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32【奇葩的合作】
    《未来属于中国》和《中国可以说不》这两本书,依旧在民族主义高涨的环境下持续发酵。但销量已经不怎么涨了,因为遍地都是盗版,随便在哪个书摊都能轻易买到。

    《未来属于中国》的正版销量,目前是210多万册,扣除所得税,宋维扬可以进账250万元左右——更详细的数据还没出来,但肯定比现在更多。

    宋维扬找到复旦大学出版社,希望对方立即支付260万元稿费。

    这属于非常无礼的要求,因为中国的图书版税是半年,怎么也要等到七月份才能结算。但宋维扬做出承诺,他只要260万元,剩下的无论卖多少,利润都归复旦大学出版社所有。

    复旦出版社的领导们一合计,觉得这样很划算。虽然《未来属于中国》最近销量锐减,但怎么也能再卖20万本,加上此时未在内的数据,宋维扬至少要亏好几十万。

    另外,这本书的海外版权,也是由复旦出版社代理的。此时已经基本谈下来,海外版权直接卖断,几个国家的版权费总计近百万,宋维扬只要100万,剩下的能继续谈多少,收入也全归复旦出版社所有。

    历史上,《中国可以说不》被翻译为八种文字,卖到全球十多个国家。

    宋维扬的《未来属于中国》也不差多少,现在已经有六个国家的出版商找上门,翻译工作他们自己搞定。接下来还能谈几个国家,随便复旦出版社怎么折腾,都跟授权之后的宋维扬无关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宋维扬一次性拿到360万元,然后带着钱前往香山市。

    莲山巷8号,金山公司总部。

    裘伯君亲自带领全部员工,在公司门口热情迎接宋维扬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宋老板,欢迎之至!”裘伯君微笑握手。

    宋维扬哈哈大笑:“老裘,咱们在网上聊了快一年了吧,总算是见到了真人。你比我想象中要帅那么一点,但还是没我帅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毕竟还没帅到灵魂深处。”裘伯君打趣道。

    十多个金山员工哈哈大笑,气氛瞬间就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金山公司的写字间很大,可惜只剩下十多人,空空荡荡的,显露出那么几分萧条之感。

    雷军是第六个加入金山的员工,但他在江湖上号召力很强,刚进公司就拉了一大票技术骨干过来。而且这些技术骨干,不管金山有多困难,在前三年都没有一个离职,直到去年才开始陆续走掉几个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此时金山剩下的十多个员工当中,有接近70%是雷军自己带来的。

    裘伯君除了技术什么都不懂,不懂经营管理,也不懂笼络人心。雷军若是想跳反,估计能获得全体员工的支持,他俩合作多年没出事儿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不用多话,宋维扬、裘伯君、雷军三人来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我这次带来了360万,是卖书得来的版税,暂时只能拿出这么多应急,再多就要变卖喜丰股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够了,”裘伯君连忙说,“宋老板你千万别动喜丰的股份,真搞砸了,我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再过几个月,我可以动用两三千万,保证不会让金山陷入资金危机。”宋维扬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裘伯君道。

    宋维扬说:“谈谈股权分配吧,现在金山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裘伯君道:“金山的股权,我跟张旋龙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投资了多少?金山现在的估值又是多少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裘伯君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宋维扬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真的搞不清楚,”裘伯君说,“当年港城金山与方正合并,老张怕我委屈,就资助我单独组建了现在的金山公司。我要多少钱,他就给我多少钱,后来陆续又追加了好几笔投资,我们从来没算过账,反正股权一人一半。现在老张自己手里的闲钱,已经全都给我了,他若是再追加投资,就只能动用方正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宋维扬很难想象,天底下有这样合伙做生意的。投资多少钱都不提前算清楚,连续追加投资也不变更股权,完全就是一笔糊涂账。

    更扯淡的是,直至金山成功融资上市,裘伯君与张旋龙都没有闹崩,反而还分出一部分股权给雷军。后来腾讯注资金山,成为金山第一大股东,张旋龙和裘伯君立即把自己的股份投票权授予雷军,让雷军成为金山的真正掌舵者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合作真是绝了,一人只管投资砸钱不计回报,一人专做技术不管公司经营,一人完全掌控公司却不跳反。

    张旋龙,正是裘伯君曾经的老板,凭借WPS每年赚几千万那位,江湖人称“中关村教父”。

    裘伯君当初跟着张旋龙做事,每个月固定工资都没谈好。反正张旋龙负责给裘伯君租房子,负责给裘伯君提供电脑和经费,缺钱了就说,立即汇过来,最后奖励了裘伯君一台轿车、一栋别墅和若干奖金。

    宋维扬做了两辈子生意,都没遇到过这种合伙人,他头疼道:“那我注资怎么分配股份?”

    裘伯君说:“老张如今在美国谈生意,我昨天跟他通了电话,也基本达成了共识。你负责投资进来,保证WPS97的开发能够顺利进行,不管投多少,你和我,还有老张,各占30%股权,剩下10%分给雷军。你觉得这样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扯到我了?”雷军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公司的贡献,我和老张都看在眼里,早就想给你一些股权了。”裘伯君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没有这样做生意的啊。”宋维扬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的公司能做大,还能做到融资上市,简直就是奇葩!

    裘伯君问:“那你觉得该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平时的财务是怎么做的?”宋维扬问。

    “公司有一个会计。”裘伯君说。

    宋维扬一头瀑布汗,扶额道:“这样吧,就按你说的分配方法。我不断追加投资,直至WPS97开发成功,具体投进来多少钱视情况而定。但是,在WPS97开发出来的第二个月,必须健全公司的财务制度!到时候,我会请花旗银行的人来做资产评估,从今往后一切都按正常程序来走。公司的进账入账都得算清楚,每年的分红也要确定,以后谁想注资,必须按照实际情况分配股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,我也想公司变得更正规一些。”裘伯君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宋维扬不是穿越者,不是知道金山会做大,打死他都不可能投资这家公司——太业余了!

    倒是那位合伙人张旋龙,让宋维扬非常感兴趣。此君在中关村混得如鱼得水,跟联想、四通、方正等公司都保持着亲密关系,最终甚至将自己的企业与方正合并,把方正的产品卖到全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可能不懂公司经营。但他就是啥都不管,说好了股份一人一半,裘伯君要多少钱他就给多少钱,直至把自己手里能支配的资金用完为止。

    张旋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?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