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49【宋维扬系数】
    或许很多朋友不知道,90年代发生过一次世界性的粮食危机。

    1991年世界谷物产量比上一年同比下降3120%,中国谷物减产1147%;1993年世界谷物产量比上一年同比下降3157%,中国谷物产量下降2181%;1995年世界谷物产量再度下降3100%,并爆发了影响全球的世界粮食危机。

    《中国会让世界挨饿吗?》和《谁能养活中国?》两篇美国论文,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此事对宋家最关键的影响,是中国开始限制白酒产量,并大幅提高白酒的消费税。

    同时,中国农民的粮食征购额度越来越高,农民需要上交的公粮也越来越多。再加上1995年之后,中国粮食持续三年大丰收,终于平稳度过了这一次粮食危机。

    中国1998年的粮食产量,达到了90年代的顶点。也正因如此,现在研究三农问题的专家很多,但关注粮食安全问题的却很少,因为每年中国的粮食产量都在不断提高,并且粮食价格持续下跌。

    宋维扬这篇论文,首先发表在《复旦学报(社科版)》,引起校内的小范围关注。接着又投稿到《中国社会科学》,这份期刊格调太高,没有获得通过。

    倒是盛海本地的《学术月刊》给过了,引起不少社会学者和三农问题专家的讨论。

    少部分学者同意宋维扬的观点,但大部分都予以批评,认为宋维扬这是在危言耸听。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几年前,认为虽然农民工数量越来越多,但还不至于造成耕地大面积抛荒,因为这些农民工的土地会被村里的其他人耕种,农民恨不得在每一寸土地上种粮食。

    但现实能让人惊爆眼球!

    就像宋维扬在论文中说的那样,农村耕地抛荒面积,不是一点点增加的,而是呈几何倍上升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明年就会被引爆,特别是南方农村,打工农民人数飞涨,土地抛荒面积跟着飞涨,全国粮食产量从1999年开始逐年下跌,至2003年跌到了谷底。伴随着中央取消农业税,并改革粮食购销制度,农民负担减轻了,粮食产量才开始慢慢回升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国家渐渐放开白酒产量限制,中国白酒行业才迅速繁荣起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在论文里面,选取了几个典型村落,列出三年来的打工人数和抛荒面积的变化,并整出一个相关系数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系数计算,长江流域某些省份的耕地抛荒比率,至2003年将达到8%。这就太恐怖了,简直骇人听闻,所以被许多学者批评为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事实将证明宋维扬是正确的,即便中央取消农业税,某些省份的抛荒面积也一度达到4%。如果不取消农业税,抛荒面积增长到8%绝对有可能,甚至是更多!

    受宋维扬的论文启发,有几个三农问题专家,开始前往农村做实地调查,并于年底连续发表数篇论文,有一篇甚至登上《中国社会科学》。他们得出的结论,跟宋维扬几乎一致,迅速引起学界的大范围讨论。

    至于宋维扬搞出的那个农村打工人数与土地抛荒面积的计算系数,在今后的七八年内也被各种使用,专门用于研究耕地抛荒问题,一度被学界称为“宋维扬系数”。当然,这个系数只存在了七八年,因为到了2005年以后,农村拆迁现象越来越普遍,用这个系数来计算抛荒面积就不准确了。

    多年后,有人从知网上把宋维扬的论文翻出来,再科普了一番“宋维扬系数”,网友纷纷表示:“宋爸爸是一个被经商耽误了的社会学家。”

    但现在却很遗憾,国内顶级学术期刊,根本不接受宋维扬的论文,有关部门和大部分学者也不重视。只有少数几个三农问题专家,才被宋维扬的数据惊出一身冷汗,自费跑去农村做实地调查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连续三年农业大丰收,谁还关注粮食危机啊?

    杞人忧天!

    甚至这玩意儿也不政治正确,此时的主流舆论都在高喊:中国人可以养活自己!——从官方到民间,都在欢呼粮食连年增产,并为粮食太多、谷贱伤农而苦思对策。

    嗯,学术界的主流研究方向是:如果明年粮食继续增产,应该如何稳定粮价,又该如何保护农民的利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毕业典礼在即,全各国地普降大雨。

    盛海这边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天,宋维扬窝在咖啡厅里都快发霉了,喜丰在各地的销售分公司更头疼——正是旺季,饮料销量却暴跌!

    店里空荡荡的没有顾客,林卓韵伸手到屋檐下接雨:“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,都连续下一整天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趴桌子上说:“今年可能有大洪水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道:“年年都有洪水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可能不一样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林卓韵笑道:“你想转行算命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记性再差,也记得98大洪水啊,全国受灾面积3.18亿亩的特大洪水!

    从时间上来看,洪水爆发正值稻谷抽穗和收割的关键时候,导致洪灾区域的农田大面积减产。但即便如此,1998年的全国粮食也是大丰收,并达到90年代的农业巅峰数值。这就佐证了宋维扬那篇论文,从1999年开始的农业减产,跟其他无关,就是打工的越来越多,种地的越来越少,纯属抛荒导致。

    林卓韵瞟了眼墙上的时钟:“豆豆快放学了,雨下这么大,你开车去接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宋维扬起身道。

    从时光咖啡厅到复旦附小,直线距离不足一公里,平时豆豆都是走路上下学。

    宋维扬开着那辆屎黄色的破旧面包车,分分钟就来到学校门口,然后蹲车上优哉游哉的玩手机游戏——贪吃蛇!

    是的,作为小灵通老板的宋维扬,又换新手机了,诺基亚6110,全球第一款可以玩游戏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贪吃蛇快吃满屏幕的时候,放学铃声终于响起。

    不多时,豆豆就撑着伞跑过来,笑嘻嘻上车说:“叔叔,咱们家的车子最显眼了,老远就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比奔驰宝马好用多了。系好安全带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豆豆下学期就要升初中,已经是大姑娘,一个劲儿的跟宋维扬聊着学校趣事。

    回到咖啡厅,豆豆直奔到街机前,开机投币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做作业去!”林卓韵犹如恶魔般出现。

    豆豆讨价还价:“打一颗币,打完我就写作业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,马上!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“写就写。”豆豆噘着嘴离开。

    林卓韵开始埋怨宋维扬:“你就不该把街机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小孩子嘛,劳逸结合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道:“我姐在市区里开店,一个月也回来不了几次,我当然要敦促豆豆好好学习。你倒好,尽添乱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宋维扬二皮脸傻笑。

    突然间,电话铃声救驾,却是侦探事务所那边打来的:“老板,人找到了。宋兴华已经退休,宋卫红和李成功都是下岗职工。”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