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80【炒成股东了】
    此时港城联想的股价是0.32港元,长期无人买入,成交量很低,持股者全都被深度套牢了。

    何国明尝试着递出一些买单,立即就有了反应,散户们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——终于他娘的可以割肉了,以前想割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前两天都没有什么波动,但随着买单越来越多,第三天联想股价开盘就涨了3分钱。

    虽然涨得很慢,但一直都在持续看涨。到元旦那天,已经涨到0.47元,傻子都知道有人在大量吃进联想。

    少数人跟风买进,多数人还在看情况,毕竟这两年联想跌得太狠了,万一这次是什么人在下套呢?

    连续上涨半个多月,联想股价已达到0.65元,越来越多散户跟风买进。

    柳总正在筹备京港整合事宜,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懵逼,他还没出手呢,怎么股价就开始飞涨了?柳总连续打了七八个电话,想搞清楚是哪个合作伙伴在提前下单,结果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柳总接到一个电话:“跌了,今天暴跌!”

    为啥会跌?

    当然是宋维扬在搞事情。

    眼看联想的成交量越来越大,何国明顺手就卖出25万股。一连串的卖单砸出去,分分钟让联想股价暴跌,半天之内跌了22%。实在是股民们对联想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任何异动都会导致跟风抛售。

    如此举动,让柳总和散户们,都以为是有人在作局,无非圈点钱而已。

    于是,何国明继续买进,很快又把股价炒到0.71元。当他再次大量抛售时,只跌了不足6%,看来已经有其他大户入局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连续一个多月,宋维扬看着何国明操盘,买进卖出玩得很欢实。

    小散户则被整得欲仙欲死,联想股价就跟坐过山车一样,心脏不好的根本扛不住啊。

    柳总那边则欲哭无泪,他各方面关系都打通了,准备春节之后就启动整合计划,并趁机抄底大肆购进联想股票。现在居然有王八蛋拿联想当牌桌,硬生生的把股价抬高到0.88元,再涨下去都要涨回发行价了。

    离春节休市还有五天的时候,何国明突然再次狂卖联想,作出一副清仓抛售的样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宋维扬手里的股票,已经接近5%大关,再买下去就该举牌了。

    其他炒联想的狗大户们,也只是趁乱玩玩而已,没人愿意接盘,也没人知道京港联想要整合。他们以为宋维扬真的要清仓离场,纷纷跟着抛售,一天之内就把联想股价给打回0.51元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何国明没有任何操作,似乎真的已经离场了。

    这搞得散户们更加恐慌,连忙割肉回家过年,何国明又笑嘻嘻的开始吃进。死盯着行情的狗大户们很默契,彼此心照不宣进行配合,又慢慢的把联想股价给拉升上去。

    直至春节休市当天(上午开市,下午休市),宋维扬突然举牌,宣布“金牛资本”已经持有港城联想5.1%股份。

    金牛资本是什么鬼?

    股民们一头雾水,港城的财经杂志也各个懵逼。他们通过各方渠道,终于查清楚这是托管在港城花旗手里的一家投资公司,而背后站着的老板是喜丰公司的董事长宋维扬。

    港城那边的媒体,特别热衷于报道商界大亨。

    股市里年关举牌的不止一两个,许多老总为了争夺股权,都选择在春节休市的时候扎堆举牌,不给对手留下反击的余地。这么多举牌的老板,港媒偏偏选中了宋维扬大肆报道,因为新鲜啊,其他都是老面孔了,话题度没那么高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创业经历再次被提起,跟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的战争也翻出来,甚至他在深城的股神名号也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那天,宋维扬同时登上三份港城杂志的封面。港城记者就是跑得快,居然去大陆买来了宋维扬的照片,让广大港城同胞领略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帅气。

    三年多时间,就把一家濒临破产的罐头厂,做到年产值20多亿元。而在港城操作联想股票的几千万,似乎还是宋维扬自己炒股赚的,并没有动用公司的资金——这是股神外加经营之神啊!

    最可气的是,这家伙还没满21岁!

    商业神童!

    股市神童!

    这就是港媒送给宋维扬的外号,他们特别喜欢神童、大王、大亨之类的玩意儿,卖风扇的都能整出个风扇大王,30岁炒房地产还能整出个地产神童。

    至少从年龄上来说,即将年满21岁的宋维扬称得上“神童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年初五那天,居然连港城的八卦杂志都开始报道宋维扬,还编出故事说:“大陆商业神童、亿万富豪宋维扬,昨晚密会新晋女星杨恭茹,二人在半岛酒店共度春宵,姐弟恋确切无疑。”

    纯属放屁!

    大年30那天下午,宋维扬就飞回大陆了,哪有时间密会什么杨恭茹?

    倒是杨恭茹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说:“那位宋先生好靓仔,做生意也厉害,我肯定对他有好感啊。不过这确实是编造的绯闻,我昨晚一直在家陪妈咪,并没有去半岛酒店。”

    于是,八卦杂志又开始报道:“杨恭茹向宋维扬隔空示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维扬在休市前举牌的动作,把柳总及合作者搞得措手不及,他们只抄底买进了一小部分,从没想过真有人会炒成联想的股东。

    换做正常情况,只要宋维扬不抢班夺权,股价自然是炒得越高越好。但问题是,京港联想即将整合,港城这边股价越高,京城那边就越吃亏,柳总个人也非常吃亏。

    宋维扬刚飞回蓉城,就接到张旋龙的电话:“宋老弟,你这一手玩得漂亮啊!”

    宋维扬优哉游哉地走出机场,笑着说:“怎么,是来给柳总做说客的?”

    张旋龙道:“说客谈不上,中间人而已,柳总想跟你聊聊。有什么事情,大家坐下来说,犯不着在股市里面杀得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叫腥风血雨?我帮联想抬升股价,柳总应该感谢我才对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张旋龙无奈道:“老弟,就当给哥哥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面子怪又发大招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行吧,既然是老张你说情,那我就卖你一个面子。让柳总自己飞来容平市,我在这里等他,过了大年初一就不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是除夕,你就让柳总过个好年吧。”张旋龙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行,让他初五之前赶过来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这是掐住柳总的七寸了,柳总整合京港联想,是为了加大联想的私有化程度,已经奔波布局了一年多,期间各种刀光剑影。好不容易要收网了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这简直让人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宋维扬已经有资格坐上港城联想的懂事席位了,而且,他还是真正能拿得出钱的第一大私人股东。

    持股最多的那个港商,其实是负债持股,从联想借钱再持有联想股票,空手套白狼。只要京港联想真正进行整合,股东负债持股的情况肯定被直管部门知晓,分分钟被踢出董事会。

    到时,宋维扬就是港城联想占有董事席位的真正的第一大私人股东。他要是闹起来,鱼死网破,能把柳总的整合计划给搅黄了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