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88【吃独食吃到底】
    “神州科技电子有限责任公司”的执照已经批下来,长阳谷本就是高新技术孵化基地,不但有各种税收减免政策,连注册公司都是特事特办,一个星期之内能把所有手续搞定。

    除了宋维扬之外,“神州科技”暂时只有三人:总经理沈复兴,技术顾问胡仁波(上交副教授),财务主管魏泽欣(母亲郭晓兰的心腹之一)。

    随即,沈复兴一个电话打回东北,立即招来两个老部下做副手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在中型国企工作,一个是副处,一个是正科,级别并不低。那家国企虽然不断衰落,但远比地方小国企牛逼,若非沈复兴有人格魅力,还真不一定能通过电话就把人给招来。

    胡仁波也迅速组建起PHS技术研究小组,带着两个讲师、一群学生做起来。

    魏泽欣接手神州科技的财务之后,很快也从喜丰公司调来几个人使唤,算是把公司财务和采购部门的架子搭起来。

    学校,宿舍。

    宋维扬对聂军说:“走,带你去拜访一个大作家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聂军问。

    “叶永烈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聂军顿时高兴起来:“那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把《生化危机》前三册都带上。”

    《生化危机》已经在杂志社连载到第四部,宋维扬陈述的主线剧情没变,但支线剧情已经被写得乱七八糟。都是聂军搞出来的,这家伙已经成了有名的科幻作家,更新速度慢如龟爬,小说质量却在不断提升。

    为了创作《生化危机》,聂军已经把近些年出版的两套科普丛书看完了,还各种研究科学、军事杂志,美国科幻大片他也看了不少。就艺术价值和思想内涵而言,聂军笔下的《生化危机》,已经远远超过历史上的电影和游戏。

    从第三部开始,聂军有意识的加入原创角色,渐渐写出属于他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今年科幻文学大爆发,科普书籍和科幻小说都迅猛发展。《科幻时间》帮着联系出版了前三部《生化危机》,第一个月就销量破2万,正版和盗版的销量都在节节看涨。

    宋维扬本来不想署名,毕竟他只提供创意,都是聂军在执笔。但聂军死活要把宋维扬的名字加上,只不过排了次序,作者:聂军、宋维扬。

    至于稿酬和版税,聂军拿八成,宋维扬拿两成。

    《三体》并没有进行连载,甚至在学校也不讲了,宋维扬挖了个大坑不填,把不小心跌进坑里的书迷给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带着一套刚出版的《生化危机》,宋维扬和聂军前往盛海的漕溪新村,著名作家叶永烈便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叶永烈是谁?

    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大家听说过吧,叶永烈就是主要作者之一。此外,他还写了一系列著作,八年前就被收录进《世界名人录》,并被美国传记研究所聘为特别顾问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叶永烈才是“小灵通之父”,他创作的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完稿于1961年,蒙尘十七载终于发表,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部科幻小说,初次印刷就达到300万册。

    宋维扬是来拿“小灵通”这个名字授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来可笑,叶永烈虽然出版了一系列书籍,光是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就卖了几百万册。但他居然没什么钱,因为90年代以前的中国出版行业太坑了,作者能拿到的版税太少。90年代以后,盗版市场又愈演愈烈,销量可以达到正版的几十上百倍。

    叶永烈又是个喜欢到处跑的,全国都被他跑遍了,美国、欧洲、东南亚他也走了一遭,一路上写游记赚的钱远远不够花销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,叶永烈现在的存款也就几十万吧,称得上富豪作家,但跟他的名气和作品不相当。

    最近,叶永烈的官司又输了。他以前写过一本书叫《陈伯达传》,里面有两张照片不是他拍的,拍摄者跑来起诉侵权,三年前就打过官司,叶永烈败诉,被判跟出版社一起赔偿拍摄者的版权费。

    但叶永烈不服啊,他自己拍的照片都注明了,不是自己拍的照片也没拿稿费,他当时也不知道是谁拍的,而且还是陈伯达之子提供的。

    于是,叶永烈选择上诉,结果今年还是维持了原判。他不在乎陪的那点钱,更在乎自己的名声,他真不是故意侵权,毕竟两次打官司的诉讼费都超过了赔偿金。

    现在有好几家报纸,都在报道叶永烈侵犯版权的新闻,这让他20年积攒起来的清名遭受玷污——必须登报公开道歉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小保姆跑出去开门,打开一条门缝问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我们是作家,慕名前来拜访叶永烈先生。”

    叶永烈已经从书房出来了,喊道:“请客人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捧着三部《生化危机》,态度恭敬道:“叶先生,我叫宋维扬,这是我朋友聂军。我们一起创作了一部科幻小说,还请先生雅正。”

    “请坐,”叶永烈笑道,“《生化危机》我看过第一部,写得不错,年轻人要多多努力。”

    叶永烈关心的是政治、历史、文学和科学,平时基本不看商业新闻。他听说过喜丰公司,也听说过宋维扬,但也仅限于此,此刻当面居然都没认出来,只把宋维扬看做是普通的青年作家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一起闲聊,宋维扬说话不多,反倒是聂军和叶永烈聊得起劲,主要交流内容是中国当今的科幻文学和科普读物。

    直至天色渐黑,宋维扬突然说:“听说UT斯达康的老总吴鹰,去年曾经拜访过叶先生?”

    叶永烈愣了愣,好半天才回忆起来:“是有这么个事情。那个吴总是大胡子,我还有些印象,说什么要搞国产手机,创建民族品牌,让我把小灵通授权给他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授权给他了吗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他既然想要,那我就给呗,毕竟是做国产手机,我也算给国家科技发展做贡献了。”叶永烈笑着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问:“授权费多少?”

    叶永烈说:“就一个名字而已,我还能要钱?一分钱没让他掏,就写了张条子,让他可以无偿使用‘小灵通’做产品名称。”

    情况是这样的,余杭电信局长徐富新联系了好多企业做PHS,都被拒绝了,只有吴鹰表示愿意合作。毕竟PHS这玩意儿不好记,于是两人就合计着取一个中国名字。他们很快定名为“小灵通”,因为叶永烈的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近20年来的正版和盗版发行量已经有数千万册,这名字拿出去就是天然的。

    吴鹰立即跑来拜访叶永烈,打算拿到授权。叶永烈一分钱没要,写张条子让吴鹰随便用,也没签啥合同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拿出文件说:“吴总跟电信局的合作已经搁浅了,他的资金有困难,现在是我在跟电信局合作。叶先生请看,这是本公司的执照,这是余杭电信局徐局长的电话。如果有疑问,叶先生可以询问徐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老板啊。”叶永烈惊讶道。

    聂军帮腔说:“叶先生听说过喜丰公司吗?”

    叶永烈点头道:“听说过。上次盛海作家协会聚会,用的就是喜丰纯净水做招待饮料。”

    聂军指着宋维扬:“这位就是喜丰公司的董事长,喜丰生产的非常可乐,现在是最大的国产可乐品牌,把洋可乐都打得不能招架。他还是盛海大学生联合会的会长兼团支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说宋维扬这个名字怎么很耳熟,”叶永烈道,“去年寒假的时候,漕溪新村这边还有志愿者过来做扫盲服务,打的也是大学生联合会的招牌,想不到你就是会长啊。年轻人很不错,要继续发扬这种精神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拿出两沓厚厚的钞票说:“叶先生,我希望获得‘小灵通’这个名字的独家授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快把钱拿回去。”叶永烈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无规矩不成方圆,做生意也是如此。我既然决定做小灵通,那么就必须获得叶先生的授权,否则就是非法的,也侵犯了创作者的权益。就像你创作小说传记,那些盗版商没经过您的同意大肆印刷贩卖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叶永烈的心坎里,笑道:“行,那我就给你写个条子。钱就不用拿了,一个名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独家授权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叶永烈摇头道:“做独门生意不好,国产品牌要兴盛,必须大家一起努力嘛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态度坚决道:“不,‘小灵通’是个品牌。我要把小灵通做大,必须进行大量的宣传投入。我很乐意其他企业家一起来做事业,但他们可以自己创立品牌,不能我花钱把小灵通品牌做响了,他们一分钱不出就来摘桃子。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叶永烈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想做PHS手机,注册其他品牌就是,不能给我抢小灵通。”宋维扬继续忽悠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写,”叶永烈说,“不过大胡子吴总那边,我已经给他写过条子了。人不能言而无信,他还是可以继续使用小灵通这个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说:“当然,这并不冲突。他那张条子写在前面,自然拥有相关权益,我只是杜绝后来者而已。叶先生,请仔细检查这份授权合同。”

    叶永烈随便扫了两眼,发现合同里写着用10万元买断小灵通的名字使用权,顿时摇头道:“都说了,不用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钱必须给,这是您的正当收入,”宋维扬说,“现在中国就是不注重知识产权,小灵通也是知识产权的一种,这是不正常的,不符合市场科学规律的。叶先生,我们应该从自我做起,一起来保护中国人的知识产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帽子盖下来,我不答应都不行了。”叶永烈大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叶永烈还是很得意的,一本小说里的角色,名字就能卖10万块钱,说出去多有牌面啊。

    宋维扬就这样拿到“小灵通”的独家授权,除了UT斯达康的吴鹰以外,其他任何使用“小灵通”做品牌名称的都属于侵权行为。

    虽然能够跟电信局签订十年买断合同,但不可能真做十年的独门生意。前两三年或许还行,等把市场做大了,必然有眼红的要跑来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到时候,背景硬得惹不起的,宋维扬会选择跟对方合作,把某些城市的业务开设分公司一起合股赚钱。至于那些小杂鱼,呵呵,宋维扬还真不怕,就算电信局也不敢直接翻脸——小灵通做得越大,宋维扬和电信局的合作就越紧密,闹崩了属于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历史上,吴鹰也是想做独门生意的,而且一做就是好几年。最终眼红的人太多,移动那边也使袢子,还扯上了反垄断,电信总局终于把市场彻底放开,好几家手机厂商都跑来做小灵通。

    宋维扬今天来的目的,就是防备电信局彻底放开市场。

    呵呵,到时候其他手机厂商随便做,但不能使用“小灵通”这个牌子,因为宋维扬有独家授权,还提前抢注了商标。这糊涂官司能打好几年,就算打不赢,宋维扬也可以直接宣传竞争对手是仿冒产品。

    这样就够了,宋维扬只打算做10年的小灵通业务,甚至有可能七八年后他就直接卖了——安心做电脑和GSM手机,顺便为智能手机积蓄力量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