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35【有理想又有钱】
    酒店客房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非常不高兴地对张旋龙说:“哥,你怎么把金山股份就这样分出去了!我听说宋维扬只带了360万过来,他要是不继续投钱怎么办?还有那些员工,他们拿薪水打工天经地义,凭什么还能拿到股份?你做事真的太不理智了!”

    张旋龙对外人很热情大方,对自己的亲弟弟却格外严厉:“我怎么做生意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!”青年郁闷道,“做生意不是梁山结义,江湖好汉那套是不顶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比我厉害,现在就比我混得好了,”张旋龙对这个弟弟没有办法,耐心解释道,“先说宋维扬这个人,刚满20岁,就创下偌大的基业,听说喜丰公司去年的产值已经有十多亿了!几百万对他来说算什么?濒临倒闭的金山又算什么?他若非诚心投资,犯得着进来蹚浑水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该投360万,就给他25%的股份!”青年争执道。

    张旋龙头疼无比:“你长点脑子行不行?我给他25%的股份,是在投资这个人!”

    青年说:“但是宋维扬入股后,肯定要整顿金山业务,我这个代理以后还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按正常的商业规矩做。”张旋龙说。

    青年名叫张小龙,不是打造微信那个张小龙,两人同名同姓而已。

    跟张旋龙的为人不同,张小龙脾气暴躁,而且目光短浅,连他们的父亲都不愿张小龙进公司。早在裘伯君身为四通员工的时候,就一直与张小龙业务对接,这几年金山的产品,也一直是张小龙在代理销售。

    金山公司虽然每况愈下,张小龙却赚了不少钱。他怕宋维扬整顿金山之后,一脚把自己踢开,单独组建公司的销售部门。

    张旋龙抽着烟说:“你还是老老实实回港城,做方正的销售业务吧,金山都快被你吸血吸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吸血?”张小龙顿时生气了,“金山研发软件,我做代理销售,合作双赢,皆大欢喜。要是没我在,金山连产品都卖不出去!”

    张旋龙翘着二郎腿说:“你自己心里清楚,我和小裘也清楚,金山不需要中间代理商。以前我们是一家人,让你搂点外水无所谓。现在宋维扬成了股东,就不能再这么搞下去。对你,对我,对金山,对金山的股东都没好处。好聚好散吧,没必要闹得太僵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总是帮着外人说话!”张小龙大怒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说话有没有道理?”张旋龙反问。

    张小龙面色铁青,拂袖而去,门都不关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来,笑道:“刚才那位朋友走得很匆忙啊。”

    张旋龙递给宋维扬一支雪茄,说道:“我亲弟弟,不太懂事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掏火点烟,坐下说:“金山的情况,我详细询问了一下,管理和销售都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不参与,你跟雷军详谈。”张旋龙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出出主意而已。”宋维扬笑道。

    金山在京城是有研发中心的,第一任负责人是雷军,第二任负责人是李儒雄。前者调回总部,后者跳槽走人,京城研发中心此时已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西山居游戏工作室,去年组建的,已经开发出一款游戏,销量惨得简直不能看。西山居今年辞职的也很多,就剩下两三个骨干,直接合并到总部一起办公了,此时正在艰难研发《剑侠情缘》。

    得到股份的那些员工,就包括西山居和京城研发中心的残兵游勇在内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种时候分配员工股份是不理智的,特别是一下子全部分配干净。但张旋龙既然提出来了,宋维扬也不好反对,也用不着反对——在盗版横行的大环境下,以后肯定还要对金山追加投资,宋维扬完全可以砸钱稀释员工股权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上午,宋维扬跟雷军聊了三个小时,大致谈了一下公司整顿的事情。

    首先当然是扩招员工,现在人手太少了,完全不能满足WPS97和《剑侠情缘》的项目研发任务。

    接着是健全财务制度,然后是组建销售部。

    京城研发中心直接取消,改为销售中心。毕竟那里是中关村,属于销售前线,金山不能跟中关村的巨头们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就像有强迫症的人,见不得屋内凌乱,必须把东西收拾整齐一样。宋维扬看到管理混乱的公司,也恨不得立即进行整顿,金山在宋维扬眼里,跟满地狼藉的房屋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既然张旋龙不想谈金山,那宋维扬就不谈了,他笑道:“老张,你听说过泰山会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联想的老柳当时也邀请我加入。但泰山会的某些人,让我不是很喜欢,所以就没答应,”张旋龙问,“怎么,你进了泰山会?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没人邀请我啊,所以我打算自己成立一个组织,叫‘金牛会’。”

    张旋龙问:“你想邀我进金牛会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宋维扬说。

    “都有哪些人?”张旋龙问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大哥宋其志,做白酒的。希望集团的刘永航、刘永航两兄弟,做饲料的。盛海浙商会的会长蔡志平,什么生意都做,现在的主营业务是轻纺交易市场。还有盛海复星公司的董事长郭光昌,做生物制药的。暂时就这么几个,可能还会陆续有人加入。”

    张旋龙没有立即拒绝,也没有直接同意,而是说:“约个时间,大家坐在一起先聊聊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笑道:“可以,有共同话题才能聊得长远。”

    “泰山会的会员,要么是高科技公司老板,要么是房地产公司老板,”张旋龙笑着说,“你这个金牛会有点杂啊,做白酒的,做饮料的,做轻纺、药品的,什么都有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从事什么行业反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有理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句话很对我胃口,”张旋龙说,“最好的商人,是又有理想又有钱,缺一不可。没理想的商人只是守财奴,没钱的商人根本算不得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史育柱也在香山市,”宋维扬问,“你对这个人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旋龙说:“他有钱,但没理想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哈哈大笑:“那不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守财奴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我接触过,”张旋龙说,“他曾经有理想,现在已经走歪了。他的路太顺,如果不受点打击,思想境界可能永远都上不去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不管如何,既然来了香山,我肯定要去巨人集团拜访一下。”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