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68【叔叔好可怜】
    “五月节,晴明的青空……麦子没长起来,嗅不到麦香,家家门前没挂纸葫芦……‘二里半’不健全的腿颠跌着颠跌着,远了!模糊了!山岗和树林,渐去渐远。羊声在遥远处伴着老赵三茫然的嘶鸣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合上《生死场》,把这本书递给林卓韵:“我不该看的,看了心里很难受。你怎么突然对抗战文学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自己选了一个课题,对中国抗战文学与同时代的西方反战文学进行比较研究。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这种研究,应该有人已经做过了吧?”

    林卓韵说:“有一些相关论文,但我觉得还不够完善,或许我能研究出一些新意来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你这个课题选得太大,你的文学积累不够,即便写出来论文,恐怕也没什么深度可言,还不如研究抗战文学当中男女作家的作品差异性。做事要一步步来,做学问也是这样,别想着一步登天、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愣了愣,突然笑道:“你说得对,这个课题确实太大了,一篇论文根本撑不起来。想要研究得深入,恐怕要写一系列论文,最后都能汇编成一本书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那本《生死场》说:“萧红的作品,我只看过《呼兰河传》。现在又读她的《生死场》,简直毛骨悚然,这种小说读多了会致郁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那么吓人吧?”林卓韵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便读一遍,当然不吓人,”宋维扬说,“这本小说的结构非常散,但内里一层套一层。在阅读的时候,想得深了,想得多了,简直令人窒息。即便抛去九一八的历史背景,把它当成一部现代小说来读,反应出的东西也是够恐怖的。特别是把故事套进现在的农村地区,抗日战争虽然胜利了,但有许多关于人性的东西还普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玄乎吧?”林卓韵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还是缺乏人生阅历,很多东西你想象不到,”宋维扬又拿起《生死场》,感慨道,“难以置信,这本小说是萧红24岁时写的。她当时的思想境界,恐怕比64岁的张爱玲都要成熟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听宋维扬这么一说,林卓韵严重怀疑自己的学术前途,因为她……根本听不懂宋维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宋维扬继续说道:“萧红的心是真狠啊。正常的抗战文学创作,应该让金枝在失贞之前,死于日寇的屠刀,激起民众的反抗意识,于是女人的死就被赋予了神圣意义,这本小说也会因此更受大众追捧。但她偏不,她让金枝活下来了,萧红在抗战大义之下,直剖人性,从女性角度表达了对生死、对男性、对民族国家的理解,甚至对民众的真正觉醒发出质疑。就凭这一点,《生死场》在纯粹的文学艺术层面,便能排进抗战文学的前几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看出来了,小说里有强烈的女性主义色彩,”林卓韵问,“但你说的那些恐怖内涵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指着封面说:“书名叫《生死场》,作者已经给出了一切,她想表达的是生存和死亡。这是永恒不变的艺术话题,能套入任何时代背景,你把故事套进现代社会看看,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认真读一读。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“别读了,我说的那些,最好不要写成论文,就是在破坏社会和谐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,林婉姿端着饭菜进来,冲隔壁喊道:“豆豆,洗手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来啦!”豆豆答应。

    私人饭厅被搬到了二楼卧室,摆张折叠桌,足以应付四个人的用餐需求。

    豆豆蹦蹦跳跳跑来,捧起碗就开始讲学校趣事:“今天我们班的冯超又闯祸了,他爬到旗杆顶上,把同桌的校服挂在上面。老师们怕他摔下来,还不敢骂,哄了半天才哄下来。然后教导主任过去就给他一耳光,还把他的家长叫来,家长又把他打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往你辫子上绑气球那个冯超?”林婉姿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特别调皮,”豆豆笑道,“我可没吃亏。我把墨水倒在他文具盒里,一打开满桌子都是,书上、手上也全是墨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更调皮吧?”林婉姿无语道,“你犯了两个错误。第一,不该浪费墨水,还搞脏别人的书本,这些都是要钱买的;第二,人家只是在你辫子上绑气球,你报仇也报得太过分了。跟同学相处,要文明礼让,不能破坏团结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豆豆说:“我没有破坏团结啊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倒的墨水,还傻乎乎的让我帮他调查凶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挺能干是不是?”林婉姿越听越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豆豆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忍不住好笑:“豆豆,你有一点做对了。以后不管做什么事,都不能留下线索,不能暴露自己。”

    豆豆说: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哭笑不得道:“你怎么教孩子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刚准备瞎扯淡,诺基亚的电话铃声又响起来。如今接电话也是要钱的,宋维扬天天接长途,电话费已经要爆掉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现在是关键时期。一边是百事可乐咄咄逼人,一边是喜丰自己在调整渠道结构,出不得差错,宋维扬每天都要听取公司总部发来的报告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喜丰公司大量的一级代理商转投百事可乐怀抱。但无所谓,因为喜丰瞄准的是销售终端,虽然短时间造成混乱,在销售额却在稳步上升当中。

    像盛海火车站那些混混只是少数,喜丰的区域合作伙伴,大部分都是当地有牌面或者人缘比较好的。凭借这种先天优势,很容易让附近几家店铺合作,更何况,没了几级经销商的差价,大大降低小商店进货成本,那些小商店也愿意合作。

    这种小商店,同类商品都是比较单一的。就拿可乐来说,买可乐的顾客就那么多,不可能同时售卖好几种,自然是什么更赚钱卖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喜丰公司的物流成本、工资成本也在节节攀升,销售分公司的数量和规模飞速增加,公司的现金已经直接见底了,忙着找银行弄贷款。这种高速扩张,必定造成管理混乱和贪污腐败,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才能理顺。

    “那些零散的、不成规模的区域合作伙伴,直接转化成咱们的业务员,给他们发少量固定工资,”宋维扬在手机里指示道,“再跟街道送货的,签订长期配送合同。不管是商店客户信息,还是配送信息,都要从现在开始收集整理。比如哪条街道有哪些店铺,有哪些进了咱们的货,有哪些可以发展成咱们的客户,必须搜集起来成为资料信息库。”

    张国栋说:“董事长,你是想累死我们啊?工作量太大了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让你一天做成,慢慢收集整理,”宋维扬道,“我已经在让程序员研发软件了,以后这种信息都可以录入电脑,通过软件进行傻瓜式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张国栋笑道。

    金山公司WPS97的开发工作,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,剩下的就是修修补补做优化。虽然裘伯君和雷军都不屑于做企业应用软件,但现在研发团队有空余,再加上大金主相求,金山还是老老实实的帮喜丰做管理软件开发。

    宋维扬又说:“你转告杨信,公司的资金紧张稍微缓解时,就可以考虑推出新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张国栋说。

    101系统的威力,还体现在新品上。

    一旦喜丰公司有新产品上市,旗下大量的业务员和区域合作伙伴,就能在短期内把新品送到零售商店,不用经销商进行层层。

    等宋维扬挂断电话,林婉姿感慨道:“做生意真不容易,你这天天接电话够累的。”

    豆豆说:“接电话不累啊,我可喜欢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笑道:“叔叔是心里累,操心的事情很多。就跟你做数学应用题一样,写答案就那么多字,但思考怎么解题却要动脑筋。”

    这比喻形象生动,豆豆感同身受:“那是真累啊,叔叔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大人们都忍不住笑起来,餐桌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宋维扬牵着林卓韵的手,在五角场街头散步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偏僻,晚上还是很热闹的,各校的许多学生都会跑来闲逛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城里看电影呗?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只能改天了,明天盛海高校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正式成立,我是内定的会长,必须全程主持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够忙的,又要做生意又要读书,还要管着这个志愿者联合会。”林卓韵感慨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把架子搭起来就好了,具体事务让秘书长去做,我这个会长就是摆设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甩手掌柜。”林卓韵吐槽道。

    两人正好走过前段时间抓杀人凶手的那个宾馆,只见一对小情侣鬼鬼祟祟的,就像做贼一样,到了宾馆立即分开。男的进去登记交钱,冲女的悄悄打手势,女生立即小跑着跟进去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嘻嘻道:“你说他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?”林卓韵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宋维扬道:“我猜啊,这两个学生来宾馆,肯定是讨论人生与梦想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好笑道:“讨论人生,直接就在学校里讨论了,他们肯定是来宾馆干坏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干坏事都钻学校小树林,来宾馆才是讨论大事,”宋维扬眨眼道,“要不,我们也去宾馆讨论一下?”

    林卓韵突然脸红,咖啡馆的卧室刚刚装修好,得晾一阵子才能搬进去。她确实很久没跟宋维扬亲热了,就是躺床上抱在一起乱摸那种亲热。

    林卓韵的身体,没来由一阵燥热,低声道:“下周一吧,今天我来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宋维扬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,不许乱来,最多摸几下。”林卓韵态度坚决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开始思考人生,该什么时候把林老师真正吃掉呢?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