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04【汤公子上门】
    事实上,早在两年前,西康省就开通了一条高速公路,成功连接蓉城和山城。

    这条高速公路恰好途径甜城,就在容平的隔壁市,按理说只需要接上这一段,就能汇入蓉渝高速公路网络当中。

    为什么宋述民和宋维扬又说需要五市联动呢?

    因为此时的蓉渝高速,虽然名义上已经贯通,但许多路段属于一级公路,甚至还有些二级公路。开着开着,你就得从高速状态变成山路状态,主要是山区太多、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这条路在规划时只是二级公路,开工时变成一级公路,修建过程中又成了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它究竟属于什么性质,谁都说不清楚——随缘。

    黄运生立即打电话把公路局的负责人叫来,详细询问情况,又翻阅了一些资料,思路终于给整清晰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值得干,而且还可以大干一场!

    先说服宜城和泸市的领导,再加上容平,修高速公路把这三个市接到甜城,跟蓉渝高速网贯通——距离较短,投资规模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而资州和甜城本来就在蓉渝高速线上,但各自有不少路段属于一级路,必然闻风而动,把各自的交通缺陷给补上。

    五个市一起发力,足以引起省领导的重视。

    历史上,由于容平市的经济发展不起来,居然就眼睁睁看着高速公路从隔壁市通过,直至2014年才把高速路接通。而被容平市卡在中间,五粮液和泸州老窖所在的城市,也只能这么看着傻等,后来干脆不管容平市,转而修建直通山城的高速路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喜丰和仙酒,容平市的经济已经起来了。如果运作得好,还能撺掇省里跟山城合作。山城那边刚刚直辖,政策优势超强,把蓉渝高速的一级路和二级路再次升级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喜丰、仙酒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等公司的产品,走西北的高速直通省城,走东北的高速直通山城,还可以顺长江而下直到盛海。

    计划庞大,实施很难,但可以试试看。

    即便中央不扩大基础建设投资规模,也是可以尝试的,只要能说服省领导就有希望,前提是必须把隔壁几个兄弟市也拉入伙。

    黄运生踌躇满志,叫来秘书说:“小田,你让人联系一下宜城的领导,我要亲自带队去考察五粮液集团。”

    只靠容平一个市很难成功,黄运生要开始奔波串联了。

    这项目跑起来快则半年,慢则两三年,甚至是四五年,等高速公路通车,估计黄运生都调到其他地方当一把手去了。但他还是想努力尝试一下,说不定一年之内能够获得通过呢,那将是他仕途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失败了也无所谓,顶多浪费点时间精力而已。

    而成功了,就能盘活省内整个东南地区的交通经济,不知有多少地方领导要承他的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运生劳碌奔波的时候,宋维扬已经去了省城,他说好了要多陪林卓韵几天。

    喜丰公司那边没什么好管的,由于国内消费市场转冷,公司所有新产品项目全面停止,转而专心致志的巩固拓展渠道。至于跟农民合作的水果基地项目,最快也得明年或后年才能挂果采摘,届时国内市场也应该好转一些,可以顺势上马果汁产品。

    随着喜丰在省内的渠道扩张,再加上百事可乐的现金返利制度,健力宝和可口可乐迅速溃败。

    今年夏天,整个西康省已经很难看到可口可乐的影子,可口可乐的蓉城灌装厂都特么快倒闭了。全省的可乐市场份额,非常可乐占53.1%,百事可乐占45.7%,可口可乐只剩下1.2%。

    惨败!

    这是可口可乐进入中国以来,前所未有的惨败,居然被非常可乐、百事可乐联手赶出一省市场。

    然而,可口可乐中国公司却无力反击,因为可口可乐的全球总裁刚刚病逝。远东区总裁杜达富倒是想要有所作为,但扭转西康省的市场局面,必须更改传统经销渠道和配送方式,这又得获得总部批准才行。

    总部那边忙着争权夺利,谁还管这事儿啊。

    刚刚扶正的儿皇帝威望不足,他不同意还好,他要是同意了,其他高层肯定反对。变更可口可乐诞生以来100年的经销、配送方式,这责任太大,儿皇帝担不起,非得有强力者执行不可。

    历史上,只有等远东区总裁杜达富上位,可口可乐在中国的业务才能实现飞跃式发展。

    但现在半路杀出个非常可乐抢市场,等到杜达富掌权,中国市场这边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,还有东南沿海地区,可口可乐依旧属于巨无霸,把其他竞争者稳稳压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康大学,教工宿舍楼。

    宋维扬陪林卓韵、小豆豆游泳回来,刚进屋,就被林老头拿着一张报纸问:“小宋,这个合伙企业是什么东西?你快来讲讲,我看半天没看明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接过报纸一看,却是《合伙企业法》正式施行。他笑道:“合伙企业,就是自然人、法人或组织合伙设立的企业,分为普通合伙企业和有限合伙企业。这么说吧,正经的公司既需要缴纳企业所得税,也要缴纳个人所得税。而合伙企业,只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,不需要缴纳企业所得税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交企业所得税?”林老头忧心忡忡道,“那国家不是吃亏了吗?为了避税,所有公司都变成合伙企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”宋维扬说,“合伙企业必须承担无限连带责任,连申请破产保护都没办法,合伙企业亏多少钱,合伙人就得用一辈子去偿还。而且,合伙企业不能挂牌上市。不过也有优点,比如有限合伙企业,谁来背无限连带责任,谁就拥有企业的绝对控制权,其他股东投资再多都无法干涉企业运转。这玩意儿吧,适合咨询公司、中介公司、律师事务所等行业,以人为主。拥有大量固定资产的行业,还是开传统公司更稳妥。”

    林老头恍然大悟,感慨道:“真是活到老学到老,现在办企业也有这么多讲究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叔叔,你没事关注这些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林老头拍着报纸说:“国家大事当然要关心。这突然冒出个《合伙企业法》,看半天都看不懂,我就只好向你请教了,你是大企业家嘛。”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豆豆追着狮子狗出来,一人一狗满地乱蹿,急得豆豆大喊:“叔叔,小白不听话,不让我给它洗澡,快帮我抓住它!”

    “你都把小白吓到了,温柔一点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从冰箱里拿出一根火腿肠,撕开包装这么一扔,立即把狮子狗给吸引过来,然后擒着嗷嗷叫的小狗去厕所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敲门声响。

    游泳馆那边没浴室,林卓韵回来就洗头,满头白沫的对宋维扬说:“你去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把狮子狗交给豆豆,快步走去开门,门外赫然站着许久不见的汤公子。

    “表妹夫好,”汤勇笑呵呵说,“听说表妹夫回来了,我特地来找你打保龄球,还有一桩大生意要介绍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宋维扬对这家伙没什么好印象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