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42【秘密】
    (有书友说,副主任和副处长的行政级别太低,老王仔细想了一下,已经把上章的“副”字去掉。至于重不重视的问题,这还没正式决定如何呢,单位主要领导最多内部开会,基本上不可能跑报告大会来露面。)

    肖世建把市里的几位干部送走,一改笑容可掬的模样,对宋维扬说:“小宋啊,你有点太急了,现在组建盛海大学生志愿者协会还时机不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会同意的,”宋维扬笑道,“首先团S委和教育局肯定乐意推动,他们估计会进行沟通,把盛海大学生志愿者协会置于团委和教育局的双重领导之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政绩,而且遥遥领先全国,对团委和教育局特别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肖世建显然认可宋维扬的说法,问道:“那盛海青年志愿者协会怎么办?那个李秘书长好像有点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乐不乐意,”宋维扬笑着说,“只要李秘书长不是傻子,肯定要动脑筋的,比如把自己变成即将组建的盛海大学生志愿者协会的直属机构。这完全说得通,甚至团S委还会帮他们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各大高校呢?”肖世建问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其他大学肯定不愿让复旦再出风头,但可以协调嘛。比如规定会长任期为一年,同一所学校的学生不能连任。那么他们的注意力,就从阻止复旦发起成立盛海大学生志愿者协会,转移到争夺明年的会长职位上边。”

    肖世建又恢复了笑容,摇头笑骂:“你这个机灵鬼,什么都被你算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师,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。”宋维扬突然说。

    “你讲。”肖世建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有个亲戚,要带着女儿搬来盛海,小孩子读书是个问题。能不能把她安排进复旦附小?该交的钱,我一定足额交齐。而且,那个孩子的成绩也不差,属于中等偏上吧。”

    肖世建不假思索道:“没问题,这是小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感谢了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大家互相帮忙嘛,宋维扬算是欠了个人情,以后肯定有机会还上,肖世建对此非常乐意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内,青年志愿者工作的推进走向,完全朝着宋维扬预测的路线发展。大大小小开了好几次会议,各方互相妥协,情况如下:

    团S委和教育局支持组建该团体,但名字被改成“盛海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”。盛海青年志愿者协会想抢夺直属领导权,团S委表示赞同,但教育局不干,扯皮到最后估计也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在宋维扬拿出制定好的章程后,各大高校立即表示支持。第一届会长肯定是宋维扬,但只能当一届,复旦学生还不能连任,那么明年大家再来争抢便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宋,你太牛逼了!”王波无比羡慕道。

    王波就是个官迷,对于学生会和学生社团事务都无比积极。他自己还在本校打转悠,宋维扬却要统合盛海各大高校,这让王波又是嫉妒又是崇拜。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随便玩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波也有自己的盘算,等下学期宋维扬当了志愿者联合会的会长,肯定就不能兼任复旦志愿者协会的社长。那他就有很大把握能够上位做社长,并借此结交其他学校的精英,认识团S委和教育局的相关领导,毕业时足以建起一张不小的关系网。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天,李耀林突然垂头丧气的回到寝室,把宋维扬拉去过道角落里:“老宋,你快帮我出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李耀林难以启齿道:“我……我女朋友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恭喜恭喜,我得给你们封个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少幸灾乐祸!”李耀林有些生气,“你说我现在该咋办啊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要么生下来,要么打掉,你们自己商量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生下来,可怎么生啊?”李耀林叹气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打了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唉,”李耀林自个儿在那埋怨,“我怎么就那么倒霉,只做了一次就怀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证明你枪法准啊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李耀林哭丧着脸:“当时我太紧张,就学校小树林里,都没捅破就射了,我女朋友到现在还是处呢!”

    “你牛逼!”宋维扬惊叹道,“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能撞上,你应该去买彩票。”

    李耀林的表情更难看,摊手道:“借我500块钱,慢慢凑钱还你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把兜里的大票子都掏出来:“我身上现金就300,剩下200明天取给你。记住,找一家正规医院,再给你女朋友多买点补品,千万别落下什么病根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”李耀林叮嘱道,“这事千万别跟人说啊,太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李耀林感觉丢脸的不是让女朋友打胎,而是女朋友打胎的时候还是个处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宋维扬实在是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“不准笑!”李耀林快要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“哟,遇到什么好事,笑得这么开心啊。”聂军正好从这边经过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们正在讨论圣母玛利亚感圣生子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李耀林翻了一个白眼,找借口开溜道:“我约了女朋友吃饭,先走了!”

    聂军看着李耀林的背影,嘀咕道:“他这几天怎么神神秘秘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还不见人呢,逃课去哪儿浪了?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高姐姐昨天结婚了。”聂军失落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她给我发了喜帖,我要给MBA班上课就没去,还随了600块份子钱呢,”宋维扬有些惊讶,“你还惦记着人家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些惆怅,”聂军叮嘱道,“这件事,你千万别跟人说啊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奉劝你赶紧放下,千万别想着勾搭已婚妇女,容易搞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想勾搭已婚妇女!”聂军勃然大怒,估计是被说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楼梯口突然传来嘈杂人。

    却是一大群学生,簇拥着丁明和彭胜利上楼,这两人肩上扛着机箱和显示器。

    丁明终于买电脑了!

    这是整个复旦学生宿舍的第一台电脑,瞬间引起巨大轰动。丁明刚把线路接好,寝室就已经被挤爆了,甚至连隔壁楼的学生都闻风而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丁明本来是买电脑练习编程的,结果被怂恿着打了一下午纸牌游戏。

    彭胜利倒是很高兴,寝室那么闹腾,他都能安心看书,还趁机卖出了不少饮料和零食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有个学生拿起光盘问。

    又有学生凑过去:“仙剑奇侠传?好像是武侠片的VCD。”

    丁明解释说:“我买电脑的时候,店家附赠了一盘盗版游戏光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装上去试试。”聂军也来怂恿。

    丁明似乎对电脑游戏并不热衷,他只对编程感兴趣。但大家的盛情难却,只能慢悠悠把游戏装好,试玩了几分钟便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真好玩!

    “啊,少侠,你死了,换我来!”聂军迫不及待的把丁明推开。

    小小的宿舍塞进来20多人,站外面的根本看不清,干脆爬到上铺远眺。非常原始的单机武侠游戏,却让他们如痴如醉,即便自己不能玩,也全身心的沉浸其中,随着剧情,或热血,或悲伤。

    换成十年之后,也经常出现这种画面。

    一群光膀子的大学生,兴奋围着一台电脑,只不过关注的内容有所不同,音箱里传出的声音变成了“一库一库”、“雅蠛蝶”!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