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43【粪不顾身】
    洪伟国拿了个捞鱼的网兜来,但弃婴和蹲便口的角度太窄,根本就触碰不到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问询赶来了不少居民,一个阿姨喊道:“去化粪池那边捞!”

    旱厕的粪便通道连通化粪池,每月有掏粪工人定期来捞,然后卖给附近的农民做生物肥。粪便通道是斜着的,弃婴已经滑了很远的距离,再向前一米左右就要掉进化粪池了。

    洪伟国从男厕里绕出来,跟人合力抬开化粪池的水泥遮挡板,脱掉鞋子就要往化粪池里跳,因为他站在岸上的角度也不好使力。

    宋维扬连忙阻止:“慢着,别沼气中毒了,找根绳子拴在腰上。你要是感觉不对,就喊一声,我们立马拉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绳子!”一个戴眼镜的瘦子说。这人宋维扬认识,就住在他出租屋的隔壁,是个下岗职工,整天闲在家里看武侠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谁去一趟派出所?把警察叫来!”

    一个老婆婆道:“去了,我儿子去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又指挥道:“还有,快去拦一辆出租车,准备送医院。让司机先等着,等一分钟一块钱,这钱我来出!”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!”一个青年道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戴眼镜的下岗职工拿来一条绳索,洪伟国立即系在自己腰上,然后小心的跳进化粪池里。这地方很深,大半个月没掏了,屎尿一直淹没到洪伟国的胸口。

    洪伟国也不用网兜,他屏住呼吸走到通道口,探着身子把弃婴抱出来,然后飞快转身递给岸上接应的群众。

    这时派出所的民警也到了,张口就问:“孩子还说着吗?”

    “活着呢,活着呢,还有气!”抱孩子的群众连忙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快送医院!”

    之前那青年在200米外的路边大喊:“出租车喊到了,出租车喊到了!”

    众人簇拥着抱孩子的群众一阵疯跑,洪伟国被拉上案后就没人管了,一身屎尿臭不可闻,只能灰溜溜的回到出租屋去洗澡。

    宋维扬刚把车门拉开,出租车司机就嚷嚷道:“怎么还有屎?别上来,别弄脏我的车!”

    “车个锤子,救命要紧!”宋维扬骂道。

    民警同志也大喝:“见死不救是犯法的,你敢拒载,抓你去坐牢!”

    司机顿时被吓住,连忙说:“把孩子抱好,屎尿别沾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好在此时并非冬天,否则孩子早被冻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可怜哦,生下来就被爹妈丢厕所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残疾,医不好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全手全脚的,哪里像残疾?这是个女孩儿,要是男孩儿就不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女的?我都没注意看。”

    “龙岩街那边捡垃圾的杨太婆,去年不就在垃圾堆里捡到个女孩儿?这些爹妈也真狠心,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就算不养也该送人啊,怎么能往厕所里丢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脱下衣服把孩子包裹住,又扔了两百块钱给司机:“赶紧的,去医院,剩下的钱是赔你的。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在路边议论纷纷,已经把事情说清楚,那司机终于搞明白情况,连忙说:“不用不用,救命要紧,坐稳了!”

    民警坐在副驾驶位,宋维扬和抱孩子的阿姨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那阿姨摇晃了几下,又伸手探孩子的鼻息,惊道:“怎么都不哭了,摇也摇不醒,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也伸手去探:“还有呼吸,应该是昏迷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把窗子关上,别把孩子吹感冒了。”阿姨说着就要去摇车窗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别,保持通风。孩子距离化粪池很近,有可能是沼气中毒了,没窒息死亡算她福大命大,现在要尽可能的让她呼吸新鲜空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阿姨连连应声。

    民警问:“这位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我西康那边的,在盛海读书,马上大学毕业了。到这里来做社会调查,准备写毕业论文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还要搞社会调查?”民警感觉挺稀奇。

    宋维扬解释说:“我读的是社会学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哦,社会主义好,”民警问,“是你发现这个孩子的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对,我当时在小便,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声。你们这里经常有弃婴吗?”

    民警苦笑道:“城里弃婴很少,特别是在政府和国企上班的,都不敢生二胎。倒是乡下生二胎的多,越穷越生,越生越穷。好些农民快生了,就躲到城里来,生了男孩抱回家,生了女孩就送人。说实话,把女孩子送人或者扔路边的,我见过两三次,也听说过不少。这把女孩儿扔厕所里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太狠心了,那是条人命啊!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一般这种弃婴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民警说:“找她亲爹亲妈,但估计是找不到。再看有没有人愿意收养,没人收养就送福利院。小伙子,我看你家里条件应该不错,不如你把这小女娃收养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,我不符合收养条件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啥条件不条件的,”民警笑道,“法律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你发现这女娃,又是你送她去医院,你家里条件又养得起,这说明她跟你有缘分。你想想啊,你要是不收养她,把她送福利院去,谁知道她能遇到些什么?你就收养吧,我们派出所也省事。”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县人民医院,宋维扬和阿姨把孩子送进急诊室,说明情况后便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20分钟左右,护士出来说:“甲烷中毒,孩子没事,只是昏迷了。还有,去买些婴儿奶粉,孩子出生之后估计都没喂过奶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,菩萨保佑!”阿姨双手连连作揖,她双手和胸口沾满了屎尿。

    宋维扬交钱之后,跟民警一起来到大门外,递烟道:“我先去买奶粉。”

    在农村搞市场调查后,宋维扬都抽红塔山,散烟散中华怕把农民吓着,更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现在他抽的却是中华,民警接过香烟,顿时对宋维扬的经济情况更加明了。

    民警同志说:“我知道哪里有卖奶粉的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民警怂恿说:“小伙子,我看你也是不缺钱的,干脆把这女娃收养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哭笑不得:“警察同志,你这是诱导我犯法啊。我这年龄,我这性别,还是未婚,是不能收养婴儿的,你别欺负我不懂法律。”

    民警抽着烟说:“我要是家里条件允许,我自己就收养了,还用得着跟你啰嗦?实话跟你说吧,这要是个男娃,好多人抢着收养,女娃根本没人要,只能送福利院去。县里的福利院我还不知道?条件差得很,孩子养那儿就是遭罪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你心善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,心善有个屁用。”民警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哈哈大笑:“警察同志,你穿着这身衣服,可不能乱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民警道:“怕个鸟,谁还能因为一句话,扒了我这身皮不成?”

    宋维扬买了奶粉奶瓶,干脆又去买婴儿的衣服和襁褓,半路上接到洪伟国打来的电话:“喂,老板,你在哪儿呢?我刚洗完澡。”

    “县人民医院,”宋维扬催促道,“快点来医院换我,老子衣服上还沾着屎,恶心死了。刚买奶粉的时候,差点被店员给轰出去,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洪伟国大笑,“那你先臭一会儿,我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