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99【金牛资本的未来发展思路】
    历史上,韩国在亚洲金融风暴当中,真的是准备国家破产的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韩国政府只能向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申请援助,一步步落入美国布置的金融陷阱。

    IMF的条件是,让韩国放弃经济自主权,彻底打开金融市场。

    这场谈判持续了很久,韩国人民义愤填膺,响应号召发起献金运动,纷纷拿出献金、珠宝捐给国家,盼望着能够顺利度过危机。然并卵,韩国政府最终屈服了,彻底沦为美国的经济殖民地。

    天下事,祸福相依。

    韩国经济反而得到了一次彻底的改革,新政府上台之后,将所有不受欢迎的政策都甩锅给IMF。比如解雇合法化,以前无法推行,现在可以说是政府受IMF逼迫;又比如失业率超高、大量公司破产,也可以说是IMF搞的鬼;还有一些针对大财阀的政策,换成以前别想通过,现在可以打着IMF的旗号施行。

    嗯,都是IMF的错,韩国政府永远没错。

    于是韩国老百姓把怒火都转嫁到IMF身上,甚至称此次金融危机为“IMF危机”。全国上下的爱国热情高涨,饿着肚皮,紧着裤腰带努力奋斗,争取早日摆脱IMF的经济殖民。

    就这样,韩国的经济系统居然变得更健康了,很多顽疾问题都得以解决,国民经济也因此迅速恢复。反倒是邻居日苯,各种积弊难以化解,经济形势愈发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然而韩国付出的代价,是国民经济被外资控制。

    就拿韩国的银行业来说,一半以上的银行股份都被外资占有。韩国第一银行,直接更名为“渣打韩国第一银行”,被渣打集团100%控股。

    经济自主权的丧失,意味着政治自主权的彻底沦丧,只能乖乖给某些国家当小弟,稍作反抗就是换总统的下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牛会的聚会结束后,金牛资本也得到一些投资。

    从3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,金牛会其他成员都想跟着宋维扬一起赚钱,在不影响企业正常运转的情况下,纷纷筹措资金入伙。金牛资本掌控的资金,瞬间增加了500多万美元,雪球越滚越大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最终目的,不是做金融投机,而是搞风投。

    这才是穿越者最该做,也最容易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投资ICQ是别想了,创始人的爹就是搞风投的,别想从那死老头手里抢钱。

    但谷歌可以投啊,在互联网泡沫来临前卖掉,分分钟获利十倍百倍。在互联网泡沫之间,抄底买回谷歌股份,或者顺便买网易股份,熬个一年半载又是十倍利润。

    不仅是谷歌和网易,腾讯、阿里巴巴,甚至是宋维扬自己的搜狐,他都准备用金牛资本去投资,而非自己拿零花钱去投。

    这样似乎宋维扬亏本了,明明一个人赚钱的生意,为什么要拉上其他合伙人?

    很简单,股份构成越复杂越好。

    随着金牛资本的不断成功,肯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、机构和个人入伙,包括国内的和国外的,包括民间的和官方的。如此,就可以降低非常规的风险,比如有权贵眼红啊,比如西方的排斥啊——投资者不是宋维扬一个人,而是好多人,牵扯太大,对方的盘外招很难使出来。

    某天,如果有谁想空手套白狼,敲诈勒索宋维扬的资产,都不用宋维扬自己出手,背后的合伙人就能让那家伙喝一壶。

    夜里,张旋龙找到宋维扬说:“你手里还剩多少联想股份?”

    “大概1%没卖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张旋龙说:“我也投资了一点,全卖光了,赚了些小钱。唉,京港联想整合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成功。要是不成功,你手里的股票就打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柳总的手段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柳总早就打通了所有关系,本来年初就该做整合的。谁知倪院士到处告状,引起不少官员的重视,对联想进行了好几拨调查,一直卡到现在都无法向港城那边注资。

    也因此,联想股价再度往下跌,已经跌到几毛钱一股了。

    若非索罗斯狙击港城在即,现在投资联想股票,又能大赚一波——话说,联想股票快被宋维扬玩坏了。

    跟张旋龙聊了一阵,宋维扬又去段勇平的房间,谈合作。

    在做VCD机之前,段勇平的主营业务是步步高无绳电话,今年已经干翻了UT斯达康,做到全国业绩第一。80后的朋友想必都还有印象,就是一个猥琐男拿着电话说“喂,小丽呀”那个。

    步步高旗下有自己的配件工厂,生产电话外壳什么的,还有其他合作厂商。这些都可以跟小灵通合作,至少可以先接触谈判,反正无绳电话和小灵通也没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就这样,白天是集体聚会,晚上是私人交流,金牛会的成员们聊得很热闹。

    三天后,宋维扬、宋其志和陈桃返回容平市。

    “仙酒怎么样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宋其志说:“啤酒业务发展得很快,已经垄断了容平本地市场,正在朝周边市县发展。甜城那边有家啤酒厂快倒了,收购已经谈定了,今年夏天应该能占领甜城的啤酒市场。只是白酒业务一直在萎缩,没办法的事情,政府限制白酒生产。现在全国的白酒厂商死了一大片,不背债务免费赠送都没人要,接手过来,产品也卖不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先撑着吧,过几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政府什么时候能放开政策?”宋其志问。

    “谁说得准?”宋维扬笑道,“等粮食安全不成问题了,应该就是白酒重获新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难啰。”宋其志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对了,新来的那位杜书记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其志道:“还行吧,中规中矩,和和气气的,就是亲友的手脚有点不干净。这人是来发财镀金的,暂时还可以跟黄市长和平相处,对私营企业也没有过多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,尽量满足他吧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黄运生终究还是没能当上书记,去年底,省里空降下来一位,把咱们黄市长给郁闷得不行。可能是为了安抚情绪吧,黄运生的职务头衔增加了几个,而且市里的工农业都归他一把抓。

    宋其志道:“有小道消息说,黄市长可能要调走,去别的地方当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,见一步走一步,咱是坐地虎,不怕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宋其志说:“爸下个星期出狱,我打算把仙酒集团的董事长位子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在《宪法》的有关规定下,宋述民的减刑已经减到极致了,再减就是违法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以现在的监管力度,搞什么保外就医,宋述民早就可以出来。但没必要,宋家财力丰厚,人脉关系广阔,宋述民在监狱里就跟休假一样,他住的单间甚至还安装了空调——顺便给整个监狱的办公室也赞助了空调。

    宋述民本人也是有手段的,在不缺钱花的情况下,他跟狱警和犯人都关系良好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有几个道上的所谓“大佬”,直接尊称宋述民为“宋大哥”,就差没有拉着宋述民拜把子了。

    钞能力,无处不在!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