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23【一步一个脚印】
    回学校参加完考试,宋维扬立即飞往绵州的长虹总部。

    秘书把宋维扬请到休息室,微笑道:“宋老板请稍等,倪总正在会见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去忙吧。”宋维扬喝着茶说。

    想见长虹老总倪瑞峰一面真不容易,先要提前预约,到了时间还要喝茶等候。不是倪瑞峰面子大,而是贵人事忙,不仅忙着生意,还忙着官方的应酬。

    此时的倪瑞峰,已经走到他人生的巅峰时刻。

    前年大牛市,长虹属于全国证券市场的龙头股。去年,倪瑞峰被选为******,他的风头甚至碾压了联想的柳总。

    巅峰之后,就是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主要原因就是亚洲金融风暴和国内市场转冷,导致中国彩电企业大面积库存积压。为了卖电视机,长虹继续打价格战,低价倾销迎来业界同行的集体抵制,并且卖一台彩电就亏一台,只能通过不断配股拉升股价从股市圈钱存活。

    长虹现在是没钱的,只要股价一崩,资金链马上断裂。

    长虹依靠剑走偏锋成为彩电业霸主,但这种方式属于邪道,应该趁着96年大牛市转变发展策略。但倪瑞峰明显玩嗨了,停不下来,到现在想转型也困难,干脆选择一条邪道走到黑,把整个长虹一起拖进深渊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长虹的神话还没被戳破,倪瑞峰身上的光环仍在,等再过半年的年中财报发出来,那才真是一身骚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门把手拧动的声音出来,倪瑞峰快步走进房间,爽朗笑道:“哎呀,宋老板真是稀客!”

    宋维扬起身握手道:“冒昧来访,还请倪总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西康省的企业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”倪瑞峰握着宋维扬的手说,“宋老板快请坐!”

    两人东拉西扯的说了半天,宋维扬终于道明来意:“倪总有没有兴趣引进最新型的SMT贴片生产线?”

    倪瑞峰笑道:“我买那玩意儿做什么?亏本买卖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手机、电脑、录像机……好多产品都会用到啊,怎么可能亏本?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亏本,”倪瑞峰说,“前些年,长虹有人提出做录像机项目,我还专门派人考察过市场,后来因为彩电价格大战就搁置了。当年录像机市场火爆的时候,国内就有不少厂家引进贴片机,现在估计都堆在仓库里生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宋维扬真不懂。

    倪瑞峰说:“不管是做录像机还是VCD机的板子,都需要用到SMT贴装技术,国内厂商就是看到有前景,才去引进贴片生产线的。但没用,下游厂家都直接到弯弯拿货,国产板子没有竞争力。主要是规模小,出货量不够,成本太高,良品率也低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倪瑞峰道:“国内片式元件品种奇缺,质量和数量都不能满足需求,而且价格非常高。这么说吧,在中国做一块VCD机的板子,需要到全球各地拿货,然后运到中国组装。费时费力不讨好,还不如在弯弯那边进口,人家早就规模化配套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宋维扬终于明白,刘强说的材料问题是什么了——国内的主板元件,品种不齐、质量不高、还死贵死贵。

    而且根据西方33个国家签订的《瓦森纳协定》,某些电子元件是对中国禁运的。

    宋维扬又旁敲侧击一番,确定倪瑞峰没有任何合资做高端SMT的意向,这才闲聊一阵告辞离开。随即,他立即给倪院士打电话:“倪老,长虹倪总说国内有SMT贴片机,好几年前就已经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去问问。”倪院士说。

    倪院士也非神仙,不可能什么行业都了解,但人家面子大啊,直接跑去问电子工业部(电子工业部和机械工业部,即将合并组建为信息产业部)。

    仅用了半天时间,倪院士就再次电话联系宋维扬,说道:“是我搞错了,国内确实有SMT生产线,而且有400多条生产线,但大部分都是几年前进口的机器,已经有点过时了。这几百条SMT生产线,大概有70%处于停机状态,根本拿不到订单,下游厂商都选择购买国外的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停机的生产线,可以做小灵通主板吗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倪院士苦笑不已:“说起来很荒诞,SMT技术需要一系列机器,那些厂商在引进的时候,为了省钱,往往缺这个缺那个,这就导致了良品率不高。有的生产线,甚至连最终的检测设备都没买,质量好不好全看运气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又问:“剩下的正常工作的30%生产线呢?”

    倪院士说:“那30%的生产线,都处于全负荷运行状态,大部分用于军工、科研设备制造,不对外接民间生意。也有一些生产线,就那么几台机器,专门生产自家的板子,跟小作坊差不多。对了,我国已经自主研发了一些设备,比如丝印机……呃,手动的。”

    手动丝印机?

    还是留着打磨火箭或者战斗机板子吧,咱民用厂商惹不起,那玩意儿的人力成本得多搞,生产效率得多低啊。

    倪院士又说:“目前国内最先进的SMT生产线,在京城电视设备厂,主要做录像机、VCD和高端彩电的板子,恐怕还不能满足手机主板的工艺需求。既然长虹不愿意合作,你再找京城电视设备厂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能帮我引荐一下吗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直接帮你问吧。”倪院士又跑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过去,倪院士再次来电:“京城电视设备厂不打算合作,他们的SMT生产线是去年才引进的,暂时没有其他想法。你知道,现在经济形势不好,国企也不敢盲目投资项目。恐怕,你要自己建厂子才行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那就自己建呗,机器花钱买,工人也好找。现在遍地都是下岗职工,总有几个是贴装方面的熟练工。”

    倪院士说:“我顺便帮你问了一下,小灵通主板的元件,不在国际禁运范围内。但是吧,如果在国内生产,算上电子元件的运费和关税,你自己做一块手机主板,可能比直接从弯弯进口还贵,顶多也就是价钱持平。”

    “能价钱持平就可以了,”宋维扬大笑,“先把厂子做起来,培养研发团队和工人队伍。以后肯定有越来越多的电子元件工厂,会被外商转移到中国生产,我们国内的厂商也会成长起来一部分,到时候元件成本就下去了。把队伍锻炼好了,配套环境也成熟了,那就再做电脑主板和其他手机的主板,总是会慢慢变好的。”

    倪院士欣慰道:“这个想法可行,高新行业不能一蹴而就,总要用十年、二十年的时间去发展。你如果要到国外买机器,我可以介绍几个人给你,帮你从技术上进行把关。当然,你得准备一笔劳务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特聘技术顾问嘛,不能让人白干活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