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16【市场寒冬,科技夺目】
    就在小灵通刚刚上市时,日苯“八佰伴”破产的消息传到中国,立即引发全国媒体的疯狂讨论。

    这家大型连锁零售商的创建者是一个传统妇人,10岁就开始做童工,仅用四十年时间,把一家卖果蔬的小铺子做到年销售额50亿美元。以她为原型的电视剧《阿信》,曾在中国创下收视纪录,中国人对她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因此,“八佰伴”1995年在中国开分店时,曾引发抢购狂潮,开业当天便涌进107万顾客。

    然而它竟然倒闭了,破产清算时总负债13亿美元!

    这么说吧,此时中国所有的连锁零售商,不管是做百货公司还是做超市,只要但凡有点野心抱负的,都在拼命学习“八佰伴”模式。

    偶像崩塌,人们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学得最成功的是亚细亚连锁商场,两年前,这家商场的创始人王遂舟,曾击败包括宋维扬在的无数企业家,成为中国年度十大商业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九年前,王遂舟通过关系向供销社借款5万元,又把这5万元存进银行贷出40万,再把40万存进另一家银行贷出200万。九年过去,王遂舟的亚细亚连锁商场估值20亿元,就是在疯狂模仿“八佰伴”的扩张模式。

    今年,亚细亚商场也倒闭了。

    喜丰公司去年秋天就把亚细亚列入黑名单,不断减少供货量,甚至停止供货,但依旧有600多万货款没有收回来。

    这不算什么,仅亚细亚的总部商场,一家百货商店而已,就拖欠银行7000多万,拖欠货款总计1亿多元。津门那边的亚细亚分店,干脆被愤怒的供货商哄抢一空,连桌椅板凳都被搬光了。

    日苯八佰伴倒了,韩国大宇也陷入窘境。

    中国那些学习八佰伴和大宇的企业,全都面临举步维艰的境地。民营公司一家接一家破产,中国迎来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一次破产潮。许多大型国企也是疯狂亏损,包括那些市值数十上百亿的国企,竟都资金链趋于断裂,把去年疯狂兼并的子公司打包甩卖。

    介于此,“抓大放小”的国企发展战略彻底宣告失败,中央开始进行国企在上游行业的垄断性布局。

    以前海尔、长虹、方正、华北制药、江南造船厂这些大型国企,都是被中央保送世界500强的种子选手,一路政策绿灯扶持。现在全部被放弃,任其自生自灭,能做成啥样全靠自己。

    郭光昌的复星公司,趁机兼并了两家国营制药厂,比历史上发展速度更快。他非常感谢宋维扬,多亏老宋在金牛会聚会时提醒,郭光昌才能提前筹集资金,在第一时间把最优质的药厂拿下。

    喜丰公司在完成渠道整合之后,资金链也已经缓过来,趁机兼并了一家大型国营工厂——几乎等于是白捡的,银行搞破产拍卖,不用负担债务问题,地皮、厂房、机器的价钱低得吓人。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,喜丰公司只敢兼并一家工厂,吃多了怕撑坏肚子。

    根据国家局9月底发布的报告,截至今年7月,全国工业产品库存总值超过3万亿元。95%的工业产品都是供大于求,饮料行业同样如此,生产出来根本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市场转冷,中国内需不足,再加上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,中国传统市场的竞争压力空前巨大。除了纯净水之外,冰茶和可乐在各大城市的销售额都难以提高,能够保住不下跌便算合格的地区销售经理。

    统一和康师傅两家弯弯企业,已经开始在中国大陆卖冰茶了,大城市的冰茶市场趋近于饱和。可乐同样如此,大城市的销售额无法再提高,百事可乐、可口可乐那边也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杨信和宋维扬电话沟通之后,又召开了公司高层会议,很快定下两个发展策略:

    第一,赶快推出方便面、果汁、薯片等产品,开辟新的战场。

    第二,全力进军中小城市和乡镇市场。

    饮料食品行业的野蛮生长期已过,市场寒冬正式来临!

    倒是喜丰纯净水的销售形势喜人,特别是桶装水,近半年来,平均每月销售额增加12%,竟成为喜丰公司盈利最高的支柱产品——娃哈哈那边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杨信已经不再喊着喜丰上市了,索罗斯正在狙击港城,大陆股市也哀鸿遍野,现在上市纯属嫌自己头铁。

    健力宝依旧还是饮料行业老大哥,其在产量、产值、销量、税利四个方面,均排名全国第一。而这,还是健力宝刻意控制发展速度的结果,甚至人家连新品都懒得推出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愿快速发展?

    因为企业家跟地方政府闹矛盾,在异地修建的大厦落成、公司股票上市之前,李总不想把健力宝继续做大。他想要获得股权,他想脱离地方政府控制,而企业做得越好,他的计划成功率也就越低。

    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全国经济一片低迷的情况下,媒体一边热议工商业形势,一边把目光投入高新科技行业。

    柳总战胜倪院士之后,联想终于顺利进行京港整合。京城这边的资金一注入,港城那边的股票立马再度逆市飞涨,成为大陆和港城媒体关注的焦点。而大陆的电脑市场也在不断扩大,联想销量疯狂攀升,柳总已经被媒体奉为“中国高科技行业领头羊”,宛若救世主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柳总膨胀了,甚至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,向记者透露他的家人抄底买进联想股票。严格来说,这在证券市场是违规的,但问题不大,只有搁网络时代才会挨喷。

    那记者也不懂这些,居然把原话登载报纸上,顺便夸耀柳总具备商业大智慧。

    大陆的老百姓也不懂,视柳总为商业天才,恨不得自己也能做柳总的亲戚,等什么时候抓住机会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今年最光彩夺目的高科技公司,除了联想,就是小灵通——都是做品牌组装的。

    媒体煞有介事的给出各种夸张标题,甚至到了捧杀的地步:

    《小灵通月出货量达5万部,宋维扬正在缔造国产手机帝国》

    《小灵通弯道超车,引领中国手机行业高速发展》

    《小灵通月销售额破3亿,宋维扬或将成为中国首富》

    《北联想,南灵通,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焕发生机》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报道袭来,倒是让神州科技公司省了不少费。

    至于华为,太低调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到了1998年,华为一年之内投入数亿元做研发,这家公司依旧不为大众所知晓。

    不是华为不想宣传,而是他们把更多精力投到了技术层面。98年发大水的时候,中央大领导用华为的无线电话指挥救灾,由于照片上华为商标不清晰,华为竟然重新P了一个上去,可见华为还是想搞宣传的。

    传说1999年金茂大厦竣工,外资企业争相入驻,西装革履的青年才俊成为一道风景线。

    当时的金茂大厦楼前,盛海的妈妈们左顾右盼,想要给自己的女儿物色大好青年。结果她们看到的,却是一群蓬头垢面、双眼血丝、衣装随意的码农蜂拥而来。原来华为的盛海研究所就设在金茂大厦,而且占了好几层楼,盛海丈母娘对此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从11月开始,就经常有记者跑去神州科技采访,然后又跑去复旦大学,时光咖啡厅总是坐着好几个记者。

    都是来采访宋维扬的。

    不少人猜测宋维扬的身家,有人说5个亿,有人说10个亿。还有人说,小灵通再卖一年,宋维扬的资产就会达到30亿,妥妥的中国大陆首富。

    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