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28【谷歌?】
    “来吧,来吧,相约九八。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,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坐在自己房间的电脑前,都能听到隔壁某家传来的歌声。

    由于DVD在不断抢夺市场,以及VCD厂家的竞争加剧,VCD机的价格越来越便宜了。这不,仙酒集团的一些工人都买得起,再树两根犹如柱子般的音箱,家里一放歌,全小区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估计是有人被吵得心烦,干脆以毒攻毒,声音开得更大,还特么用低音炮:“总想对你表白,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。总想对你倾诉,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……”

    二雄争霸很快变成了三国鼎立:“哎~开心的锣鼓,敲出年年的喜庆,好看的舞蹈,送来天天的欢腾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只能起身把玻璃窗关好,再这样听下去,都快整成神经衰弱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中国的盗版行业很发达,而且办事效率奇高。这还没过大年初五,今年春晚走红的歌曲,居然就被制成VCD唱片,而起还卖到了容平这种小城市——人家正版唱片还没发售呢!

    宋维扬此时很想做个市场调查,好好研究一下盗版VCD唱片的生产销售渠道,说不定还能拿来当毕业论文。

    大年30的春晚,做盗版的必须当晚把歌录下来,然后连夜转制成VCD格式。接着又是拿到工厂批量生产,再向四面八方发货,一层一层的经销商进行分销,最终出现在大中小城市的街头。

    这些步骤,盗版商们居然在三四天内就完成了,堪称全球的一大商业奇迹!

    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丁明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初一拜了年,初四又拜年啊?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丁明道:“老宋,我昨天收到一封邮件,美国那边发来的。有人在推销一款搜索引擎,其核心运算方式叫pagerank,我跟公司的搜索引擎研发小组沟通了,看其描述正是我们需要的。所以,我想过了初八,就带队去美国考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pagerank?”宋维扬有些懵逼,那可是谷歌的核心技术啊,谷歌就是靠那玩意儿做大的。

    丁明说:“确实叫pagerank。我曾经在美国那边的技术论坛发过帖子,说想招聘美国的搜索引擎高手,还留了公司邮箱,估计有人看到帖子就来卖技术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你跟对方联系没有?”

    丁明说:“发邮件了,对方还没回复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继续保持联络,把签证办好,准备去美国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有消息了再给你电话。”丁明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心想:难道这是蝴蝶效应?若是谷歌的创始人把核心技术卖了,谷歌还能做大吗?或者说,谷歌这家公司还会成立吗?

    其实,真不是啥蝴蝶效应。

    谷歌的两位创始人,在1997年底就把搜索引擎开发出来了,但名字不叫谷歌,叫做BackRub(谷歌前身)。

    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是真牛,丁明手下的研发小组,七八个人做了大半年,终于把“智能搜素引擎”搞出来,还不怎么好用。而人家只有两个人,利用空闲时间,三个月不到就做出BackRub搜索引擎,同时还研发出非完整版的pagerank算法。

    做出搜索引擎、研发出pagerank算法之后,两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开公司,而是想把技术授权出去。由于没有公司愿意合作,他们决定直接卖掉,要价才160万美元。

    居然还是没人肯买!

    那就只好自己开公司了,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谷歌。

    未来谷歌的三号员工斯科特·哈桑,此时是拉里和谢尔盖的朋友,他正在帮着两人卖搜索引擎,还找到了Excite(美国主流搜索引擎之一)的CEO乔治·贝尔。

    乔治·贝尔用自家的搜索引擎,搜索关键词“Internet”,搜出来一堆乱七八糟的结果。再用BackRub(未来的谷歌)搜索,搜出一堆非常合理的内容,可见谷歌还是更好用的。

    但乔治·贝尔很不高兴,说道:“我们不想要你们的搜索引擎,不想要人们很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因为我们希望人们留在我们的网站。”

    是的,谷歌搜索引擎太好用了,所以我们坚决不用!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很滑稽可笑,但这是1997年主流的商业互联网理念:门户网站是根本,有访问量才有钱赚,才能融资上市再融资。如果网民能够轻易搜索到内容,那还拿门户网站来做什么?

    规模越大的门户网站,越抵制优秀的搜索引擎,因为怕自己的用户跑了。

    甚至美国此时口碑最好、使用率前三的搜索引擎公司,都会在1998年全面转型为门户网站,不再对搜索引擎追加研发投入。此事导致的结果,就是气得李彦洪辞职,回中国创立了百度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出门了吗?”陈桃打电话来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下楼了。”宋维扬抄起外套出门。

    他要开车去接陈桃,中午一起吃饭,下午再去看电影。

    半路上,丁明再次打来电话:“美国那边回邮件了。他说自己叫斯科特·哈桑,是一个程序员,BackRub搜索引擎,是他的两个朋友研发的。他们想要授权给搜狐使用,每年的授权费是10万美元。如果独家授权,每年50万美元,一年签一次合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问他们卖不卖,那个pagerank算法一定要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要了他的ICQ,正在网络交流。”丁明说。

    两分钟之后,丁明又说:“对方说可以卖pagerank算法,要价300万美元。”

    “买下!”宋维扬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没那么多钱。”丁明说。

    “我出钱!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丁明说:“我再问问。”

    又是十多分钟过去,陈桃已经上车了,丁明来电道:“我问了他专利情况,pagerank算法是没有专利的。这人说得含含糊糊,好像有什么问题,不会是偷的别人的技术吧?”

    宋维扬还真不了解内情,但他知道谷歌的核心技术肯定不是偷的,嘱咐道:“你尽快去美国,一定要买下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就去办签证。”丁明内心的想法,是先去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若非穿越者的先知先觉,鬼才会买pagerank算法,而且还是没有最终完善的版本。这玩意儿由于跟李彦洪的专利具有部分重合性,拖到三年后才获得美国专利局的通过。

    宋维扬如果把算法买过来,估计pagerank永远都无法获得美国专利局认可。

    但这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谷歌还会诞生吗?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