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54【命案】
    蓉城聚会之后,宋维扬回容平市待了将近半个月,认真检查上半年的公司情况,又跟杨信就新品研发交换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明年推出果汁饮料是肯定的,国家鼓励嘛,”宋维扬说,“但我们既然叫喜丰食品饮料公司,就不能只做饮料,食品方面也要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饼干?果糖?还是八宝粥?”杨信问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面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杨信苦笑道:“去年我就花了5万元做市场调查,方便面的竞争太激烈了。大陆品牌有华丰、龙丰、华龙、中萃、南德、锦丰等等等等,外来品牌还有康师傅、统一、美厨、营多、幸运……去年全国方便面生产厂家有1000多个,生产线2000多条,班产5万份的生产线都面临淘汰了,现在到处是班产10多万份的大型生产线。方便面的高端、中端和低端产品,已经被国内外品牌层层占领,我们很难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2000年以后,宋维扬会建议研发非油炸方便面,当年五谷道场就这一招鲜,即在中国方便面市场掀起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但现在还是1996年,除了矿泉水、纯净水外,其他饮料和方便面都属于“高级饮食”,远远没有上升到“健康”概念。此时推出非油炸方便面,只有一个结果:高额成本导致竞争力不足,赔本赚吆喝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样想的,”宋维扬说,“我们现在不是打入了铁道系统吗?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另外要从口味着手,现在卖得最火的是红烧牛肉面和香辣炸酱面,我们可以搞老坛酸菜面、泡椒牛肉面、上汤排骨面啊。研发特色鲜明的调料包,兼顾重口味和清口味消费群体,通过巨额投放和固有渠道进行,肯定能够在方便面市场杀出重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也行,”杨信点头道,又问,“做火腿肠怎么样?现在火腿肠市场也很火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否定说:“暂时不要,这跳得有点远了,咱们必须循序渐进。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定下来,喜丰开始着手研发酸菜和上汤口味,准备在今年春运的时候投放市场。至于厂子,这两年由于方便面品牌暴增,好多国营方便面厂都濒临倒闭,再加上今年从中央到地方到处甩卖国营企业,喜丰公司可以轻轻松松白捡好几家方便面厂——只要能解决债务和就业问题,地方全面倒贴,各种政策一路绿灯。

    至于被二十一层净化换下来的王力宏,被扔去给喜丰冰茶代言,把葛忧葛大爷给换下来,唱的歌还是那首《爱得就是你》。

    而非常可乐的新代言人,喜丰公司正在联系郭富城,要年轻活力动感嘛,让郭天王唱《动起来》即可。

    再放眼全国,看看本土企业抵抗外资的情况。

    到了夏季,家电行业几乎已经可以宣告胜利,而且是全面的胜利。各位老总们都懒得搞呼抗战爱国口号了,开始兴致勃勃的打造世界500强,并且提出“技术革命”,打破国外技术垄断,搞得一个比一个高端。

    七月初,科龙率先宣布投资10亿元,在日苯设立电器产品研发所。

    紧接着,海尔、长虹、TCL等品牌,纷纷宣布在美国、欧洲和日苯设立“前沿式技术中心”。

    说起来豪迈大气,其实都是炒作。他们把外资品牌搞得半死不活后,还在继续打内战,价格战玩到死,哪里还有闲钱去研发核心技术?

    这些企业在国外设立技术研发中心之后,就不断取得“突破”。比如“光触媒空调”,就是在过滤器上加一个活性炭过滤网,过滤网成本不足1元钱,空调价格却提升好几百块。还有“环形立体风空调”,号称投资上亿元研发出的专利技术,其实就是在风叶上装个定时器,让它定时上下左右变换摇动。

    国产品牌的技术创新,打一开始就搞成了概念大战。

    海尔也不例外,搞出什么“地瓜洗衣机”。传说张总考察西南农村,发现农民用洗衣机洗地瓜,经常被污泥堵塞排水管。于是海尔就推出了带有两根排水管的洗衣机,洗衣服用细管,洗地瓜用粗管,随即提高售价大肆宣传。

    西瓜洗衣机取得“成功”后,海尔又推出了可以洗龙虾的洗衣机,可以打酥油的洗衣机,全都属于黑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问题是,90年代的农民买了洗衣机后,都是当宝贝供着,平时还要拿塑料薄膜和布单两层罩着作保护。农民见鬼了才拿洗衣机去洗地瓜,一箩筐地瓜放在水里筛抖几分钟就干净了,远比用洗衣机的速度快得多。

    至于打酥油的洗衣机……那画面太美,不敢看啊。

    8月底,宋维扬回到盛海。

    时光咖啡厅。

    林卓韵端着自制意大利馅饼,请宋维扬尝(试)鲜(验),一边切饼一边说:“明天我姐就带豆豆过来,我怕她们不熟悉路,你能开面包车去接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宋维扬小心翼翼把馅饼放入嘴中,皱眉道,“太甜了。”

    林卓韵自己试了一下:“没有啊,我觉得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。”宋维扬喜欢吃咸,而林卓韵偏爱甜食,这是咸党和甜党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那我下次做得淡一点。”林卓韵说。

    一个民警突然走进来,拿出本子问道:“这里谁负责?”

    林卓韵连忙应道:“我负责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民警问道:“这个月27号,也就是昨天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午看书,中午和下午都在店里看着,晚上去复旦校园里逛了一会儿。”林卓韵答道。

    民警问:“有人可以作证吗?”

    林卓韵道:“店员都可以作证,我们咖啡厅营业到晚上10点钟。”

    民警又去调查其他店员,细节没问题,又问这几天有没有发现可疑人物。

    宋维扬递过去一支烟,问道:“同志,出什么大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民警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,”宋维扬说,“我之前一直在西康省,今天上午才飞回来。”

    民警立即放下警惕:“你们都还没看报纸吧,作家戴厚英和侄女昨天被杀了。戴厚英身上挨了30多刀,场面惨得很,现在全市警力都在做大排查。你们如果发现了什么可疑目标,立即拨打报警电话,晚上也别单独外出。我先走了,还要去下一家店。”

    戴厚英案啊,宋维扬立即有了印象。

    此人的长篇小说《人啊,人!》,在80年代影响深远,文坛偶像,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。她以前是复旦分校的副教授,复旦分校并入盛海大学之后,又一直担任盛海大学的副教授。

    上辈子戴厚英死的时候,宋维扬刚好暑假回老家了,开学后发现整个学校都在讨论——因为宋维扬读的就是盛海大学,而戴厚英是本校的老师。

    这案子闹得太大,不仅全国震惊,英美法日等多个国家都在追踪报道。戴厚英的女儿在国外,跟戴厚英一起遇害的侄女的舅舅,还是盛海某区的正职书记。这一系列情况,让公安机关的破案压力非常大,不仅全市排查,连戴厚英老家都走了一遭,挨家挨户调查了23个村子。

    宋维扬虽然遗忘了这件事,但跟民警一交流,立即就想起凶手是谁。

    凶手就在五角场打工,距离时光咖啡厅不远——即宋维扬第一次请马小云吃饭的那家饭馆对面的宾馆,凶手在宾馆里当厨师,这工作还是戴厚英帮忙介绍的。

    凶手的身份,是戴厚英中学老师的孙子,从老家跑来盛海打工。戴厚英非常热情的帮忙介绍工作,凶手却见财起意,杀了戴厚英及其侄女,并抢走存折、现金、首饰和随身听。

    要向警方汇报吗?

    虽然最终还是会破案,但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

    问题是,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唉,要是一早想起来就好了,宋维扬还能阻止一下,可惜他完全忘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民警已经快走出咖啡厅了,宋维扬突然说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民警回头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知道有一个人,他在前面的宾馆当厨子。上次我跟朋友在宾馆吃饭的时候遇到过,他说自己是戴老师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民警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宋维扬拿出手机说:“你打个电话,多找几个同志来。虽然我不知道那厨子是不是凶手,但做好准备肯定没错,防止他拿着菜刀狗急跳墙。”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