也要买一部好的。

    走出餐馆,宋维扬立即打电话回喜丰总部:“喂,我是宋维扬,喜丰在xx省xx市xx县有没有分公司?”

    “我查一下……市里有分公司,县里只有个经销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市分公司的经理打电话,让他自己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很快,市分公司的总经理就把电话打来,宋维扬说:“通知xx县经销处的负责人,让他立即去找城关中学的校长,就说他们学校的老师付民义在盛海犯事了,因为偷盗钱财被警察抓起来了。我给他2万元活动经费,记在我私人账上,明天就汇过去。这个叫付民义的老师,害群之马,必须开除!算了,你让经销处的负责人直接给我打电话,我当面教他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县经销处的电话也来了,宋维扬一番指示,笑呵呵的回去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回到酒桌上,宋维扬低声对洪伟国说:“去报警,就说有人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洪伟国立即借口上厕所,默默离开。

    宋维扬坐到女方小叔身边,勾肩搭背道:“哥哥,喝好没有?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迷糊道:“喝……再喝!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五分钟,派出所民警闯进饭馆,喝问道:“谁的东西被偷了?”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站起来:“我的,我的钱包不见了。吃饭的时候还在,肯定是这里谁偷的!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醉眼朦胧的笑道:“那你可要……要好好找一下……嗝!”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翻脸:“全都搜身,我钱包里有一张信用卡,信用额度是500万,还有不少现金!”

    民警都搞不清啥情况,更是对500万的数字有些懵逼,板着脸说:“谁偷的,自己拿出来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警察的到来,让所有人的酒意都醒了大半,互相看看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宋维扬拽住女方小叔的衣服:“是不是你偷的,刚才喝酒的时候,你离我最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”女方小叔把宋维扬推开。

    宋维扬突然俯身,拿起靠在凳子脚的皮包说:“这是你的包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,怎……怎么了?”女方小叔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拉开皮包拉链,掏出一个钱包说:“就是这个钱包,里面还有我的身份证!好啊,知面知人不知心,你竟然趁着灌酒的机会,把我的钱包给偷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偷啊,”女方小叔脸色煞白,很快反应过来,“是你自己放进去的,你陷害我!”

    女方的亲戚也炸了,纷纷跳起来,指着宋维扬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李成功的大哥大嫂一家,虽然不明白啥情况,但此时乐得看好戏,各种怂恿警察赶快抓人。

    李超英道:“妈,表弟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宋卫红说: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成功道:“卫红,你这侄子这也太……太那个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饭馆里已经乱成一锅粥,女方亲戚激动之余,甚至忍不住动手了,女方二婶抓住宋维扬的衣服就要挠。

    民警被搞得头大无比,大喝道:“住手!全都跟我回派出所!”

    到了派出所,一方咬死了自己被偷钱,一方坚持说是栽赃陷害。由于没有造成经济损失,民警只能连哄带吓的进行协调,但谁都不愿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一直吵到下午三点钟,宋维扬的手机响起来,说了几句话便递给民警:“警察同志,你说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民警不明就里,接过电话道:“喂,这里是盛海市xx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你好,我是xx县城关中学的校长胡利权,我们学校的老师付民义是不是出事了?”电话那边问。

    民警说:“涉嫌偷窃财物,数额巨大,我们正在处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几句,电话被递到女方小叔手里,校长大骂:“付民义,你这个混蛋,把脸都丢到盛海了。赶快给我回来,把你宿舍里的东西搬走,你被开除了!”

    女方小叔被吓得腿软:“校长,你听我解释,我没偷东西,有人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偷东西警察会抓你?”校长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”女方小叔有口难辩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,能用钱解决的事,那就不叫个事儿。

    宋维扬动用了2万元活动经费,这些钱对一个县城的初中校长来说,绝对是难以拒绝的数额。更何况,他已经确认自己学校的老师,是真的被盛海警察给抓了,有足够的理由予以开除!

    女方小叔毕竟是能够考上师专的人,脑子不傻,分分钟把事情想明白。同时,他也背心发凉,老家离盛海1000多公里,眼前这人不仅在短时间内联系到自己的校长,而且还能让校长把他给开除。

    这种通天的手段,谁惹得起!

    眼看着工作没了,还有可能坐牢。女方小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宋维扬的大腿道:“兄弟,你放我一马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求求你了,我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点燃一根香烟,笑着对姑姑说:“阿姨,你们自己协商解决。”

    这笑容非常灿烂,但却非常吓人。不但女方的亲戚,就连李成功和宋卫红夫妇,都被宋维扬的手段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反正宋维扬作为一个外人,能插手的就这么多。

    表哥愿意结婚,以后肯定不会被妻子的娘家喝血。表哥如果跟女朋友闹翻了,那也无所谓,大不了再找一个就是。

    狗血套路?

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双方一直协商到傍晚,互相妥协了。

    表哥的彩礼还是3000元,女方保证以后不再伸手要钱——谅他们也不敢。宋维扬同意不予追求,案子消了,并且亲自打电话跟校长解释,顺便还夸了女方小叔一番。

    唯一获利的就是校长,白拿了宋维扬2万块钱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嘻嘻的走到表妹身边:“怎么离我那么远啊?我又不吃人。”

    李亭亭说:“你把我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坏人吗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李亭亭摇头道,“但比坏人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李成功、宋卫红一家子,还有李成功的大哥大嫂一家子,在回去的路上也议论纷纷:

    “成功,卫红,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卫红她哥的儿子,就是跑去当知青那个,现在成大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人都这样,一个比一个厉害,杀人不见血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为了帮超英谈婚事,一番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心是好心,就是手段太脏太硬。刚开始他笑嘻嘻的,把你亲家那些人哄得团团转,掏心窝子的话都说出来了。这真是说翻脸就翻脸,把人家的工作整没了,还要送人家去坐牢。我现在想起来都还背心冒汗,你说我们要是遇到这种人,还不是任人家随便摆弄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其实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,好人能当上大老板?亲戚可以认,但不要走得太近,咱们跟人家不是一个阶层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说得过分了,那也是我侄子,他还能害我不成?害我对他也没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亲戚归亲戚,别想着从人家身上占便宜。钱再多也是别人的,我们老老实实下苦力赚钱才是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没想占他便宜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