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56【发水】
    在前往火车站的路上,林卓韵好奇道:“为什么你听说那个人是受害者的亲戚,就怀疑他是凶手呢?”

    宋维扬把着方向盘说:“室内的凶案命案,大部分都是熟人所为。所以全世界的警察,在遇到这种案子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调查受害者的亲朋好友和周边邻居。我昨天跟刑侦一支队的副队长聊了一下,在戴老师遇害之后,他们当天就把邻居给排查了一遍。接着又把戴老师在五角场周边的亲朋好友查了一遍,就连近期采访过戴老师的记者,都是警方的调查对象。所以那两个民警听说还有没查到的亲戚,就立即跟我去宾馆做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唉,人心真可怕,”林卓韵感慨道,“我听说凶手抢到的那些财物,加上存折和金银首饰也才值1万多块钱。戴老师可是大作家啊,就因为这一万多块钱,生生被砍了30多刀才咽气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她侄女更倒霉,就到姑姑家做客而已,居然遇到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店里该雇两个保安了,”林卓韵道,“现在咖啡厅就三个厨师和一个服务员是男的,万一遇到意外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种小店,雇保安纯属多余,但宋维扬还真怕出事。

    主要是此次凶案离得太近了,凶手就藏在几分钟路程外的宾馆里。万一还有这种人,哪天晚上看到林卓韵收店打烊,突然冲进去抢劫就可怕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保安要知根知底才行,别招个监守自盗的进来。这样吧,我打电话问一下我哥和杨信,看仙酒和喜丰公司的保卫科,有哪个愿意来盛海做保安的。最好是那种已经结婚的,两口子都招进来,老公做保安,老婆做店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不错。”林卓韵笑道。

    林婉姿和豆豆本该三天前就到盛海,林卓韵托人给她们订了机票。谁知突然大暴雨,飞机延时起飞,林婉姿就把机票给退了,改乘火车过来。

    宋维扬把面包车停在外边,拉着女朋友的手进站。

    此时的火车站是可以随便进月台的,两人站在铁路边上等候,倒是看到不少举着牌子迎接新生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宋维扬走到复旦大学的迎新点,笑嘻嘻说:“这么热的天,你们连水都不准备啊?”

    “哟,宋社长跟林老师也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校草同学,我们可没你那么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校草,要不你掏钱请客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生们轻松自如的跟宋维扬开着玩笑,那些新生却比较懵逼,纷纷私下打听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宋维扬看到月台上有卖零食饮料的车子,立即招手道:“阿姨,给所有站内的大学迎新点搬15箱喜丰纯净水来。”

    推着小货车的阿姨问:“每个点都30箱?”

    “对,”宋维扬说,“就当是你卖的。”

    卖饮料是可以绩效提成的,有些干脆就是私人摊位。那阿姨在接到大单高兴的同时,又狐疑道:“这可是几百箱纯净水,你身上带了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站里找领导,就说宋维扬要买东西,让他们先垫付,记我的账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那么大面子。”阿姨居然没听过宋老板的大名。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。

    宋维扬倒是带了信用卡,可惜火车站没有刷卡的地方。正好有一列火车进站,他指着火车,低声对阿姨说:“看到没有,喜丰冰茶3号,我就是喜丰冰茶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吧,你年纪轻轻的还能把火车买下来。”阿姨鄙视道。

    貌似这个时代的老百姓,很多都不知道啥叫商业冠名。火车被冠名为“喜丰冰茶3号”,他们就以为这列火车已经被喜丰公司买下来了,然后就觉得喜丰公司特别牛逼特别有钱。

    林卓韵看到宋维扬吃窘,顿时就乐坏了,笑道:“看把你能的,人家根本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不看新闻,消息太闭塞了。”宋维扬挠挠头,自己跑去火车站的领导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即搞定,200多箱喜丰纯净水被抬到迎新点,许多都是从站内摊位那里调来的。至于销售提成,站领导和摊主自己协调,肯定大家都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发水了,发水了,喜丰纯净水,每个大学都有!”

    交大、同济、上财、华东师范……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比较懵逼,还以为车站送福利,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喜丰老板免费请大家喝水。

    每个学校,都有迎新的老生轮流过来,跟宋维扬握手致谢,同时也是想认识一下这位名人。

    “宋老板,你是我们的偶像啊!”

    “宋老板,我什么时候来我们学校做演讲?我们都想听听你的创业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维扬纷纷钟被大学生包围,那些新生也不着急走了,一个个手拿喜丰纯净水跑来围观看热闹。

    什么叫青年创业偶像?

    1997年初,巨人集团即将破产的时候,史育柱收到四名浙大学生的联名信,其中有句话是这样的:“史育柱,你不能倒下,你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偶像。你的倒下,伤害了我们这代人的感情!”

    宋维扬此时在青年当中的影响力,并不比史育柱差多少。

    一些偏远地区来的新生,根本没听说过宋维扬的大名。此时连忙打听,然后瞬间成为宋维扬的粉丝,他们背着行李,手拿桶盆,疯狂挤过来跟宋维扬握手。

    未来的英特尔首席工程师、大数据全球CTO戴金权,此时还是一个复旦计算机系新生。他站在迎新点前,扛着自带的凉席,看着那场面说:“太牛逼了!”

    复旦老生笑道:“宋社长确实牛逼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,你们帮我看一下行李,我想过去跟宋维扬握手。”戴金权说。

    “别急,先去学校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老生连忙说。

    不多时,林婉姿和豆豆终于到站了,林卓韵挥手大喊:“姐,这边!”

    宋维扬也摆脱人群:“各位同学,以后再聊,我要走了!”

    各校的学生散去大半,还有些跟在宋维扬身边,东拉西扯各种提问。林婉姿和豆豆的行李,也被热心学生抢过去,把不明就里的林婉姿给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遇到了车站抢劫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些哥哥姐姐为什么要帮忙拿东西啊?”豆豆好奇道。

    林婉姿说:“这些都是叔叔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的朋友真多,比我在学校的朋友都多。”豆豆震惊道。

    林婉姿纠正说:“是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豆豆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几人很快消失在车站,而新来的各校学生,还在那里每人领一瓶喜丰纯净水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应该是比较难忘的经历,多年以后回忆起来:“那天盛海的温度很高,惹得浑身大汗,嗓子冒烟。我下车找到了迎新点,学长学姐们给我发了一瓶喜丰纯净水,听说喜丰老板宋维扬送的……”

    (记住,这是今天第一更。哼!)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