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17【保镖】
    时光咖啡厅(总店)。

    第一个前来应聘的原国企基层干部蒋春华,已经顺利当上店长。这姑娘还不满30岁,现在固定月薪2000元,并可以拿0.25%的利润分红,年终还有不菲的业绩奖金,放在整个盛海都属于高新阶层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林婉姿前往市区开分店的时候,总店这边的员工踊跃报名跟随,都想好好表现,成为下一个蒋春华。

    随着宋维扬的曝光率越来越高,咖啡厅这边也吸引来不少陌生面孔。有想要采访宋维扬的记者,有想跟宋维扬一起做生意商人,甚至还有心怀叵测的不法分子。

    保安小庞一个人撑不住,宋维扬不得不又招了两个本地保安。

    两个本地保安负责白天安全,小庞则负责夜晚,跟妻子一起住在楼下小单间——宋维扬实在是怕了,上个月咖啡厅遭了贼,门锁被暴力撬开,半夜里吧台被洗劫一空。虽然没有遭受任何现金损失,但各种小物件被拿走,连吧台上的电脑就被搬了。

    万一那些窃贼吃了熊心豹子胆,跑到楼上搞入室抢劫怎么办?

    “观众朋友们,我身后就是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处。随着最后一车石料倾入江中,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胜利实现大江截留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上午,客人不多,电视机里正播着新闻。

    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走进咖啡厅,问道:“请问,这里的负责人是谁?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朝吧台旁边指去:“那是我们蒋店长。”

    青年立即走到吧台前递名片:“你好,我是《中国青年》的记者叶涤生……”

    蒋春华没等对方说完,就打断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老板没空,而且他也不常在咖啡店里。如果你执意要采访的话,我可以打电话帮你预约,但具体采访时间不能保证。”

    叶涤生感觉非常无语,他是《中国青年》杂志记者啊,又不是那些野鸡报纸的人,居然被一个小店长给挡下了。

    叶涤生只能耐心解释:“宋维扬先生,已经被确定评为‘第八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’,颁奖仪式将在明年1月中旬举行。今年12月底的时候,中青联会给宋维扬先生寄来邀请函,我是提前来做采访的。我们《中国青年》,也是‘中国十大杰出青年’评选活动的主办单位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真评上了?”蒋春华惊讶道。

    叶涤生说:“宋维扬先生已经连续三年入围十大杰出青年,今年确实评上了,我希望能提前做一个采访。”

    蒋春华连忙说:“实在是抱歉啊,这段时间的记者太多了,老板都被逼得躲到学校不敢出来。叶记者请先在店里喝几杯咖啡,快到中午的时候,老板也该下课了,到时候我再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打扰了。”叶涤生微笑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作为《中国青年》记者,叶涤生可以直接到学校里找人。

    大概上午十一点半,宋维扬迈步走进咖啡厅,被蒋春华带到角落卡座,微笑握手道:“让叶记者久等了,我是宋维扬。”

    “宋先生你好。”叶涤生连忙站起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这里人多,我们去楼上吧。”

    叶涤生笑道:“客随主便。”

    二人来到楼上雅间,叶涤生开门见山道:“宋先生,《中国青年》决定把你定为12月第一期的封面人物,所以要做一次比较全面的专访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叶涤生从包里拿出相机说:“我想给你照一张相片,能以图书馆为做背景最好。当然,在这里也行,照你看书时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所以,我的主要身份是学生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叶涤生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是真明白了,从《中国青年》杂志给他拍照的侧重点,就能看出很多深层次信息。

    中国十大杰出青年,顾名思义,每年只评选十个。

    而40多岁的人都可以被称为青年,各行各业累加,全国的杰出青年该有多少啊!

    史育柱当年那么受追捧,好几个中央领导接见,这样都没能被选上,可见难度之高,竞争之激烈——今年倒闭的亚细亚商城老板王遂舟,是迄今为止唯一被选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民营企业家。

    所以,宋维扬被评为杰出青年,他在商业上的成功并非主要原因。真正让他获选的,是全国第一个大学生志愿者社团的社长、全国第一个地方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的会长身份!虽然,这些职务他已经在大四开学时卸任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宋维扬在青年志愿者方面做出的努力,让团中央和中青联非常重视,再加上他在商业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,这才最终入选今年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。

    纯粹当一个商人,肯定没戏。

    宋维扬问道:“这个杰出青年的评选,都有哪些单位主办?”

    叶涤生说:“中青联,青少年发展基金会,中央电视台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《中青报》和《中国青年》杂志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就是那个创办‘希望工程’的青少年发展基金会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涤生说。

    嗯,宋维扬决定了,回头让神州科技公司给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100万元,喜丰公司和神州科技再出点钱,跟希望工程一起援建20所希望小学。

    这既是政治护身符,又能为社会做贡献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每年都捐一些,逐年增加数额,以后团里就是宋维扬的娘家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拿出一本社会学教材,装模作样的捧在手里,就这样坐在电脑桌前供叶涤生拍封面人物照。

    叶涤生把封面主标题都想好了,就叫做“书生意气”。

    采访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,叶涤生起身告辞,宋维扬还想送点车马费,居然被对方给拒绝了,同时主动索要了宋维扬一张私人名片。

    把这位叶记者送出咖啡厅,蒋春华跑来说:“老板,店里来了个当兵的,说是你请的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蒋春华说:“餐厅,刚吃完饭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立即前往餐厅,一个30岁左右的汉子正在看电视,国字脸,坐得腰杆挺直,看上去满精神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宋维扬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”这汉子下意识敬礼,手抬到一半又放下来,拿出一叠材料说,“这是我的履历资料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不用不用,你是我哥的战友,都是自家人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汉子坚持道:“还是先看看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随手翻开,此人叫洪伟国,初中文凭,1989年入伍的老兵。履历部队的番号都省略了,但做过侦察兵,因左手伤残而转入后勤部门。恰逢今年的第九次大裁军,压缩非战斗人员和后勤部队,此人的关系不硬被裁了。接着更倒霉,他转业到地方国企,只干了半个月就遇到破产倒闭。

    洪伟国闲在家里没事儿干,跑去西康找战友,恰逢宋维扬想请保镖,就被宋其志给推荐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左手伤残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洪伟国抬起左手说:“不碍事,小手指没了半根,无名指也断了一截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工资方面,你的预期是多少?”

    刚刚还大气沉着的洪伟国,突然变得扭捏起来:“八……七百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宋维扬对洪伟国的反应非常满意,笑道:“今年盛海的平均工资都850了,我给你3000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太多了,1000就可以。”洪伟国道。

    “就3000,以后我把命交给你了,”宋维扬说,“现在我名气大,又有钱,还有报纸说我要变成首富。你知道的,现在社会治安很乱,指不定哪天就有人起了歹心。”

    洪伟国拍胸脯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既然拿钱办事,关键时候堵枪眼都可以,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又问:“家里都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洪伟国说:“有个老娘,还有弟弟妹妹。妹妹在初中,弟弟在花都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结婚?”宋维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家里介绍了一个,还是工人。我不是伤残了嘛,没前途,就吹了。”洪伟国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干脆你把家人都接来盛海。我在这边有个公司,让你弟弟来厂里工作。你妹妹也过来,我安排转学,杨浦区这边的好学校很多。他们暂时只能住在厂里的职工宿舍,二三十年前的老宿舍,条件不是很好。我准备明年建新的宿舍楼,优先分配给你的家里人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。”洪伟国露出憨厚笑容。

    他这憨笑半真半假,颇具欺骗性质。一个没有背景关系的侦察兵,能在伤残之后不转业,反而被调去油水丰厚的后勤部门,显然洪伟国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。

    洪伟国心里很明白,宋维扬这是在收买人心。但能把全家安排妥当,让弟弟妹妹有奔头,他非常愿意被收买,而且也觉得这个老板值得投靠。

    宋维扬则是从大哥那里得知,这个洪伟国是猛人。打架厉害,玩枪也厉害,当兵一年半就被精锐部队选走。

    当然,能否值得信任,还要以后慢慢观察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