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70【马博士原形毕露】
    几天之后,《中青报》使用了五千字长文、四张大照片,内容详实的对盛海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的成立进行了报道。

    其中一张照片,是宋维扬上台讲话的半身照,拍得远比大领导视察喜丰总部时更清楚。以至于有杂志想拿宋维扬做封面人物的时候,直接跑去《中青报》买照片,结果买到一张形象更好的坐立照。

    帅!特别帅!那是相当帅!

    深城。

    某模具生产企业的老板刘知雄,亲自完成一笔订单后,开着自己去年新买的轿车去参加聚会。

    七年前,他的父亲车祸去世,兄弟姊妹5人全靠母亲养活。刘知雄当时只有17岁,毅然辍学,揣着东拼西凑借来的100元钱来深城闯荡。他字写得好,进厂做了秘书,却半路改行想做模具学徒。老板不答应,刘知雄自愿不拿工资,很快他就把模具做得非常精美——运用了初高中的数学和化学知识,三个月即当上小组长,随即又当上厂里的生产主管。

    1993年夏天,刘知雄有了自己创业的念头。他听说有个港城来的马博士,专门教人如何开公司做老板,立即交了500块钱跑去听课。

    1994年,刘知雄承包了一家停产的国营模具厂,一年便赚到100多万。今年,他自己注册公司,把那家国营模具厂整个买下,现在已经有了几百万身家。

    刘知雄认为自己在马博士那里学到了很多理论,可以跟自己当生产主管时的实践结合起来,这样才能把生意迅速做大。直至多年后,他的企业发展成亚洲500强,刘知雄依然把马博士当成创业导师。

    宋维扬知道了肯定笑死,没他出现,刘知雄也能成为大老板啊。

    来到酒楼,刘知雄直接走进包间,笑着打招呼说:“哟,老胡,老钟,你们来得够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刘快来坐!”老胡和老钟连忙喊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马博士的学员,听课时认识的,每过一段时间都要聚会。聊生意,聊生活,聊政策,大部分人都中途消失了,剩下这些都是还在坚持做生意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圈子小团体,在深城有十几个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人,大家刚好坐满一桌。刘知雄年龄最小,只有24岁,但却是最耀眼的,因为他身家几百万,其他人都是只有几十万到百来万不等的小老板。

    最后进来的那人,拿着一份《中青报》,拍在桌上就说:“你们看,这照片上是谁?”

    刘知雄离得最近,凑过脑袋一瞧,惊道:“马博士!”

    “真是马博士。”旁人纷纷大喊。

    最后进来那人是做服装的,名叫杜中玉,他比刘知雄还牛逼,身家已接近千万。杜中玉笑道:“马博士把咱们骗惨了,他不姓马,他姓宋,喜丰公司的董事长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说嘛,马博士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”一个开饭馆的老板笑道。

    刘知雄也读过宋维扬的创业故事,猛拍脑袋说:“喜丰公司的启动资金,肯定是咱们当初交的那些听课费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”另一个经销体育用品的老板说,“这么说起来,咱们都是喜丰公司的股东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爆笑不止,完全没有被骗后的恼怒。

    马博士那个协会是假的,大家都知道,但马博士讲的东西是真的。而且,他们还因为马博士的课,彼此认识做了朋友。

    杜中玉道:“我打算过年去拜会马博士。要是没有他,我估计还在帮人加工服装,到现在都没有做自己的品牌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真是宋维扬的功劳,听课之后就自创服装品牌,从几十万做到几百万规模,明年估计就能成为千万富翁了。这个时空,也因为马博士的忽悠,多了一个名叫“金利”的服装品牌——颇有些山寨金利来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过年的时候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刘知雄说。

    一个小老板自嘲道:“我就不去了,小打小闹,听了马博士的课也没什么长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去?”另一个小老板说,“再去听听马博士讲课,说不定还能学些做生意的本事呢!”

    杜中玉笑道:“对,咱们算是马氏黄埔一期生,是嫡系,复旦MBA班顶多算二期。”

    “M啥班?”一个小老板问。

    杜中玉打趣道:“让你多学习多看报,复旦MBA班啊,马博士就在那里讲课。”

    刘知雄感慨道:“说起来,马博士还真是厉害。我就比他晚创业一年,人家的年产值都十几亿了,我去年的年产值才几千万。比不得啊,太穷了。”

    邻座的小老板笑骂:“小刘,你这是在炫耀呢?年纪轻轻,24岁就白手起家赚了几百万,还在我们面前哭穷?”

    刘知雄摇头道:“我一个做加工的,就赚些辛苦钱,利润都是别人指甲缝里漏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这些,”杜中玉道,“咱们跟马博士肯定不能比,看看喜丰这几年的发展,就知道马博士有多厉害。我的服装品牌现在发展停滞了,怎么做也做不大,我得在马博士那里好好取经。”

    刘知雄说:“我比较看好音响市场,现在还不敢做决定,说不定马博士能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做模具的,转行做音响?步子迈得有点大啊。”杜中玉道。

    “音响外壳的模具我也做啊,多少能沾点边。”刘知雄道。

    一个小老板说:“别管什么过年了,现在就去盛海找马博士。他要是不赏脸,咱们就当是去盛海玩,去考察外地市场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同去。”另一个小老板说。

    除了生意丢不开的,总共有五个老板决定去盛海。

    宋维扬当然不知道这些,但他能肯定,自己在曾经战斗过的特区暴露身份了。

    不少以前拍过宋维扬照片,被喜丰公司塞钱压着不刊登的媒体,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好几本杂志直接拿来做封面,而且登的是宋维扬十七八岁的照片。

    人是挺帅的,不比那些大明星差,可加上自吹自擂就太搞笑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年轻人平时开玩笑:“你牛逼个啥?再帅有宋维扬帅吗?人家帅到灵魂深处,你最多帅到咯吱窝,夹起来找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大帅比马博士最近很忙,他虽然在志愿者联合会当甩手掌柜,但初期的建设工作却离不开。

    这刚消停下来,全国足球乙级联赛的半决赛又要上演了,而且赛场就在盛海,陈桃非要让宋维扬亲自去看比赛。

    半决赛的双方是,宋维扬的西康喜丰队VS王石头的津门万科队。

    都是今年初刚刚组建的“豪门”,买球员买到飞起,一路凭借钞能力杀入半决赛。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